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b]叙利亚前线:迈持久战和消耗战

[/b]

法文原文创作及翻译校改: 东西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巧合与否我们暂且不管,至少乌克兰的危机让我们的媒体焦点从叙利亚转移了开来。西方媒体大都对这个地区采取不闻不问的策略了。自从所谓叙利亚反对派 -- 包括努斯拉阵线,伊*斯兰统一圣*战组织等等 – 在叙利亚遇到了不小的挫败后,奥巴马就开始对沙特阿拉伯王国开始了各类外交,以便重新整合区域联盟的力量。和叙利亚问题第二次日内瓦会议所达成的宣言目标完全相反的是,美国这次对区域联盟的整合是为了在更长期的时间内在叙利亚展开攻击行动。在把目前手上能用的手段都用了以后,那么持久战和消耗战就是美国破坏和肢解这个可怜国家的最后手段了。

如果为了理解这些武装冲突,还是必须追本溯源,去看看之前这些列强所使用的手段吧。尤其是在其强权影响逐渐式微的今天,它们是如何通过支持地方联盟来展开今天的叙利亚冲突的。

这些价值观、文化和追求目标各异的国家(美国,卡塔尔,土耳其,沙特阿拉伯,约旦,法国,以色列等等,),比如有些国家在对比如穆兄会问题有重大冲突(卡塔尔,土耳其支持,沙特阿拉伯镇压穆兄会),有些甚至都没有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以色列和其中某些阿拉伯国家),但这些思想、文化和社会形态迥异的众乌合之国却能够走到一起,去推翻别国的合法政府和领导人,这后面该是怎么样一种利益推动?

其实今天针对叙利亚的各类行动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最典型的就如同美国国会的《2003年叙利亚责任与黎巴嫩主权恢复法》[1],其中就已经预演了今天所需要发生的步骤。而且这个法案并不是军事机密,在国会的网站上都能找到其踪影。所以美国所做的这种事情也是对大众智商的一种讽刺—他们很早就公开了他们的目的,只是很多人居然都还不明白。看看今天美国的重返亚太政策,这些都很明确的在向中国人传达强烈的信息—美国人要开始在中国周边及内部各方面滋事挑衅了。

虽然有此详尽的行动指南,而且美国政府对其军事目的也毫不掩饰,但是使用上述各国家联军直接进攻问题国家的各种手段还是被放弃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能够使世人了解美军直接军事干预的虚弱,这也使得美国调整策略。很好理解,除了在苏联帮助下获得二战的胜利以外,之后发生的有美国参与的直接军事干预都没有取得很好的预期效果。

选择平民作为军事目标的不对称冲突“反革命雇佣兵”(Les contras)手法[2]

美国战略在运用到实战中的手段当前是优先考虑间接介入法的,也就是使用雇佣兵。我们可以回到30年前,由于尼加拉瓜在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的领导下举行了1984年的民主选举,并且选出了亲莫斯科的政府,所以美国就动用了其雇佣兵干预手段来达到消灭这个“敌对”政府的目的。标题中的“Contra”在西班牙语中是“反对”的意思,引申为反革命,后来Contras特指美国中情局支持的尼加拉瓜反革命武装。这个武装在整个80年代,在制造动荡和冲突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由于中情局提供的美式军备优势,Contras占领了尼加拉瓜南部,形成内战局面,制造了50万的战争难民。最后迫使尼加拉瓜政府与Contras议和,重新进行选举。所以80年代的中美洲也可以说是美国雇佣兵干预政策的练兵场。但是对这些雇佣兵武装的资金支持,在里根执政时期并没有获得国会的认可。所以各战争资金的供应往往是通过美国中情局扶中南美洲植贩毒集团来完成的 — 通过和当地所扶植的贩毒集团的武器—毒品直接交易来获得所需购买武器资金。在这期间的“伊朗—尼加拉瓜反革命武装”丑闻[3](Iran-Contras Affair, 通过卖给伊朗武器获得的资金支持尼加拉瓜反革命雇佣兵)也是在同样的环境和条件下产生的[4]。里根政府的这一系列政策非常明确,就是要消除在中美洲共产党势力的影响,而且为了使这个任务得到良好的执行,他还特任命了约翰·内格罗蓬特(前美国驻洪都拉斯大使1981-1985,驻伊拉克大使2004-2005)作为监督人督导“尼加拉瓜反革命武装”[5]的行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图)里根在1982年共和党的一次集会上(注意T恤上写的文字)。

