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人出轨不含糊


俗人乐见出家人干花花事,喜闻僧人道士偷鸡摸狗破戒沾荤腥。这也不奇怪,谁让你一直标榜自己六根清净呢!我凡夫俗子就是不信你能熬得了、守得住。

僧道秽淫,中外历来屡见不鲜。在吾国,八戒大约是我们心目中最花心的和尚,但不令人讨厌,且十分顺手拿他来开涮。其实,八戒虽说曾调戏过上天的霓裳仙子,贬到凡间仍见着美女便流口水,生性有些好色,但,实质性的便宜,他一点也没占过。另一位,更是空落下个花和尚的名声,这就是鲁达鲁智深,三拳打死镇关西,可小姑娘金翠莲的手他都没摸过。

当然,上两位都是小说中人物,当不得真。真地待在俗世的和尚道士,玩起花活来,可就完全不像他俩那么轻描淡写了,手段多样,花样百出,爱恨情烈,毫不含糊,几与今天的官员大款包二奶养情人,演的是同一出。

1、狂道士起杀心欲久占人母

唐玄宗朝,河南地界上,一妇人中年丧夫,被一个道士瞄上了,偷偷背着儿子,跟道士有过那么几回,俩人欲罢难休。妇人希望能有个名分,道士说就我这身份,咱俩能公开在一块儿吗?无奈,只好背着人在妇人家里干。妇人的儿子已十八九了,道士每来幽会,总觉得这小伙子碍事,跟妇人一商量,俩人为玩得清静畅快,由妇人出面,将儿子以不孝的罪名,告到官府,试图让儿子下狱不再在他俩面前晃。

官司到了河南尹李杰手里。李大人经过一番调查摸底,发现事情不像妇人所说的那样。这一天,他升堂,对妇人说:本官已多方调查,如今只来问你,假如你儿子因为不孝大罪被处死,你不会后悔吧?妇人答:不孝之子,罪该当诛,我不后悔。李大人闻言,交待妇人:那你这就去市上买口棺材,顺便再给他选块墓地。

妇人出了衙门,李杰安排手下尾随。妇人嘴上硬,必定是亲生的儿子,哪能毫不怜惜。她得跟情夫道士再商量一下,直接到道观约出道士来。二人在树林里嘀咕半天,最终还是淫情打败了亲情,共同决定借官府的刀杀了儿子。

后晌,妇人将买来收尸的棺材抬到衙门,李大人慢条斯理不见动静,过了一会儿,只见道士被五花大绑押至大堂。未等用刑,道士一五一十交待了与妇人偷情的事,站在旁边的妇人,面对儿子,一时羞愧难当。河南尹李杰当堂宣判:小子无罪释放,狂淫道士拉出去就地问斩!正好,那口棺材也没浪费,用来装殓道士尸首。

2、阿罗汉变祈嗣地为快活屋

明朝广西南宁永淳县宝莲寺一度很有名,很有名的原因是,该寺有座“子孙堂”,求子心切的妇人来此祈嗣,十分灵验。四面八方的妇女蜂拥至此,宝莲寺收到的财物堆积如山。

据去过的人讲,子孙堂设中厅,左右两厢各有十多间“净室”;凡是来求子的妇女,必须是年轻貌美身体健康的;妇女到了这里,寺里先安排吃素斋戒,然后发给你一个签,有了这个签,你才享有在“净室”过夜的资格。

有心人观察了解到,一般求子的妇女被问及“净室”的情况时,有的说梦中出现如来送子的景象,有的说是罗汉送子,有的则一言不发;具体在“净室”睡几个晚上,也不尽相同,有的妇女过一夜就走了,而有的女人却“屡宿屡往”,来来回回到这儿过夜。因为“净室”四面墙壁,只有一个门,里面到底什么情况,外面的人一概不知。但大家都相信,因为很多妇女打这儿过完夜回家后,都怀孕产子了。

福建有个坏小子叫汪旦,好事又好较真,他不信。有一天,他从城里青楼找来两个花枝招展的妓女,装扮成求子的妇人,让她俩去宝莲寺求子。临行前,汪旦交给二妓一人一支红色的笔,另一人一支黑色的笔,叮嘱道:到了夜里,净室如有人进来,不管他向你们提任何要求,都不要拒绝,只是事罢,一定要不被察觉地用笔在来人的头顶点上颜色,切切!

一夜过去,第二天天刚亮,汪旦找哥们联系来一帮当地武装,包围了宝莲寺。他陪着捕头进入寺院,喝令众僧全体集合。人到齐了,汪旦上前一一查看僧人头顶,果然在其中发现有两个罗汉头上,一个留有红色的点,一个是黑点。汪旦一个眼色,捕头令将二淫僧拿下。这二僧一脸不服,汪旦又一个眼色,昨晚那两位妓女从看热闹的人群中走了出来,证明道:昨夜三更,他们从净室床下地洞钻出,禁止我们出声,褪去衣衫,上床就干,事罢,赠我们每人一包调经种子丸,由地洞溜走。两个罗汉哑口无言,低头认罪。

