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乌桓一族,在西汉至魏晋,是有大名于史册的。最大原因在于这一族能打仗,也喜欢打仗,更而且,还热衷于掺乎东汉末的中原内战。这个帖子,就说乌桓。进入正文之前,先要辨析一个问题以正视听!

关于这一族,史学家们着力甚勤,学术成果也多多。最近呢,论坛有大神也有研究心得,你看他说:

“乌桓”,中国古代民族之一。亦作乌丸,乌桓族原为东胡部落联盟中的一支。”

这一句想必是大神心血所注之成果。不过呢,索某人于此一点颇有疑义:

你说乌桓是东胡部落联盟的一支,那么,乌桓是作为一个部落加入到所谓“东胡部落联盟”中的,似无疑义。那么,大神一定是是认为:现有乌桓这个部落,后来才有东胡这个部落联盟。

那么索某人就要问一下大神了:此一乌桓部族是什么氏族?换句百姓话,乌桓这一族姓啥呢?这一族的姓氏是什么呢?这一部族的崇拜的图腾是什么呢?如果有这两个答案,我们不妨说,乌桓一族是以一个独立的部落加入到“东胡部落联盟”中了,但是,如果找不到这两个答案,你说“乌桓族原为东胡部落联盟中的一支”那是不可以成立的!

其实,细品史籍《后汉书·乌桓传》:

“乌桓者,本东胡也。汉初,匈奴冒顿灭其国,余类保乌桓山,因以为号焉。”

可知,世上上原本没有乌桓这个独立的部落加入到所谓的“东胡部落联盟”!所谓的乌桓,乃是东胡被匈奴击破之后的残余溃逃到乌桓山之后,以山为名之后才有的名称!东胡被击破在先,其残余得名乌桓在后,而且东胡被击溃之前,史上没有乌桓“部落”!

进入正题:

作为被匈奴击破的东胡残余——乌桓一开始是个极其倒霉的人群。它们一路的溃逃到辽东乌桓山之后,并没有躲开蹑踪而至的匈奴,匈奴继续对他们进行残酷的压榨与剥削,如《后汉书书·乌桓传》:

“乌桓自为冒顿所破,觽遂孤弱,常臣伏匈奴,岁输牛马羊皮,过时不具,辄没其妻子。”

匈奴对他们课以“重税”,逾期不缴,就要被匈奴把老婆孩子掳掠作为奴隶役使。这个日子过的是相当的困苦艰难。而且同样据《后汉书·乌桓传》似乎匈奴对乌桓的压迫还不只是勒索财物,还有逼迫其出兵为匈奴送死的征象。

不过呢,倒霉日子也有出头的时候,如《后汉书·乌桓传》:

“及武帝遣骠骑将军霍去病击破匈奴左地,因徙乌桓于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 辽东五郡塞外,为汉侦察匈奴动静。其大人岁一朝见,于是始置护乌桓校尉,秩二 千石,拥节监领之,使不得与匈奴交通”

汉武帝派霍去病击败匈奴左翼的军队后,解救了乌桓。而且,为了使乌桓免于被匈奴再次欺凌,公元前119年,把乌桓一族整体南迁到紧靠“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 辽东”等边境五郡要塞之外,利用他们善于骑射的特长,为汉军侦查匈奴的动静。这一措施在仁慈之外,还有派大员镇守,防止乌桓再被匈奴逼迫为其做前驱的用意。这样的对乌桓的南迁措施,对乌桓来讲,凭空找到了一个强大庇护者,一个绝不向他们课以重税,勒索财物的庇护者

这伙子乌桓在大汉的护佑下,在和平友善的环境下繁衍生息,在经过两代人近四十年的发展之后,乌桓们牧业发达,部众繁盛,人口滋生,于是乎觉得自己了不得了。所以呢,开始向匈奴复仇了,一出手就把匈奴单于的祖坟给刨了。匈奴壶衍鞮单于暴怒,但是摄于西汉王朝对乌桓的庇护,不敢出兵,不过它也在等机会。

乌桓们见匈奴没反应,就真以为自己大了,大得不得了了,似乎有了不要脸的本钱了,于是视乎,开始对友善的汉朝下手了《汉书·昭帝纪》:

“(元凤二年)冬,辽东乌桓反”。

看,这就是乌桓,一群狼!而且更是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对这样的白眼狼咋办?还能咋办,殴之!老虎不发威,还真当俄是hello kitty了?!

汉家虽然仁慈,但是也是恩怨分明,对于这样的恩将仇报自然不能姑息。而与此同时,匈奴壶衍鞮单于也等到了机会,趁乌桓反噬汉家两家交恶的时候,出兵二万骑辽东塞下攻击乌桓。乌桓大败。而汉廷对匈奴的进犯自然不能坐视,派遣军队迎击匈奴。在出兵之前,汉大将军霍光对出征的度辽将军范明友说:

“兵不空出,即后匈奴,遂击乌桓。”

如果匈奴逃窜追之不及,也一定要教训一下这个乌桓!

