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刊:中国舰艇大脑日趋进步 匹敌北约第3代水平


日刊:中国舰艇大脑日趋进步 匹敌北约第3代水平

如果将现代化军舰比作人体,舰载作战指挥系统就是它的大脑和神经。当今中国海军最上镜的“明星”,莫过于“辽宁”号航母和国产052B、052C、052D型驱逐舰,以及054A型护卫舰,它们流畅精干的外观和丰富的武备让外国观察家颇感兴趣。不过,就这些先进舰艇是否“思维敏捷”,即中国水兵能否获得足够可靠的指挥系统,外界众说纷纭。

作为长期关注中国军力发展的专业媒体,日本《现代舰船》杂志根据公开资料得出结论称,中国战舰的“神经系统”相当发达,并通过“中西合璧”,实际水平不容小觑。

30多年来,中国舰载作战指挥系统得以追赶世界领先水平,首先不能忽视的是跨国技术转移。西方国家中,就此表现最积极的莫过于法国、英国和意大利——

《世界舰船》认为,法国海军自用的TAVITAC指挥系统虽未对华出口,但由于系统内的“响尾蛇”舰空导弹、对空/对海搜索雷达以及火控雷达于上世纪80年代提供给了中方,后者“触类旁通”,展开逆向研发,国产版本的结构和功能与原装TAVITAC颇为相似。

意大利人的做法与法国雷同,他们以“散件出口”的名义对华出售过战术数据链、雷达、电子战系统等,变相帮助中国发展新一代舰艇指挥系统。相比“小心谨慎”的法、意,英国人做生意时更“大方”些,直接提供了成套的舰载数据链,为中方扫清了最大的“绊脚石”。

需要指出的是,外援并未成为中国海军作战指挥系统发展的靠山。中方完成相关技术吸收后,总会走上自主开发的道路。1979年,中国首款舰载指挥系统——ZKJ-1(代号“海神-1号”)问世,进而试装到051型驱逐舰“大连”号与“合肥”号上,可同时追踪和处理17个空中、水上和水下目标,还可判定目标敌友关系及危险程度,将分析结果分送给武器系统。由于核心组件稳定性差,加之计算机运算能力较低,该系统没有大批投产。

1987年以后,中国技术研究部门在ZKJ-1基础上相继推出ZKJ-3及ZKJ-4系列,这些系统都融入了前述外来技术。1996年列装“深圳”号驱逐舰的ZKJ-4-3A指挥系统,已能够同时处理几百个目标信息,数据传输速度10Mbps,逐渐能够与世界先进水平看齐。

日刊进一步分析称,中国在21世纪下水的新型水面战舰均部署了北约第三代水平的指挥系统。其中,最早出现的052B型驱逐舰使用ZKJ-5系统,是中国依照美国海军理念开发的综合指挥控制系统(JRSCCS),将全舰武器和探测系统连接起来;该系统采用分散式布局,部分损坏也不影响正常运行,各控制终端间采用光纤传输,提速至100Mbps。

052B还不算中国海军“智商最高”的舰艇,后续列装的052C、052D、054A型舰乃至“辽宁”号航母搭载的H/ZBJ-1作战指挥系统的性能更加出色,除了运算速度快,还能通过数据链实现类似北约16号数据链的情报共享,初步符合“网络中心战”的要求。值得注意的是,H/ZBJ-1系统摒弃控制台模式,转而采用类似平板电脑终端的大画面图标显示及触摸屏,加之全舰普及光纤传输,线缆总重由原先的7吨减至1.5吨,实现了充分轻量化。

《世界舰船》在意的细节还有一个,那就是中国海军已成功将国产作战指挥系统与俄罗斯血统的MR-331“矿物-ME”火控雷达集成,后者具备多种探测模式。早年有消息称,俄罗斯为防范中国予以仿造,拒绝向后者提供技术原代码。而从现有情况看,中国显然突破了俄罗斯的技术封锁,实现了将相关技术融合,中国军工信息技术部门的努力可见一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