至此,宝莲寺子孙堂祈嗣之说,真相大白,那一个个净室,原来是僧侣们偷睡良家妇女的快活屋;而散居各地,怀抱大胖小子的妇人们,这才恍然解开了儿子长相不像其父的谜团。

3、花和尚私通寡妇命沉大江

南宋宁宗嘉定年间,福建建宁县,有个和尚耐不住禅房清冷寂寞,看上寺院附近的一个寡妇,一来二去,勾搭成奸。僧俗幽会更须避人耳目,自然常常只能在夜深人静时,偷欢于寡妇房中。寡妇的儿子日渐长大,每到夜里听见母亲房中动静,大呼小叫,干扰得一对男女好事干不痛快。和尚想出了个法子,由他执笔,状告寡妇儿子虐待其母。状子递到知县包恢手里,包知县仔细阅读完诉状,发现落款处年月日之后,特地写了个“疏”字,他起了疑心。“疏”是僧人道士们书写文书时才常用的字,一般人是不会用的。

包知县怀疑寡妇与和尚私通,厌恶其子碍事,和尚写下这状子诬告孩子。他把寡妇母子召进县衙,当面斥责儿子不孝,并声色俱厉地命令他:从今天开始,你要二十四小时昼夜不离半步地侍奉在你母亲身边!

孩子当然严格按照县令的指示办事,寸步不离母亲。这一来,和尚可熬不住了。枪杆子高的儿子如影随形地在他娘旁边,连夜里睡觉都不走开,花和尚和寡妇的好事没法再干了呀。十天半月过去,寡妇也浑身瘙痒,坐卧不安地想见到和尚。

这一天,寡妇终于想了个招数,她借着给死去的丈夫做佛事,提着一个竹编的大笼子,跑到了寺院,找见和尚,让和尚坐进笼子,上面盖了几件衣服,寡妇哼哧哼哧费力把火地悄悄背和尚出寺院,路上,笼中猴急的花和尚,伸手在寡妇的肥臀上摸了一把,可把洒家饿坏了。寡妇喘着粗气嗔怨:等不了这一小会儿,这就快到家,那小子被我支出去办事了。

俩人正谋想着好事,包知县的人马中途赶到,夺过背笼,回到县衙,将其撂在地库。寡妇不敢前去索要,包知县也佯装不知,结果过了十多天,有个小吏来报,说放在地库的背笼怎么发出阵阵腥臭味。包知县知道花和尚被饿死了,继续装聋作哑,命人连人带背笼一起扔进了江里,然后托人传话给寡妇的儿子,说:本县替你铲除了家中祸害!

4、群僧徒劫道奸淫良家妻女

明英宗正统年间,蜀中崇庆州,一帮僧人在州西四十里咽喉要道上,建起一座寺院,背倚山丘,就地挖了几十米深的地宫。寺院的西边临近一座大池塘。平日里,并不见这里香火旺盛,可僧徒们个个看似过得神仙般滋润。

原来,这伙人建寺院不是修行念佛的,寺院只是幌子,他们专干杀人越货奸淫良家妇女的事。每到深夜,但凡有人经过,男人,统统杀掉,投入池塘,女人,牵到地宫,不分妻女,“匿之窖中,恣淫毒久矣”,大肆奸淫。

这事被谁发现的呢?被新上任的四川参政黄绂发现;黄绂是怎么发现的呢?是他祭城隍时城隍庙里的神灵告诉他的。一调查,果然属实。最后,按律捉杀全寺僧徒,将寺院、地宫一并捣毁。

5、小方丈禅房设机关养情妇

明朝,吴地有个小书生,借住在一个方丈的僧舍读书温课。待了一阵子,小书生感觉有些奇怪,就是方丈每次出门时,都要小心翼翼地锁好他的禅房,好像里面有什么秘密似的。

有一天傍晚,方丈急急外出,忘了锁门,小书生好奇心强,抬脚走了进去。进到屋里,才发现这里布局曲曲折折的,森严神秘。小书生看见茶几上放着一个小石磬(打击乐器),忍不住敲击了一下,奇迹出现了:只见磬声方歇,走廊旁边的一扇房门开启,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妇走了出来,正妩媚欲笑,看见小书生,神色顿改,扭身就返回房间,关上房门。

小书生自知闯祸,仓皇退出禅房。恰巧这时方丈手提一壶酒,推门进来,发现门未锁,又见小书生在此,有些惊慌地问道:刚才你在我这儿看见什么了?书生机灵,忙答:我什么都没看到。方丈更加疑心,找出一把刀来抵到书生脖子上,恶狠狠说:宁叫你死,也绝不能让我的丑闻败露,你今天休想走出这里!小书生哭了,央求道:死就死好了,只求您能容我喝醉以后再杀我,让小生少受些痛苦!方丈答应了他。

小书生喝了两杯,装作乖顺的样子对方丈说:能不能把你厨房的咸菜给我来一根,干喝太辣。方丈持刀去了厨房。书生迅速脱下衣衫,团成一团,塞紧酒壶——这可是个容量十几斤的大酒壶!起身躲到门后。方丈拿着咸菜回来,不防门后的书生举起酒壶,照他那颗光滑的大脑袋连砸十几下,方丈的脑袋转眼成了一个血葫芦,倒地闭气而死。

书生杀了方丈,还不忘屋中那位娉婷少妇,将其唤出,一问,才知是方丈杀了人家亲夫,夺人之美,据为己有,蓄养在此,供其淫乐。二人瓜分了方丈身边的财物,各自逃之夭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