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怀念我的爷爷:爷爷当年跟朱家壁司令打游击

我的爷爷,一个跟着朱家壁打游击的游击队员,在追击国军溃军途中负伤回到原籍到民兵连长,爷爷很少跟我讲起过去的事情,只是告诉我一定要好好念书,家里的条件在当地算是不错的,我的父亲是老大,父亲参加了抗美援越,父亲的弟弟随部队秘密开赴柬埔寨作战,幸运的是他们都回来了。

后来我参军了,回来探亲时爷爷终于跟我讲起当年的故事,说得最多的就是那时候苦啊,他们攻克广南后,被黄团(国民党部队简称)追着猛打,一直被逼着走投无路遁入越南,在越南休整了一年后才打回国内。我退伍后,暂时没有安置工作,爷爷有一天突然提出让我陪他到个旧、沙甸、蒙自等地转转,难得老爷子有雅兴,我带着退伍费,屁颠屁颠的跟着老爷子出门了,上车前,在家门口的门市买了几瓶包谷酒,以为老爷子路上要喝,可奇怪了,一路上我几次拿出酒他都让我放好,到了个旧转车去倘甸,到了倘甸,老爷子看见年纪相仿的人就问一个我从没听过的地名,几经指点他带着我到了一处紧挨着滇越铁路(寸轨)的制高点上,到了那,老爷子在山头上这走走,那踢踢,我问爷爷找什么呢?他说工事。我一听,来劲了,这是他们当年战斗过的地方,我也帮着找,可哪还找得到工事,后来一问才知道是仓促中简单挖的防御壕,用现在的专业眼光来看也就是散兵坑。找了半天啥都没找到,爷爷在最高的地方坐了下了,摸出扁担春城一支接一支的抽,眼睛慢慢湿润了,抽了大概3支烟后,让我把酒拿出来,看着爷爷每走几步就半跪下来,往地上洒上一条印子,边洒边念叨着他那些战友的名字,这时我清楚的看见了爷爷的眼泪。等爷爷举行完他的仪式,我又开始好奇了,任我怎么追问,他只告诉我那晚他们排25个人,有18个人倒在这山头上了,后来尸体是怎么处理的都不知道。在山脚的村子里寻访了很多老人后爷爷得到一条线索,村子外一块红薯地里,经常会挖出人骨,有些老人知道当年在山头上的战斗,纷纷给爷爷讲述他们撤退后战场是如何处理的,也就是埋在那块红薯地里,爷爷又带着我到了那块红薯地,在那举行了和上面一样的祭拜,完了,抓了把土装在口袋里。

之后我们到了蒙自周边的几个小地方,那些地方的战友就比较幸运,有些坟包碑都没了,好歹有个坟包在那。这些是他们大部队埋下的,除了个名字,啥都没有;在最后一站:屏边,居然还有爷爷的一个战友健在,老哥俩那晚又哭又笑的欢腾到大半夜,我一个晚辈、一个新兵蛋子,只能自个在一边伺候着。后来很多次跟爷爷说起,他大大小小参加了30场战斗,最后负伤回到原籍,连个党都没入上,我心里替爷爷报不平,可爷爷说,那会的条件那么苦,战斗那么惨烈,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其他的东西都不重要了,好歹你还知道你爷爷长啥样。我想想也是。

没多久噩耗传来,朱家壁司令员车祸身亡,爷爷难过的天天呆在院子里的果树下抽闷烟。从父亲嘴里我知道了为何爷爷那么难过,原来自爷爷解甲归田后,当地政府对他们这些参加边纵的老游击队员不管不问,后来朱家壁司令员亲下红河把他们这些尚在人间的旧部聚拢,民政部门给落实了政策,每人每月好像是50块钱的补助,兄弟们,50元钱啊,90年代初,也就是一顿像样的饭钱,可就那么50元钱,让我爷爷他们这些老游击队员无比的自豪,当时这些老兵们子女都不错,家境虽不是土豪,但在当地都是算好的,也不在乎钱多钱少,可在他们看来,这是对他们当年出生入死的褒奖和肯定。后来朱司令离世后,这补助也就没有了。

爷爷离世了,我一路超速从昆明赶回老家,进门就给他老人家跪下了,按当地的风俗,让爷爷风光体面地走了。当时我还为爷爷所受的待遇感到不公,今天看看楼上的这些老兵们,我觉得我爷爷走的安心没有牵挂,他的晚年,儿孙满堂,子女孝顺,应该没有什么牵挂,九泉之下,他老人家应该是心满意足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感人至深,现在很难找到境界觉悟如此高的人,向老前辈致敬!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