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土耳其购中国导弹实为图谋西方先进科技

据土耳其世界新闻社4月8日报道,3月27日,穆拉德?巴亚尔被解除土耳其国防工业局局长一职,并被重新任命为总理办公室首席顾问。文章称,巴亚尔希望在T-LORAMIDS远程防空/反导系统项目中,通过选择会对土转让技术的中国,迫使美国企业做出对土转让高科技的决定。 在巴亚尔的操作下,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选择了中国导弹,却因此受到来自西方国家的重重压力。这令埃尔多安感到尴尬与气愤。这可能正是巴亚尔身为土耳其最高采办官员一职被接触的原因。

虽然已经在这个职务上服务约十年的巴亚尔此前一直以健康问题请求离职,但他突然被解除职务仍让许多人吃惊不已。不过,土耳其国防部并没有给出解除巴亚尔职务的原因。土耳其媒体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有关巴亚尔被解除职务的原因的信息。土耳其国防工业局是土耳其最高国家军备采购机构,负责为国家采购价值数以亿计的武器系统。因此,多年来巴亚尔一直占据着土耳其最重要、最敏感的职务之一,他被免职的原因值得仔细推敲。

巴亚尔与土耳其政府与军方之间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这是其地位多年来一直不变的原因。在任职期间,土耳其国防工业从超过八成军备需要依赖国外来源向至少开始自主生产某些军备转变,而巴亚尔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直到2004年,土耳其才发起重大政策转变,推动其长期被忽视的国防工业的发展。

在国外军备采购项目中,巴亚尔追求强势且严格的技术转移政策。这些政策导致美国与土耳其之间长期存在一些摩擦,而土耳其严重依赖于美国的军事技术。同样重要的是,在过去几年中,土耳其致力于多样化其武器供应商——包括在对土耳其出口军事技术方面遭遇一些障碍的韩国——减少其对美国及欧洲主要武器供应商的依赖。

根据巴亚尔推行的强势政策,土耳其设定了一个前提:在土耳其国防工业局与美国企业签署军备采购协议之前,美国企业会从美国政府获得对土军事技术出口许可,包括一些关键军事技术。不过,美国严格的军备出口制度,以及美国企业无法确保在签署协议之前从美国政府获得技术转让许可的事实,使土美军备交易关系经历了一段紧张时间。土耳其和美国之间第二个摩擦点是:前者要求美国企业出口被华盛顿禁止出口的关键技术。

在安卡拉,有许多人推测,在T-LORAMIDS远程防空/反导系统项目中,土耳其去年9月之所以会选择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总公司的红旗-9导弹,放弃美国PAC-3型“爱国者”导弹系统和法意合作研制的SAMP-T型导弹系统,就是巴尔亚强势且严格的国外军备采购政策的结果。

据幕后谣言称,巴亚尔安排在T-LORAMIDS项目招标中,中国借其高科技转让成为最高竞争者,并使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选择中国。据说,巴亚尔的最终目的是以中国为工具,促使美国公司在反导系统项目招标中提供高技术转让条件。不过,迫使美国公司在土中谈判期间提供高技术转让服务的计划最终落空——甚至适得其反。

身为北约成员国,土耳其,特别是安尔多安,因选择采购中国红旗-9导弹,面临着来自盟国,特别是美国越来越大的压力。北约成员国一再强调红旗-9导弹会给北约现有防空系统带来的互操作性以及安全性问题。另外,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总公司受到美国制裁。

土耳其的决定也使寻求与美国投资者建立合作关系的土耳其公司。例如,去年12月,美银美林近日从土耳其最大的国防公司阿塞尔散公司(Aselsan)的上市服务竞标中撤出,并没有正式给出任何理由。不过,其拒绝支持阿塞尔散公司公开销售证券,是因为尽管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总公司正在受到美国制裁,但土耳其仍正与中国谈判采购导弹的相关事宜。相似的,土耳其航宇工业公司进一步推迟了向公众出售部分股份的计划,理由是市场条件不利。然而,该公司之所以做出这种决定,是出于对有可能会为其提供上市服务的美国公司会放弃竞标。

在访德期间,德国总理默克尔相向埃尔多安施加压力,要求其放弃与中国之间的谈判。很有可能,默克尔警告埃尔多安其延长在土“爱国者”导弹系统部署期限处于危险之中。除德国的“爱国者”导弹之外,荷兰与美国也在土耳其与叙利亚边境沿线部署了“爱国者”导弹,以防止大马士革政权针对土耳其发动的可能袭击。

一些人认为,巴亚尔说服埃尔多安,使之选择了中国,这把埃尔多安置于尴尬的境地。因此,巴亚尔操纵招标使中国夺标会让埃尔多安感到气愤也就不足为怪。而这种尴尬与气愤,可能会令埃尔多安解除土耳其国防工业局局长一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