夺回阿图岛:美军首次见识日军“死亡冲锋”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这是一场在战争史研究者眼中可以忽略不计的小战斗,但这场战斗的意义却非常重大,它不仅证明了日军确曾入侵美国本土,也让美军首次见识了日军的“死亡冲锋”。

阿图岛和吉斯卡岛位于阿留申群岛最西端,一度被日军占领。当美军于1943年5月进攻阿图岛时,日军已在岛上经营年余,不仅部署了重兵,还修筑了许多永备工事。


上帝关照的登陆

阿图岛的守军是由山崎保代大佐率领的2630人,而进攻的美第7步兵师有11000人。看起来,美军占有绝对的人数优势,但由于低估了日本守军的实力,更未事先进行必要的侦察,美军火力配备相当糟糕。美军的冬季作战装备也明显不足。

美军登陆部队被分为彼此相隔20英里的5个小部队,他们需要同时登陆,再汇合总攻。按计划,轻型护卫舰“拿索”号会为美军提供火力支持,但其实“拿索”号无法靠岸。

然而,上帝在此时眷顾了美国人。美军原计划在5月7日登陆,但恶劣天气使进攻被推迟。日军原本做好了迎战准备,但连续几天都不见动静,便放松了警惕。当美军于5月11日登上滩头时,在大雾的掩护下,竟没有遭遇任何抵抗。率先在北部登陆的是临时侦察营的山区作战分队和第17步兵团的一个战斗组。


被困马萨克山谷

次日清晨,日军发现美军已经登陆,便对登陆的美军发起进攻。北部的美军登陆部队被日军狙击手、机枪和迫击炮组成的火力网死死钉在原地一整天。在关键时刻,美军敢死队穿越一片山脊,同日军展开白刃搏斗,最终使部队转危为安。

与此同时,南部登陆部队开始向位于阿图岛南海岸线20英里的马萨克湾进发,他们将在那里同北部登陆部队会师。然而,埋伏在山谷一侧防御工事中的日军突然枪弹齐发,把美军打得措手不及。

许多美军士兵们慌忙寻找土地松软的地方,手忙脚乱地挖着散兵坑,可是立刻就有水涌了上来,美军士兵们在刺骨的冷水中缩成一团。就这样,他们被困在了马萨克山谷整整6天,冻伤和战壕足病造成的伤亡与日俱增。好在北部登陆部队进展顺利,不断突破日军阵地,稳步向南靠拢。17日,山崎保代知道已无法阻止美军汇合,便将部队撤到阿图岛东部,退守克莱维斯隘口。


血战克莱维斯隘口

克莱维斯隘口位于两个制高点(冷山、安伯角)之间,日军居高临下,占据地利。缺乏有效火力支援的美第17步兵团于5月20日在冷山同日军展开了一场惨烈的手榴弹大战。3天后,美军艰难地啃下了这块硬骨头。进攻安伯角的美军第32步兵团连续4天被击退。21日凌晨,美军的两个排趁着夜幕悄悄爬上安伯角顶峰,冲进战壕与惊醒的日军展开白刃战,刺死25名日军。最后一名垂死的日军用机枪射倒2名美军后跳下了悬崖。成功控制克莱维斯隘口后,美军把残余的日军压缩到奇恰戈港所在的狭小地域。

山崎保代虽知己方必败无疑,但仍在奇恰戈港构筑了复杂的战壕体系和火力网,储备了充足的弹药,准备“为天皇尽忠”。


日军的最后疯狂

5月29日,美军的攻击进入了最后阶段。美军决定在清晨总攻,不料日军抢先于凌晨3时发起自杀式反攻。当时,山崎保代手中只剩下1000人,为了凑人数,他甚至派出了伤兵。山崎保代幻想着能冲破美军防线,夺取美军辎重,然后炮轰美军滩头阵地和物资基地。

深夜,美军第32团B连的官兵们在阵地里酣睡,日军突袭队悄然而至,许多士兵被扎死在睡袋中。紧接着日军扫荡了一个战地救护站,屠戮了里面的医疗人员和伤兵。此时的日军已完全失去理智,如同嗜血的野兽,四处行凶。日军最远冲到了克莱维斯隘口,但被驻守在那里的后备梯队完全消灭。

此时,让美军士兵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幸存的日军开始了疯狂自杀:数百人把手榴弹贴在自己的脑袋或胸口引爆。次日早上,美军看到山谷里“堆满了缺胳膊少腿的尸体,无头的躯体散落一地”。

阿图岛战斗以美国人无法想象的结局而告终。这场小小的战斗,震动了美国上上下下。原本计划3天就能轻易结束的战争,变成了3个星期的地狱煎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