于是度辽将军范明友领军二万骑出兵辽东迎击匈奴。匈奴见状仓皇逃窜。范将军牢记霍光叮嘱,顺道修理乌桓,《汉书·乌桓传》:

“明友乘乌 桓新败,遂进击之,斩首六千余级,获其三王首而还。”

乌桓不服,于是举兵作乱攻击幽州:

“由是乌桓复寇幽州,明友辄破之。”又被范将军修理了。

看到了么,这样的乌桓,这样的一伙子白眼狼!匈奴攻灭了东胡迫使它们流亡乌桓;而后追踪而至继续凌虐它们百多年,也没见它们卧薪尝胆苦心报复,但是,遇到了仁慈的汉朝庇护它们,却恩将仇报了!汉家也只是对它们罪孽施有应有的惩罚,它们倒没完没了了!整个就是个“没病揽伤寒”的不值钱的贱骨头!就欠人修理!也就该有范明有将军这样的好汉修理!

史实表明,对于乌桓,绝不能客气!

乌桓被汉家两度修理之后什么样?还看《后汉书·乌桓传》:

“宣帝时,乃稍保塞降附”。

看,老实了吧。

西汉末,王莽篡汉,恐怕自己权威不立,所以尽用些倒行逆施的臭着抖威风,《汉书·乌桓传》:

“及王莽篡位,欲击匈奴,兴十二部军,使东域将严尤领乌桓、丁令兵屯代郡,皆质 其妻子于郡县。乌桓不便水土,惧久屯不休,数求谒去。莽不肯遣,遂自亡畔,还为抄 盗,而诸郡尽杀其质,由是结怨于莽。匈奴因诱其豪帅以为吏,余者皆羁縻属之。 ”

王莽要打匈奴,把乌桓人的女人、孩子囚禁在延边各郡县做人质,驱使乌桓兵送死。乌桓兵水土不服,更害怕被久留军中不得还家,于是苦求归家。但是王莽不答应,这一来,乌桓久已被压制的狼性被激发,乌桓兵一哄而散,到处对延边郡县发动攻击。王莽索性把乌桓的女人孩子都杀泄愤。自那以后,乌桓与王莽势不两立,而匈奴也趁机引诱乌桓为其效力。

这是王莽作的孽!

王莽死后,东汉立国,但是,乌桓对中原的攻略并没有因王莽这个死敌死翘翘而有所收敛,反而趁着中原疮痍未平之际,继续与匈奴联兵入寇《汉书·乌桓传》

“光武初,乌桓与匈奴连兵为寇,代郡以东尤被其害。居止近塞,朝发穹庐,暮至城 郭,五郡民庶,家受其辜,至于郡县损坏,百姓流亡。”

这就是乌桓,屠戮边塞汉族民众无数的乌桓一族!有大神说:

“(乌桓)的部落和汉民族杂居在一起,形成了同呼吸,共命运的生活方式。”

这不是在胡说八道么???被乌桓的攻击、屠杀、劫掠逼迫流亡的中原百姓和什么样的乌桓“同呼吸共命运了?”

这样的言论可耻!无耻!

东汉初年乌桓的攻势虽猛,但是,没有匈奴的唆使与协助,也成不了气候,所有,东汉朝廷打击的重点在匈奴。

汉光武建武二十二年,匈奴高层内讧混战不休。偏巧又遇天灾,干旱、蝗灾接踵而来,数千里寸草不生,又有大瘟疫的流行,人口、牛羊死亡大半。乌桓瞅空子对匈奴发起重攻击,匈奴北迁漠北,漠南无有单于庭。

这似乎是乌桓的胜利,但是,乌桓之所以敢与东汉作对,就在于匈奴做后盾,现在匈奴北逃,乌桓也势单力薄了。汉光武借势以财帛贿赂乌桓招降之,乌桓在犹豫;但是,紧接着匈奴分裂为南北两部,南匈奴降附东汉,乌桓更加势孤。之前,与乌桓同源,也被匈奴阴引诱与东汉作对的鲜卑,也被东汉辽东太守祭肜大败:

“二十一年秋,鲜卑万余骑寇辽东,肜率数千人迎击之,自被甲陷陈,虏大奔,投水死者 过半,遂穷追出塞,虏急,皆弃兵祼身散走,斩首三千余级,获马数千匹。自是后鲜卑 震怖,畏肜不敢复窥塞。肜以三虏连和,卒为边害,二十五年,乃使招呼鲜卑,示以财利。其大都护偏何遣使奉献,愿得归化,肜慰纳赏赐,稍复亲附。 ”

