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正确分析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激光材料制各与成形实验室”成果,中国航空发展不需要下赌注 相关的网络报道: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激光材料制各与成形实验室”,针对高温耐磨运动副零部件的工作条件与性能要求,从摩擦学、耐磨材料与表面工程观点出发,利用过渡金属硅化物的独特物理化学性质,在国际上提出了“过渡金属硅化物高温耐磨耐蚀多功能涂层新材料及其优质涂层激光熔覆制备技术”研究新领域,成功研究出了Cr3Si/Cr2Ni3Si、CrsSi3/CrSi、M02Ni3Si/NiSi,Ti2Ni3Si/NiTi,Crl3NisSi2,Ti5Si3/NiTi2、Ni2Si/NiSi等同时具有优异耐磨、耐蚀、耐热腐蚀、耐氧化、低摩擦、不粘金属、“反常磨损载荷特性” (磨损量几乎不随磨损载荷的的增加而变化)、“反常磨损速度特性”(磨损量随磨损滑动速度的增加而减小)、“反常磨损温度特性”(磨损量随磨损试验温度的增加而减小)等特殊性质的多元多相过渡金属硅化物高温耐磨耐蚀多功能涂层材料新体系及其优质涂层激光熔覆制备新技术,在航空发动机、石油、化工、船舶等机械装备耐磨运动副中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部分研究成果已在多种先进航空发动机关键高温耐磨运动副零部件上得到应用。 在科学的理论研究中根本不存在“反常磨损速度特性”,只不过是在我们的基础研究和教育中没出现过这样的理念,这是我们很重要的基础理论缺陷。磨损量几乎不随磨损载荷的的增加而变化本,注意这种解释的条件是在合理的额定载荷条件下得到的结论。在1992年以后在另一个方面就有这方面的基础研究和实验,然而是我们并没有正确的选择。 优点还是留给发明人解说为好,因为他们获得了20年前理论的一部分视为国宝,现在让我们简单分析这一成果的缺点: 航空发动机主轴滚动轴承是发动机的关键组件,国外对其预研与发展十分重视。英国民用罗伊斯公司的遄达900发动机为例,主轴承的转速12500r/min寿命,寿命≥10000h,DN值=12500x10000=1.25x10^8(DN值=轴径(mm)x轴速(r/m i n)),军机航空发动机要求在3000小时以上,转速按150000-200000r/min计算,DN值=200000x3000=6x10^8。轴承的寿命与摩擦有关,与轴承材料内部的[内在资源能量储备系数]有关。我们可以参考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么上述成果解决的是什么?激光溶覆的温度是比以前有所提高,难容合金元素发挥了作用,但是没有根本解决如何发挥合金材料内在的最大潜能。就比较而言,这一技术比以前的材料技术是有很大的科技进步,但是,借助举全国之力“赌博”在一个科技比较进步,而基础技术还有一些弊端的院校是否合理?

过渡金属硅化物一个显著的特征是熔点大都在1000-1500℃以上,国内有实验证明了硅化物与蠕变的性能关系,在温度600℃,作用应力150MPa蠕变速率0.103/%,这一蠕变速率是很高。根据个人的经验分析,这一技术所应用的高速运转轴承一般只适应350℃以下,但是金属硅化物钢蠕变寿命、抗压能力和适应15000-20000r/min高速运转的能力还需要验证

中国需要耐高温1100℃和1300℃,工作应力700MPa的高温合金冶炼核心技术,然而这些不是靠简单的技术和手段可以完成的。

二、正确认识王华明教授团队的增材制造工艺是一项革命性的技术,不希望是炒作 相关的网络报道

这项工艺已经应用到中国多个型号新型飞机的研发,突破了原有诸多工艺瓶颈,同时极快地加大了飞机的装备速度,原来许多做不了的,现在能做了,而且做得更快、做得更好、更省费用。如果说北航之前其他所有技术都是点的突破,那么这项工艺就是面的突破,对中国甚至世界高端制造业的影响重大而深远,毫不夸张地说,这是航空制造业的工业母机。目前我国的激光快速成形技术至少在以下领域得到了实际应用:已经在11B上成功应用了;用于各型航空发动机(当然包括四代动力了);加工国产大飞机C919大型客机部件;在飞机大型主承力钛合金结构件激光熔化沉积制造上,用于歼20战机上某重要承力部件,技术冻结状态就是采用激光快速成形技术制造,根本没考虑锻件替补备选,因为目前国内还没有制造如此大尺度整体钛合金构件的模锻能力。

