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新闻网4月9日报道 8日下午,安意如新书《聊将锦瑟记流年》在北京首发,著名作家袁腾飞现身助阵,与到场读者分享自己的读书感悟。谈及当下频被纠错的古装影视剧,袁腾飞坦言中国电视剧尤其是古装剧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同时调侃,“演员表现的并不像古人。皇帝如果在太和殿坐成那个样子,管风纪的大臣就要提醒他了。”

自称“说书人” 批中国古装剧“惨不忍睹”

袁腾飞因《百家讲坛》走红,擅长以幽默犀利的授课语言传授历史知识,曾引发广泛关注。之前曾有人将他称为历史学者,但袁腾飞告诉大家,自己是中学历史老师出身,只会讲点故事,算不得专家学者,“我就是一个说书的。”

近一段时间以来,古装剧屡次因细节的不严谨遭到批评。袁腾飞直率的表示,自己现在基本不看电视,“中国电视剧尤其是古装剧一般来讲没法看,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这类剧中演员表现得并不像古人,演皇上时站姿、坐姿均有误。”袁腾飞笑称,皇帝在太和殿如果是那样的“坐法”,管风纪的大臣肯定会提醒他。同时,袁腾飞表示,自己并不是十分欣赏现在的流行歌曲,“古诗词其实就是古代的流行歌,都可以传唱。对比现在的歌曲,词都不押韵,这不能称之为美。”

或许由于清苦,现在纯粹从事文史哲研究的人并不多。袁腾飞表示这种情况属实,但自己仍抱有乐观的心,“古人说腹有诗书气自华。读书不可能马上‘变现’,但是一定会有用。如果大家都不去过问、涉猎,那中国文化着实堪忧。”

在袁腾飞看来,中国之所以被称之为“中国”,或许并非单纯指物质上的进步以及种种现代化的成就,而是因为诗书礼仪等文化内蕴。国人需要有这种责任和担当,继续把文化传承下去,“我们的文化没有那么难懂,传承也没有那么困难。如果我们自己都不信服自己的文化,又如何去打动别人。”

谈古代科举制:一定程度意味公平 无须“拼爹”

此前,“高考改革”的话题曾引起热议,不少人抨击高考制度,并将之与古代科举制做对比,认为会禁锢人的创造力。袁腾飞对此并不十分赞同。他表示,高考制度的存在自有合理性,一个人不可能什么能力都有,却唯独缺乏学习能力。而古代科举制亦不同于现行学制。

袁腾飞首先厘定古代科举制的基本程序。他介绍,古代幼儿在五六岁时开蒙读书,被称作童生。之后经历院试、会试等一系列程序后进入殿试。在殿试中会把这些人“排名次”,第一等为三人,即大家熟知的状元、榜眼、探花,叫做进士及第;第二批人数约几十个,叫做次进士出身;第三批则是同进士出身。

“科举制在中国大概实行了一千三百多年。我不知道文人如何评价科举制,但站在历史发展角度,它是项非常好的制度。”在袁腾飞看来,科举制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公平,至少无须“拼爹”,“尤其宋朝、明朝,当时官员的出身百分之六十属于白丁阶层,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能够做了官,这在那个时代是很了不起的。”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