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那年那月的那天下午,刚好轮到我站岗,部队拉出去训练了,就剩我和做饭的几个家伙看家;我由固定哨位自己改成游动哨,在炊事班里窜出窜进,看到啥好吃就弄点,做饭的几个家伙实在是看不下我的所作所为,看架势恨不得用菜刀过来砍我,鉴于我是连长的跟屁虫,他们还是没敢造次,我一边抓着他们刚切好的火腿片,一边给他们不着边际的胡侃我在哪吃过什么山珍海味,正说着,去挑水的家伙像看到鬼一样慌不择路的跑进厨房来,指着房后说:羊子(黄羊),屋后有羊子,好大一只羊子!我顾不上擦一下油晃晃的爪子,拎着81-1就摸了出去,甘肃籍的“老好人”紧跟着我也摸了过来,看见我推弹上膛,出于好意他提醒我:“陈老兵,现在是战备时期,不能随便开枪的”。我瞪了他一眼从嘴里蹦出一句:“哪凉快哪蹲着去”,说完用标准的低姿匍匐向羊子的位置抵近,当我从枯草的缝隙中能看见羊屁股的时候,果断的出枪瞄准一枪打去,枪声很闷,我知道那是击中目标独有的声音,然后我和“老好人”就顺着羊子逃窜的方向追啊,大约追了500米,找到了躺在地上抽搐的羊子,好大的家伙,足有80多公斤,今晚可得好好打打牙祭了。

七手八脚的把羊子抬下山坡,还没来得及歇口气,“老好人”又提醒我了“陈老兵,一会连长指导员回来问起羊子,我们怎么说”,看着地上的战利品,我一股豪气冲到脑门,说:“你们就说是我从外边扛回来的,他们问我了我自己会说,不用担心,赶紧弄吧”,然后跑回宿舍把枪擦了一遍,又拿出私藏的子弹把弹夹补上,刚溜回哨位部队就回来了;连长一进院子看见炊事班的在烧水、剥皮,就笑眯眯的问“老好人”:哪来的?“老好人”抬起血淋淋的手朝我一指:陈老兵弄来的;我连长就笑眯眯的冲我来了:哪来的?我说:你们出去训练后,我就爬后面小山坡山晒太阳,我正猫在草丛里躺着,这羊子就走到我旁边了,我抬起刺刀就把它给挑翻了。连长不动声色还是笑眯眯的伸手过来把我的枪拿了过去,拉开枪栓看了看又闻了闻,笑眯眯的对我说:枪擦得挺干净的。然后背着手笑眯眯的走了,一边走一边回头用诡异眼光看我,从他的眼光里我读出了这么几个字:小子,我看你是把刺刀安在弹头上了。

万恶的指导员这时也回来了,看见了眼前的一幕,又来我面前重复了我连长重复过得动作,然后呲着牙的问我:这枪是刚擦的,你是不是用枪打的?我抵死不认,坚持就是用刺刀挑的。

他问炊事班,几个家伙异口同声的给我证明:下午没有听见枪响,倒是看见我在山坡上晒太阳。没证据他也就没地方下手(连长和指导员是死对头,我是连长的跟屁虫,他自然绞尽脑汁的要收拾我),再说我连长还在呢,我就是承认用枪打了,大不了我连长骂我一顿,骂完还得给我解释下:是骂给指导员看的,别往心里去。

羊子炖好了,开饭的钟声响了,大伙冲进食堂大块朵颐,饭桌上大伙都在议论:羊子真是用刺刀挑的吗?还能听见有人说:这家伙真牛逼,拿刺刀也能挑到这玩意。我正暗自得意,从连部餐桌那边传来了连长低沉的声音:陈XX,过来!我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近前一看,不好,指导员在捂着腮帮子,连长用筷子指着桌子上的东西问我:这是什么?我一看,亲娘啊,那不是弹头嘛;三排长冲我屁股上踢了一脚说:你不是说用刺刀挑的吗?怎么肉里会有弹头?

我心里那个滋味啊,把弄羊的那几个家伙挨个在心里问候了一遍,铁证如山,没法,认吧。

夕阳下,有一个身影扛着一根大腿粗的管子在中锡边境公路上狂奔.......

那就是我,坦白交代后,被罚扛着100迫击炮炮管跑5公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