我国取得这么大进展,应该得益于“产学研”结合,2009年7月8日中航工业与北航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中航工业每年将出资1000万元,贵发(贵州发动机)与王华明开展先进中推涡扇发动机、风扇钛合金整体叶盘、激光近净成形及应用关键技术研究

通过中国青年网http://www.youth.cn 2014-02-27 15:47:00)了解,北京航空材料研究院的院士赵振业认为:我不研究激光快速成型技术,知之甚少,不能做出评论,只能说一孔之见。激光快速成型是仿制、试制构件、翻模的好方法。但看不出用于航空构件,尤其是关键构件的突出优越性。激光快速成形最大的优点应是速度快,设备简单,不受构件尺寸、形状限制,可以作为传统制件技术的一种补充。但国外试验数据表明,激光成形Aermet100钢构件的疲劳寿命高于铸件,低于锻件,这符合科学原理。从液态快速凝固下来,制件的强韧化机理有待新的认识。航空构件讲求可靠性,要求批量生产和检验数据稳定,而激光成形还是单件制备构件。激光成形需要金属粉体原材料,制件成本降低困难。应该说,激光成形技术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和其他应用前景,用于航空构件还要进一步认识和研究。赵振业院士认为:还应该说,激光成形不是一种金属材料的制备技术,它没有熔炼过程。(注:这可能是对王华明教授团队多年来的实践对比得到的经验总结

中国和俄罗斯在耐高温研究方面,抗拉强度资源属于800MPa级别的高温合金材料高温性能只有760℃,粉末冶金的低温性能可能会很高,但是,当温度≥800℃时的性能很差,主要是[合金材料性能资源整合技术]掌握的甚少,合金材料没有发挥最有效的核心资源的内在性能。

正确认识王华明教授团队,举全国之力[压赌]在一个团队上不利于我国的发展。 根据网上可查询的资料,王华明教授团队确实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不能算是国内顶尖技术。其一:激光快速成型只是快速高温加热的一种手段,是解决了国内以前没有解决的[瓶颈问题],实际上这个所谓的瓶颈门槛是我们自己无能所造成的,不是全国技术水平的顶尖现状

其二:通过网络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研究数据表明,他们并没有掌握合金基础研究核心技术,只是在某个合金材料领域通过实验[蒙对了几道题]。这不是些什么突破性的研究,只是秀才搞科研,玩玩数据,根本无法满足现代基础科技的发展要求,也不适应我国的教育事业。

其三:举全国之力,王华明教授团队还缺少很多攻克航空发动机的核心技术,如[系统性能资源整合]核心技术。我国研制的《中推涡扇发动机》在技术、热机原理和[系统性能资源整合]多方面,本身就带有严重的技术弊端。实际上这是我国在向错误的研究方向伸展。打破《中推涡扇发动机》核心技术,开辟新型的涡扇发动机热机工作原理是我国突破发展的重要理念。建议我国不能沿着一条路错误的道路行驶到底。

中国需要的是核心技术,不是通过某一种加工手段解决目前没有解决的问题。[刘大响:中国举全国之力 航空发动机筹谋翻身仗]等待的很可能是航空航天大学的研究成果,这很可能是带有[本位主义]的特征,照顾自己的原有单位。举全国之力不应该是借助这一个口号,需要的是全国真正有能力的精英或团队,中国不是需要一个航空航天大学王华明教授团队激光材料制各与成形实验室等他们母校的团队。需要的是具有颠覆性的核心技术基础理论、实践和人才。就像一个学生一样,蒙对一两道难题很容易,关键的是有没有基础核心技术。中国有!

中科院院士徐建中认为,要想缩小与世界航空强国的差距,必须提前独立地开展高性能航空发动机研制工作,必须特别注重基础研究,同时要加强关键技术的研究。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