作为行动的总督导,约翰·内格罗蓬特也曾近一手负责了裂解伊拉克的行动[6]。如同五角大楼在2005年公开宣称的一样:“美国使用了20年前在中美洲培养反革命游击队来反抗左派阵线武装的方法,在今天不仅培养了库尔德武装的指挥官和战士(库尔德人分布在叙利亚,伊拉克,土耳其和伊朗,所以非常容易在不同国家之间开展活动-作者注),也培养了伊拉克战争期间什叶派的武装来对抗伊拉克当地逊尼派的反美武装,(.略..)那些美国培养的伊拉克军事力量还被用在绑架或者谋杀不服从美军占领的首领头上,甚至这些反抗首领妄图躲藏在叙利亚逃脱惩罚也不例外,照样被这些军人给擒拿” [b][7][/b]。自然,进行这么多工作的内格罗蓬特也需要助手,这个助手就是罗伯特·史提芬·福特(Robert Stephen Ford)先生,也是他在巴格达期间的助理。这位福特先生后来成为了美国驻黎巴嫩的大使,负责协调美国盟军和叙利亚的“contras”力量,并使曾经的散兵游勇形成规模。他在针对阿萨德政权最初的抹黑和敌对事件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在霍姆斯游行事件中煽风点火,通过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等散布仇恨言论,甚至在游行队伍上方部署狙击手)。而阿萨德当时竟然没有立即反应这一系列散布暴力和破坏的动作所寻求的目的就是为了裂解他所统治的这个国家,并且保持美国在本地区的影响力,这就是美国所谓的“建设性混乱”。对于华盛顿来说,一个分裂的国家永远比一个团结的国家要来的容易统治。虽然叙利亚不是伊拉克,叙利亚背后有真主党、俄罗斯、伊朗甚至中国的支持,所以虽然美国向这个国家连续三年派遣了大量的雇佣军力量,但是并没有达到推翻这个政权的目的。所以负责策划叙利亚事件罗伯特·福特先生在今年二月被撤销的了职位。另外,福特先生的沙特盟友及助手班达尔·本·苏尔坦(Bandar Ben Sultan,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被老布什认为如同养子般亲密,也正是他威胁了普京要往索契派遣恐怖分子,见东西社前文)也由于对叙行动不利告病回家。值得一提的是,此人在得知美国不会提供攻击叙利亚的空军打击后在各类外交场合变得很反美(比如在安理会上把其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席位让给约旦以示抗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图)能讲四国语言(英语,德语,土耳其语和阿拉伯语)的罗伯特·福特先生2011年3月(游行混乱开始的时候)在叙利亚霍姆斯(图片来源,美国驻大马士革大使馆网站)。

虽然在短期内,美国和其联军在叙利亚取得军事胜利有些不太可能。但是他们在完全摧毁这个国家之前也不会撤退,这也是为了保持美国在世界棋局的地位。美国和其盟友很正在把对叙作战的赌注押在长期的消耗战上。华盛顿在面对莫斯科时绝对不能表现退却之意,这也是为什么华盛顿在俄罗斯的前门乌克兰点了一把火的原因之一,从而使俄罗斯的注意力和精力都从叙利亚转移开来。

