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香港《亚洲周刊》4月13日(提前出版)一期刊登题为《“学运”的世代翻转》一文。文章称,发生在台湾的“三一八学运”,虽然触媒是两岸服贸协议,看起来两岸政治意味十足,但是若把时间跨度拉长来看,它的真正底层动力,并不是两岸议题,而是台湾内部的世代结构地震,其社会学的意义,远大过其政治学的意义。但麻烦的是,当下各方都在把这一场青年世代运动往政治方向推动,政治角力的火药味越来越浓。

文章称,以这一场学运已经累积的情绪能量来看,它随时可能爆炸,一旦炸开,必将重伤两岸关系下的台湾和大陆,甚至波及已经处于困难之中的内地/香港关系。一颗潜在炸弹,足以同时伤害大陆的两大重要关系,但其实只需要大陆一句话,这颗炸弹的引信就可拆除。

文章称,先来看看台湾“三一八学运”的本质。当3月18日学生冲进台立法机构并迅速建构防御工事之时,国民党看到的是一场反对党发动的“暴民政变”,而民进党看到的是一场可以利用的“政治翻转运动”,香港看到的是未来一场“占中运动”的预兆,而北京看到的是一场“反大陆”、“台独”的激化运动。四方都没有看到的是,“三一八学运”其实首先是一场青年的“世代翻转”运动,其次才是一场“政治翻转”运动。

文章认为,四方都没看懂,原因简单到不行,那就是四方都是“大人”,脑子里解读事件的波长,和台湾新世代脑中的波长,完全脱节。

一言以蔽之,在今天台湾15岁至25岁青年的眼中,40岁以上的人,不论是谁,都是蔑视的对象,不管是国民党、民进党。文章称,他们平常不说,因为他们知道,说了“大人们”也听不懂,只会换来漠视和训斥;他们的外表和日常行为,看似柔弱有礼,甚至被大陆青年称为“娘炮”,但他们的内心,其实已经坚定地和“大人们”划清了界限。这就是为什么,当数百青年攻占台湾立法机构时、当数万青年围绕立法机构形成保护人墙时、当数十万青年围绕台当局抗争时,国民党和民进党的“大人们”都懵了。

有人说,学生攻占台湾立法机构是一场民进党的策划。是的,学生领袖中不乏绿营青年,种种迹象显示,迟早要攻占立法机构是一个共识,并且经过沙盘推演。但是即使如此,这也只能解释几百人的行为,无法解释场外数万人、集会数十万人的行为。对那数百人,或许可以用“政治翻转”来定性,但是对那数十万人以及他们牵动的上百万人,只能用“世代翻转”来定性。文章称,倘若误判了这一点,各方的担忧最终恐怕会变成自我实现的预言——“三一八学运”真的就变成一场“对国民党的政变、民进党的选举工具、香港‘占中’的预演、‘反大陆’和‘台独’的抬头”。

文章称,从两岸政治观点看,台湾对大陆的负面态度包含了四个渐进的层次:“防大陆”、“反亲大陆”、“反大陆”、“台独”。“三一八学运”的青年们,已经开始自觉地将运动控制在“防大陆”、“反亲大陆”的层次,也一度公开宣布这不是一个“反大陆”运动。然而,在学生眼中“冥顽不灵”的马英九的态度下,这场“世代翻转”运动,转变成为“政治翻转”的“反大陆运动”,也未可知。

那么,大陆可以撂下哪一句话来解除两岸炸弹的引信呢?文章认为,那就是:“我们认知到了台湾新世代对****的呼声,新世代青年的热血是两岸的宝贵资产。”撂下这句话,就是与台湾的整个世代为友,倘若撂错了话,就是鼓励整个新世代和大陆为敌。一念之间,出入大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