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开国大校刘应启逝世 曾两次强渡大渡河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百岁开国大校刘应启逝世 曾两次强渡大渡河

年轻时,他参加过红军、八路军、入朝志愿军,是长征的参与者;离休后,他写下100万字的读书笔记,到各地作报告1000多场次,他是革命传统的“播种机”,走访贫困群众,资助失学儿童,九十多岁高龄时仍参加志愿服务,在他身上又有一连串“新长征”的故事。昨天记者获悉,扬州百岁老红军刘应启于4月7日上午逝世。

现代快报记者 韩秋 见习记者 宋体佳

刘老曾两次强渡大渡河、三过雪山草地,他是长征的参与者和见证者;离休后,他是革命传统的“播种机”。

在扬州,人们都亲切地尊称他“百岁老红军”。 在人们眼中,百岁老红军刘应启一生都在“长征”。

刘老生前自己则说:“我这辈子最自豪的是认真履行了入党誓言。”

“一言一行都要维护好党的形象,一举一动都要为党旗争辉。”生前的刘应启曾不止一次地这样说过。

临终前 他留下遗言教导家人

昨天晚上,刘宅。灵堂布置简单而朴素,遗像中的刘老英姿飒爽,身穿绿色军装,头顶军绿色军帽,帽子前面正中间是一颗红色的五角星。

回忆起爷爷刘应启去世前的情形,孙子刘苏表情凝重。3月29日下午4点,他带着妻子、女儿,在医院ICU病房见了爷爷最后一面。去世前,刘应启给孙子留下遗言,告诫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家人一定要“跟党走,永远忠于党,党的教导是正确的”。这样的话并不是刘应启第一次说起,从刘苏懂事起,刘老就多次这般教导过他和家里每一个人。

据悉,刘老是2014年春节前,因反复咳嗽、咳痰而住院的,自1月18日住进苏北医院后,就一直未曾离开。其间刘老还两度被送入ICU(重症病房)抢救。2月份,刘老肺部感染开始加重,也不太能主动配合医生治疗。2月15日,刘应启因病情加重而转入ICU进行抢救,随后病情有了好转。

3月27日,刘应启出现了呼吸衰竭。医护人员为他进行了插管,并紧急转入ICU。参与救治刘老的陈月华医生说:“老人当时情况已经很不好了,不仅是呼吸衰竭,由于重症肺炎,还引发了肾功能衰竭,随后心肺功能也开始衰竭了。”

4月7日上午,刘应启突然没了呼吸,心跳也越来越弱。陈月华与同事连忙为其实施抢救。“真的很希望老人能再挺过来,但结果还是没能抢救过来。”陈医生告诉记者。

4月7日上午9时40分,刘应启在苏北医院ICU永远地停止了心跳和呼吸。

长征时 他饿得受不了就吃草根

祖籍河南商城县的刘老,可谓一生戎马生涯。红军、八路军、解放军、志愿军,他都参加过,还参加过长征。对刘老来说,当年的万里长征,只是开启了他的人生。此后,在他历经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他一直用长征精神激励着自己。

“过草地的时候,我在收容队抬担架,背伤员,有时候一抬就是半天,除了跟战友轮换着抬伤员外,每天都要背、扶病号和彩号。伤员没吃的了,我就把身上带的干粮分给大家吃,自己饿得实在受不了,就吃草根、牦牛粪……” 生前的刘应启曾多次这样回忆过。

三次过草地时,刘应启都是大部队的收容队员。 三过草地,刘应启和他的战友一共收容掉队战士300多人。 在收容队,虽然艰苦,但刘应启和战友们苦中作乐,自编了很多战歌。 在刘老23年的战火生涯中,历经大小战斗150多次,到底负过多少次伤,他自己也数不清。但刘老说他命大,好几次都从鬼门关转了回来。抗战期间一次行军途中,他的左脚伤口不幸染毒溃烂,实在不行了,被送到了野战医院。院长检查后,认为无法治了,抓了一把大洋塞到他手上:“你恐怕不能再干革命,回家好好养伤种田去吧。”

“我要革命,不要钱!”刘应启自己把脚包扎了一下,硬是拄着拐杖去找老部队。走了几百里,终于在前线又找到了部队。奇怪的是,几仗打下来,脚却神奇地不治而愈了。

离休后 他捐出40多万资助别人

离休后,刘老每天必做三件事:听广播、读报刊、看新闻。

刘老床头放了好多书。这些书籍不少地方都被他用红笔重重地画了横线。他还写下了100多万字的学习体会和读书笔记。“一个人不学习,理想信念就会淡化,大脑思维就会僵化,思想行动就会退化。打仗时不学习,就会跑错阵地,就会打错枪;工作中不学习,就会思路不清,就会出乱子;离休后不学习,就会犯迷糊,就会老年痴呆。”在刘老的笔记中写着这么一段话。

离休后的刘老一天也没闲着。初步统计,刘老生前在扬州先后为800多个单位讲传统作报告1000余场,听众达百万人次。 刘老累计资助特困学生、困难群众200多人,捐出40多万元。1995年,是扬州市实施“希望工程”第一年,刘老是全市“希望工程”捐款的第一人。见到群众困难,他都想着帮一把。

生前的刘老收入并不低,正军职离休的他,大部分钱都用在了扶贫帮困上了,直至逝世前他都没什么存款。刘老生前说这是社会主义,早他12年去世的老伴曾笑言他是“穷光蛋主义”。

2003年夏天淮河流域洪水,93岁高龄的刘老硬是加入了抗洪保障分队,在大堤上指挥保障分队送茶送水。

虽然总是乐于帮助别人,但是刘老对自己的家人要求却很严。

“他的两个儿子一个下岗帮人看小店,一个在小区摆摊修摩托车,一个女儿在金湖农村。离休老红军像他家这样的太少见了。儿子提干、入警,老伴三次入党,都被他挡住了,刘老‘太正统’了、‘太革命’了。”周围群众曾这样评价刘老。

今天,刘应启的遗体将在扬州殡仪馆火化。

一生戎马

刘应启,1911年9月生,河南商城县百塔集乡刘家凹村人。曾用名刘绍武。

1933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2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方面军战士、班长、排长、连政治指导员、团宣传股长、党总支书记、组织科长。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129师营政治教导员,团政治处主任,新10旅第28团政治委员。

解放战争时期,任冀鲁豫第7军分区政治部主任、河南四地委路东和路西工委书记兼第4军分区政治委员、汝蔡隋中心县委书记。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部第2分部主任、政治委员。

生前为扬州军分区第一干休所正军职离休干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