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给大家说说西方颜色革命一个国家的过程吧。这个与我们息息相关。要引起警惕与思考。分析国际大势都是空谈,俺们过得好,才是好。经过观察,总结一下《西方颠覆颜色一个国家的过程、步骤》。

第一过程,选择重点目标,进行谋划阶段。通过斯诺登暴光的“魔术门”路径可看出谋划阶段的路子:由美中情局牵头组织,指挥相关明国配合。此过程属于绝密阶段,但作为国家应对能看出部分东西,发现蛛丝马迹。这个迹象是美与有关国家情报部门间的异动,媒体的相关报道,密切关注美与相关盟国间的情报人员来往,特别是通过电报分析被颜色对象国间的词汇密集度。

第二过程:造势阶段。找到目标后,通过对象国家的某事件的社会负面性造势,通过互联网、媒体、政客发言造势,将该事件向更负面方向发酵。另一途径则是利用对象国某些与社会相关的负面政策制造社会矛盾的焦点、集中点。攻击政府决策中的漏洞,展开一系列的舆论造势,将事件由发酵阶段向失控方向引导。在局势失控后的工作是大力营造社会与政府阶层将的矛盾对立,大力宣传矛盾突出部分。

在舆论制造社会矛盾对立到一定程度后进入造势的第三阶段:造谣。比如最高层贪污,作风不正,什么马桶黄金造,别墅几个亿……。,加大社会情绪的失控。此阶段的手法是移花接木,李代桃僵。加大官民矛盾,制造官民间的相互仇视。这个阶段的媒体、互联网是主要工具。

第三阶段、培养骨干核心。寻找目标后加以重点培养。经过造势后,在社会中寻找表现抢眼的积极分子进行金钱收买,重点培养,让骨干分子在未来的街头政治中做好组织工作。培养对象,大体是三类人:文人败类、媒体败类、官员败类。当然还有社会高级痞子。

文人败类特征是对政治有偏执的狂热与精神执着,这类文人往往偏执,追求与自身实力不相称的权益,又在平时社会秩序中得不到,往往会对社会充满仇恨,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会铤而走险。这类人,是西方优先猎取的目标,因为这类人有一定的知识水准,且有一定影响,在平时虽这类文人说话不着道,与痞子相类,但有关部门不敢对他们如何,投鼠忌器,正因为如此,这批人的影响力大号召力也大,在危机时对社会的破坏力也大。媒体败类大都是唯利是图之辈,有奶便是娘之徒。

以“言论自由”为幌子,平时对有关信息不加任何甄别,甚至是故意造谣为之收取好处,加上“据消息称”的由头,将自己撇清。这类人往往以“最知情”标榜,将自己的工作社密化,平时百姓对他们是摸不清头脑来路,甚至有些官员也搞不清来头,对这类人也是不能轻易得罪。这类人是谣言传播的最关键环节。我们已经知道,在我们国家,这类记者有的是劣迹斑斑,但处理却非常轻,一个解聘了事,没有强制追究对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后果之责,导致这批人造谣的代价太小,而关键时期又能高效的为主子服务,对社会造成极大危害的一类。

官员败类,从乌克兰与泰国、利比亚、中东颜色过程看,大体有两种情况,其一是所谓不得志者,或自认为是怀才不遇者,日日所想追求的是东山再起,宏图大展。有“机会时”经过判断后,往往不择手段打击异己绝不手软。

其二是虽顺风顺水,但有“更高”追求,特征是立场不坚定,时时盯住机会实现华丽转身,这类人非常容易被收买,收买后会对对社会危害性的一些行为采取不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待机会。官员败类中的第二种破坏性更多。

而高级社会痞子子,在当地有一定影响的民间人士。这批人一般屁股不干净,手下有一批人。关键时可利用这类人在社会做出过激的行动,比如打砸抢之类,以激化引导群众行为。

以上几类人,一般是唯利是图,只追求个人利益,将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民族利益之上,关键时不计后果,不顾国家民族大义,为个人利益会做出危害甚至出卖国家利益的行为。他们中有的有权,有的有话语权,有的享有高级社会权利。

第四个过程是组织群众上街阶段。这个阶段是最容易失控的阶段。通过向在对象国培养的骨干提供资金支持,进行任务下达承包,骨干再培养自己的亲信,逐步向下下达指标收买鼓动群众上街。这时文人败类、媒体败类、官员败类、高级社会痞子之间唱和相依,相互配合、狼狈为奸。对群众情绪推波助澜,向失控方向操纵。第一线的人是骨干旗下的小头目在引导。

第五个过程:制造冲突、制造流血。街头政治到一定程度,群众情绪因得不到满足,几乎失控,这时文人败类、媒体败类、官员败类、高级社会痞子之流鼓动不明真相的朋友以“求公平”“求真相”“求自由”“求民主”“求人权”为口号,给群众描绘美好画面,如果将政府推翻后,群众的生活会如何如何好,鼓动群众向更进一步的方向行动,利用人群中的小头目与警察发生冲突,将群众引导向与警察冲突的方向。而躲避在黑暗处的骨干们,则提供与警察冲突的武器。从乌克兰来看,骨干提供的是砖头,将砖头分至五到六块,分发给群众,这样流血冲突就出来了,冲突升级,警察被迫自卫。发生流血冲突后而小头目在背后则煽动性的语言激化群众情绪。结果是打成一团。

从乌克兰方面传来的消息看,西方每天给上街的群众发的钱大概一天20-50不等。当初群众不明真相,为钱而去,但一旦到冲突阶段,群众就被整体绑架,上下不得,有的甚至牺牲了自己的性命。这是极端可恶可恨的事情。颜色到这一步,西方目标基本达到了。而更可怕的是,制造更大的灾难栽赃官方,将整个国家卷入。无论哪个国家,到这一步,对立双方已经诱发仇恨,都不能后退了,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第六个过程,西方开始登场。流血出现后,局势失控,国不国,家不家,西方开始以“正义”的化身,“人权卫士”自居,对对象国政府最高层施加强大心理压力,以制裁、冻结账号、公布高层秘密隐私等手段震慑、威胁对象国高层妥协,不得作为,任由局势继续混乱下去。然后指示在对象国培养的骨干开始粉面登场,收拾残局。颜色成功,结果是国家企业被西方廉价收购,整个国家命脉被西方控制,完成颜色,培养的骨干大肆抢掠国家资产,一夜暴富,成为西方彻底的走狗。

俄、乌、东欧国家被颜色了一遍后基本都是这个结局,而乌克兰是两次颜色,可想乌克兰今后的日子了。群众上街的后果,是得了少量利益,失去的是长期利益,那几个小钱几天花完后,日子更加潦倒。中东国家就是例!

(那些乱世纷争的国家必须反思!)倒霉的还是小国。泰国的乱与乌克兰相象,也是每天提供资金。在人群里扔手榴弹,开枪射击群众、警察,与乌克兰如出一辙,制造流血。泰国没演变到乌克兰局势,是因为英拉的忍耐。且警察一直忠诚,另外有关国家对泰国军队王室工作做得好。另一方面,王室两面下注,是重要原因。

(英拉与乌克兰逃亡总统会同命运?)这是肯定的,英拉目前暂时还不会,乌克兰目前局势反而挽救了英拉。英拉治理国家还是不错的,而反对派治理国家是一塌糊涂。做好自己的事,全面准备,时时警惕。中国目前还是有利的时机,但如果俄美相互妥协,中国的压力就来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