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遵义会议”前的两次奠基石会议

“遵义会议”前的两次奠基石会议

“遵义会议”前的两次奠基石会议

“遵义会议”前的两次奠基石会议

“遵义会议”前的两次奠基石会议

“遵义会议”前的两次奠基石会议

“遵义会议”前的两次奠基石会议

“遵义会议”前的两次奠基石会议

“遵义会议”前的两次奠基石会议

“遵义会议”前的两次奠基石会议


在湘江之战红军损失惨重之后,李德立刻傻眼了,博古当时很年轻,毫无战斗经验,“最高三人团”只有周恩来还有权威性。当然,周恩来当时对军事指挥应该说也是经验缺乏。

红军在闯出四道封锁线之后,仓促间寻找薄弱环节而到了湖南通道县。周恩来与朱德商议必须开一个紧急会议,决定红军该往哪个方向去。

红军突围本身就没有详细的计划,最初是想和二方面军会合,结果在湘江被围剿之后损失惨重,原来的这个大概计划只能泡汤了。

红军占领湖南通道县城。12日,中革军委临时决定在这里召开紧急会议,与会者有:博古、周恩来、张闻天、毛泽东、王稼祥和李德。会议着重讨论红军战略转移的前进方向问题。李德、博古认为“我们依靠二军团的根据地,再加上贺龙和萧克的部队,就可以在广阔的区域向敌人进攻,并在湘黔川三省交界的三角地带创建一大片苏区。”

毛泽东极力说服博古等主要领导人,建议放弃与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他说:“应该放弃在长江以南同二军团一起建立苏区的意图,向四川进军,去和四军团会师。”张闻天、王稼祥、周恩来等大多数人赞同毛泽东的正确主张。但李德、博古仍坚持与二、六军团会合原定计划。这次会议虽然通过了毛泽东的建议,但由于中央领导层中意见不统一,故未能对战略转移的大方向作出决定。

会后,中革军委于当日19时半下达了“万万火急”的《我军明十三号继续西进的部署》,仍按李德、博古的意见行事,电令一军团之第二师及九军团应向黎平方向前进,“相机进占黎平”。同时寻机北上,与二、六军团会合。野战军司令部在13日《我军进入贵州动作的部署指示》中指出:“我军以迅速脱离桂敌,西入贵州,寻求机动,以便转入北上。”14日,野战军司令部给二、六军团的指示重申:“我西方野战军已西入黔境,在继续西进中,寻求机动,以便北上。”要求活动于常德一带的二、六军团,策应中央红军北上。

通道会议研究了军事问题,虽然没有就战略方针的转变问题取得一致意见,但促进了这个问题的解决,从而为尔后黎平会议决策红军战略计划转变,作了必要的准备。

请注意参加会议的人员名单:博古、周恩来、张闻天、毛泽东、王稼祥和李德

朱德到前线去观察了解情况,与会的懂军事战略的人只有毛泽东。


贵州黎平县与湖南通道县距离不是太远, 在红军暂时甩掉追敌之后,可以在黎平休整一下,重新制定战略了。

通道会议以后,经过毛泽东的努力说服,许多领导者转变了观点,支持毛泽东的正确意见。1934年12月15日,中央红军占领黎平。 18日,党中央政治局在黎平召开会议。参加者有:周恩来、博古、毛泽东、陈云、刘少奇、李德等。会议讨论红军的进军路线问题。会上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主持会议的周恩来采纳了毛泽东的意见。与会大多数肯定了毛泽东的正确主张,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

这次黎平会议上,对比通道会议,少了王稼祥和张闻天,多了陈云和刘少奇。

毛泽东在这两次会议上树立了自己的军事权威,而周恩来两次采纳了毛泽东的建议。

当红军打到贵州遵义时候,不失时机的召开了“遵义会议”,毛泽东获得了绝大部分人的支持,虽然周恩来为军事上最高的负责人,但是他已经等于是听毛泽东的决策了。


“遵义会议”在军事上树立了毛泽东的权威,而这权威性是在通道会议和黎平会议上奠定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