损耗和暴力作为唯一的手段,我们正迈向叙利亚的十年战争。

当叙利亚问题日内瓦第二次会议结束后,美国宣称各方的暴力行动应该停止。但是与此同时,不仅美国驱逐了叙利亚驻美国大使,其还是在多地开展了多次支持叙利亚地下战争的会议。比如, 根据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Susan RICE女士的披露(美国人还真把所有消息都放在世人眼前啊~),在2014年2月13号在华盛顿举行的一次召集了各西方国家和阿拉伯国家的情报总长和负责人的会议[8],这次会议的目标就是训练类似“Contras ”式的游击武装,并为其提供武器。根据同样的信息来源显示,美国中情局在约旦和土耳其每天能够训练多达300名的游击队武装,并且同时为其支持的极端伊*斯兰组织提供资金和武器支持。当然,这些极端组织可能会对以色列或者美国周边部署的军队和友军造成威胁,也可能会对打破各个游击势力和极端势力间的平衡带来不利,所以暂时美国方面并不准备向任何这些零散的组织提供强大的防空武器。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本月初(2014年4月)对沙特阿拉伯的再次造访,会见了其内政部长Muhammad bin Nayef 王子,并强调了Nayef王子在将来对叙军事行动中的中心地位。这位对美国及其忠臣的Nayef王子也被认为是将来可能的国王,如果他在以后的对倒叙作战中获得青睐,其获得美国支持的力度也会有前所未有的增强。耐人寻味的是,这位Nayef王子和上文提到的本·苏尔坦(Ben SULTAN)王子的关系可谓水火不容(题外话,Nayef对和伊朗展开对话持开放态度,而本·苏尔坦则完全不理会美国的对话建议,在争夺地区霸主的疯狂竞赛中越走越远,罔顾国内社会财富分配不均和民愤高涨情况的严峻性,拒绝和社会经济情况都相对稳定的伊朗对话,这也是其被替换的一个原因之一)。

目前,在约旦边境已经有大约一万五千名“contras”在等待越过叙利亚边境参与和叙利亚政府军常规力量的搏斗中。土耳其也动用了其空中武装力量为这些反抗游击或者极端组织的推进做空中掩护[9],他们已经推进到了叙利亚西北部市镇Kesab. 所以,战斗的前线地带已经被拓展至和约旦,黎巴嫩,以色列和土耳其的各邻近地区。

华盛顿的初始目的就是通过肢解叙利亚,来按照其“大中东计划”(Greater Middle East)重新塑造地区格局。三年以来,在此地区,华盛顿也用了很多种规模和程度都各异的方法,但结果只是把此地变成了充满着战火和鲜血的非地。如果不能获取战争的立即胜利,他们就会继续吹响战争的延长号,直到把这个国家分裂和摧毁为止。华盛顿和其盟友现在针对大马士革只有一个目的:长时间的战争惩罚。

叙利亚和其“反抗联盟”的盟友们能够面对这个即将到来的长久消耗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图为“大中东计划”示意图(请注意地图上的国家目前并非都实际存在)

大中东计划的实践手法也就是按照宗教、民族、政治意见的不同来制造地区冲突,并且按照这样的目标制造新国家并且来划分中东地区。持续制造冲突和分裂的目的就是更好地达到某些超级大国的统治目的。 亨廷顿的名著《文明的冲突》就是按照这样的思路撰写的,可以认为是美国某些人的世界观。但要知道这本书本身就是美国中情局赞助支持的,目的就是给人不知不觉地灌输那些所属不同的文化、宗教和种族的人时常不能和平共存、平等来往的观点。

    [1] http://www.congress.gov/cgi-bin/bdquery/z?d108:H.R.1828:

    [2] Contra,西班牙语,“反,对抗”的意思,电子游戏“魂斗罗”也是源于这个词。

    [3]http://www.pbs.org/wgbh/americanexperience/features/general-article/reagan-iran/

    [4] 我们同样还可以看看阿富汗的情况。在阿富汗战争后,此地的鸦片种植和贩毒活动获得了极大的拓展。美国公开的宣称其是塔利班余部的活动结果。但是事实上,我们不得不去考究事实上美国中情局在这后面的真实所作所为和其各个秘密融资的目的。

    [5] McGehee, Ralph.Deadly Deceits: My Twenty-Five Years in the CIA. Sheridan Square, 1983.

    [6]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 ... e-squads-washington

    [7] Max Fuller is the author of“For Iraq, the Salvador Option Become Reality”

    [8]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o ... 231e77b4_story.html

    [9] http://www.voltairenet.org/article183019.html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