对于归降的鲜卑,东汉朝廷除了用财物安抚之外,还利用鲜卑打击北匈奴,北匈奴的势力被连年打击消耗,再也不成气候。乌桓想和北匈奴互相扶持为祸中原的迷梦彻底破灭。

这时的乌桓已经是穷途末路了,上佳的选择只能是亲附东汉朝廷。汉光武建武二十五年,辽西乌桓魁首郝旦等九百余人到洛阳向光武帝输诚纳款。东汉朝廷不咎既往,把归附的乌桓分属从辽东到太原等延边十郡塞内。东汉朝廷的用意:你乌桓连年侵犯,不就是为了劫掠财物么?劫掠财物的动机之一,也是草原上的生存条件很差,那么,俄把你们迁徙到中原气候温暖湿润的地方,让你们的牛羊更好的繁衍生息,你们也没了生存的后顾之忧,打劫的欲望也该收敛收敛了!不过也就是这样的善意,还有赤山乌桓不买账,仍旧留在塞外不时对中原进行侵掠。

但是,乌桓过往的历史东汉朝廷的决策者们是知道的,西汉怎么对付乌桓的历史也是可以借鉴的宝贵经验,对于这个白眼狼乌桓,可以用善意对待,可是也确实不能太过于友善,应当有必要对之加以限制:你乌桓不是爱寻衅滋事么?那么,就拿你乌桓部众做打仗的前驱!让你打,让你好好的打!

汉明帝永平十六年(73年),汉军四路出击北匈奴,乌桓兵协同。

章帝建初元年(76年),归附的南匈奴会同汉沿边郡县兵以及乌桓兵出击还居涿邪山的北匈奴。

和帝永元六年(94年),新归附的北匈奴十五部叛离,要回漠北,汉兵会同乌桓、鲜卑兵出击。

和帝元兴元年(105年),辽东貊人反叛,汉廷发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四郡乌桓平叛。

…………………………

纵观东汉史册,乌桓兵助力汉军出征的事例屡不仅见。在这样的连年征发乌桓兵作战的过程中,乌桓的势力渐渐的销蚀。这是什么?是对乌桓攻击中原的惩罚,乌桓该有的惩罚!这样的惩罚对后世有着极其积极的意义——五胡乱华里的胡人政权,就没有善战且好战的乌桓一族建立的政权!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任由乌桓一族在中原塞内繁衍增殖,西晋末年的中原大乱中,有多少中原百姓会被乌桓的屠刀杀戮???能想得到么???那个善于“深度”三国的大神,你想得到么???

其实也不用等到西晋末年,东汉末年的乌桓就很不老实!先是参与张纯叛乱,为祸青州、徐州、幽州、冀州四州。后又助力割据军阀袁绍对抗中原统一,坏事做尽!对乌桓用得着客气么?!对于善战的乌桓,公孙瓒对付起来,吃力;袁绍看在眼中窃喜,于是勾连乌桓攻击之。乌桓参与中原内战难道是仗义的好汉?非也!我们看一下乌桓为祸中原延边郡县的历史就知道,乌桓也和匈奴一样,是借机进行攻略杀戮的!乌桓不是梁山好汉!无论是伙同张纯,还是助力袁绍,甚至于助力分裂分子刘备,目的只有一个,中原的财富与人口也该有我乌桓的一份儿!那么,张纯也好,袁绍也罢,更有刘备,等于是带路党!可耻无耻的带路党!对于带路党,一个字:杀。曹丞相杀不成张纯,可是能杀绝袁氏,追打刘备如丧家犬,诛灭乌桓魁首——蹋顿!

我们好好看看五胡乱华里,肆虐中原的胡族,有木有乌桓建立的政权?有木有乌桓一族对中原百姓的血腥屠杀?索伯清找不到,俄相信,喜欢“深度”的大神一样的找不到!因为此人对乌桓的了解还不如索伯清!

以下奉上一个可笑的“大神”话题:

“汉武帝时期的南匈奴干脆依附于大汉王朝,并出现了一个可歌可泣的历史人物大汉王朝车骑将军金日磾,这个金日磾却并不是汉族人,居然是匈奴”

索伯清点评:汉武帝时候是木有“南匈奴”的!所谓的“金日磾”是屠各匈奴!和“南匈奴”根本两回事!屠各匈奴的来历乃是被霍去病击溃的匈奴浑邪、休屠二王降附汉朝的残余!这个是事情在公元前121年。这是汉武帝时候的事情。而史上南匈奴出现于东汉初年——公元46年!二者相距百多年以上!这个“金日磾”据索伯清查阅不多的书籍,根本木有什么“可歌可泣”的历史功绩!充其量不过是汉武帝的宠臣!

i!骚年!怎么连基本的国史常识都无有,就敢说乌桓,道匈奴,抹黑曹操???

i!骚年!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