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微笑着,冷漠地看着身边的每个人,那是一中歇斯底里的微笑,两种极端的交点。

我已忘了怎样去哭。

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我面无表情地*着冰冷的墙壁,汲取着手中热茶的唯一一点热量。

看着嬉笑的人群,依旧微笑,我的悲伤没人发觉。

我与寂寞同一国度,这或许是宿命。黑暗里我点起一支蜡烛,昏黄的火焰轻轻地跳动着,那是寂静的心跳。蜡烛燃尽,黑暗吞噬了我,没有反抗,没有挣扎。

我早已习惯了漆黑一片。

独自走在深夜无人的街,我的世界仍然只有我自己,寒冷和无奈悄悄地蔓延,我与痛苦为伍。


我的生命没有意义,我的生活没有快乐,因为无奈,由于无情。没有目标,我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活着,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走在路上,不去理会那些指点和冷眼,我依然从容坚定地向前走着,脸上还是挂着莫名的微笑。生命中的过客,何必念念不忘,那你是否也只是我的过客?想起你,我收起笑容,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看天,不是蓝色的,是寂寞的颜色。

我无法强迫自己不去想你。

窝在沙发上,用手不停地用力揉着太阳穴,习惯性的偏头痛侵袭着我。桌上放着一杯冰水和止痛片,我没有去碰她们,闭上眼睛,感受着疼痛带给我的压力。

我已习惯了折磨自己。

冰冷的手上忽然感觉到了温暖,原来是滚烫的泪水,我以为自己早已没有了眼泪。


轻轻地闭上眼睛,使劲、贪婪地呼吸着没有你的空气。是自由?还是思念?我无法回答自己,原来没有你的空气如此地稀薄。

我也学会了去适应空气的稀冷。

笑过、哭过、吵过、闹过,如今我需要的,只是冷漠。

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没什么执着,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本来没因果,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恍惚之间我仿佛看见了你,伸出手,却只触碰到一片空白。我知道,一百年后你依然会是你,只是少了我的思念。


我卸下了虚伪的微笑,摆出一张疲倦的脸。对你的眷恋依旧,只是我以学会了隐藏。

……

我的生活依然一如既往地平静,唯一的波动就是想你时的泪水。


<PRE></PRE>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