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与原子弹格外有缘的日本人

美国,是第一个在我们居住的星球上使用原子弹的国家,日本,是全球第一个也是至今唯一一个挨原子弹的国家。

显而易见,使用者自有它的道理,受害者当然更不无咎由自取之处。只是,政客们的博弈,常常最终蒙难的都是无辜的老百姓。毁灭性打击的残酷战争阴霾下,对每一个个体的平民生命而言,能活下来,都是一种侥幸。

二战行将闭幕,在日本,有这么一位男子,原子弹似乎盯上了他,追着他的步伐在走。

这个男子名叫山口勤,日本长崎人,当时年龄29岁。

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8时15分,美国一架B—29轰炸机,携带着一颗代号“小男孩”的核弹,在日本的广岛市上空投下。

B—29轰炸机,29岁的山口勤,这其中莫非暗含着某种神秘的联系?美国的“小男孩”正下坠落向广岛的那一会儿,家在长崎的山口勤,偏偏跑到广岛来出差办事,更可怕的是,他,恰恰正身处原子弹爆炸死亡圈的中心地带。

山口勤在劫难逃,被“小男孩”灼伤了上半身。万幸的是,他没有死。拖着严重炸伤的身体,山口勤咬牙坚持要回到家乡长崎去。

山口勤有所不知,他的军国主义的魔鬼天皇,仍在负隅顽抗,仍在梦想着圣战的起死回生。山口勤自然也就不会想到,美国人给他的岛国,备下的可不只有一颗超级“糖丸”。

美军投放给日本的第二颗原子弹,过程颇有些戏剧性,很像本山大叔表演的公鸡下蛋。公鸡怀着蛋,步履沉重地来到鸡窝前——没好意思下;又走到鸭架前——还是没好意思下;最后实在夹不住了——下到了狗窝里。

八月九日,凌晨3点,美军“车厢”号轰炸机携带代号为“胖子”的核弹起飞,预计9时30分投放于小仓。按计划,“车厢”在飞往小仓的途中,与另两架负责测量和记录的伙伴飞机会合,由于其中一架搭载着摄影师和科学家的飞机,迟迟没有现身,“车厢”的机长临时决定等一等。这一等,就是45分钟。

9时44分“车厢”到达小仓上空,准备投弹。往下一看,才发现小仓上空被浓云和烟雾笼罩,没法确认目标呀?——“车厢”没好意思下,盘旋了45分钟,始终没法下。轰炸机的燃料是有限的,机长不得已临时改变航向,飞往长崎。

山口勤,一天前,经过了艰难痛苦地跋涉,刚刚回到了家乡长崎。

“车厢”飞到长崎上空,低头一看,也是阴云密布——不好下。但麻烦的是,就像本山大叔小品所说的,公鸡屁股里的鸡蛋,实在是夹不住了。怎么办?时间已严重超时,燃料几乎耗尽,按照美军的事先安排,绝不允许“车厢”挂单再飞回去,那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上了吗!杜鲁门的命令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飞行员也只能将其扔到太平洋里。但是,“车厢”里的美国佬个个清楚,美利坚当时仅有的几颗核弹,那可是花了几十亿美元折腾出来的玩意儿,怎么舍得让“胖子”白白葬身大海呢?

10时58分,“车厢”“噗”地一声,不管不顾地把“蛋”在长崎上空下下了。目标误差了3.4公里,可对山口勤来说,却是正中目标,因为他的家,就在原子弹爆炸的中心区。山口勤又让“胖子”给狠狠地揍了一下。由此他确信,美国人的大炸弹,是专找他的麻烦来的。

然而,奇迹随后也发生在这个叫山口勤的男人身上。两次身处核弹爆炸中心地带,他,居然没有死,且一直活到了六十多年后的2010年。有人说,这是上帝想留下一个两次遭受原子弹袭击的人证。——我想,未来的日本,不会缺乏这样亲尝“糖丸”的人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