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谁是宋教仁血案的主谋?(8)

宋教仁血案中谁的嫌疑最大呢?

现在,我们应该想到谁是宋教仁血案的主谋了。当我们排查了所有的嫌疑人后,应该有这样的认识:从暗杀动机和行为等方面看,袁世凯的嫌疑最小,而且近乎为零。这个观点我多么希望有人将它推翻啊!可惜,没有人能提出像样的理由和证据。不信,你们听听谁能发表中肯、有理、有据和有力的不同意见?没有吧!你们只能零星地听到一些虚飘无力、人云亦云、鹦鹉学舌般的、情绪上的不负责任的表态,还能听到一些徒具政治倾向和派别的、单方面的、维护其政治利益的宣传。这些小儿科并不足以推翻此观点,因此,我也不好意思将此问题详细地加以论证,以免浪费大家的时间。

当所有的疑点都指向一人时,这人的疑点就最大。我多么想排除孙中山的嫌疑啊!可是,不论从哪方面去看都无法将其排除。有时我扪心自问:我与他没有世仇吧!不会因为抱有个人狭隘的成见吧!难道是我学有不足,识有所短,误入岐途?转念一想,好在世上还有那么多的明白人和聪明人,何不请教他们,让他们把把关呢?想到这些,我才敢在此献丑,求教大方!

当我们将疑点指向袁世凯时,这案子就越搞越糊涂而无法搞下去。相反,我们将嫌疑人锁定为孙中山时,一切疑点都可以解释得通,一切问题都可以讲明白。不信,我们可以将案情的主脉梳理一下。

从政治处境上看,袁世凯踌躇满志,大总统之位已志在必得,政治前途无限光明。他已无需暗杀或明杀任何政治对手了。而孙中山则是日薄西山,光辉不再。孙中山的革命未成功,将会有什么后果呢?第一,闹革命时,他给人印象是当总统的料,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受到准总统的待遇,拥趸们对他的期待值很高。而今的反差却很大,大家都知道他已被袁世凯招安为铁路总办,此后当不上总统了,就像退休的高干,门前立马就冷落了。第二,他怎么兑现当初的、革命成功后的承诺呢?他游说诸国,只要你们帮助我革命,革命成功后会报答什么、什么利益;他曾经发行十倍偿还的革命债券,而今孙有什么权力、拿什么偿还呢?怎么面对江东父老呢?总不能老说:我只是带来精神鼓励吧!第三,如果搞的是民主政体,即便当上总统,在出卖国家利益的问题上,他能一个人说了算吗?他还将用什么方法兑现那些经济债券呢?他只能当上一人说话,无人敢反对的皇帝,才能实现这一切。这是不是他反对民主政体的原因之一呢?

如果杀掉宋教仁,情况对谁更有利呢?对袁世凯有利吗?不,与革命党人合作、打交道,宋教仁是最合适的人选,无人出其右。对孙中山有利吗?有,不仅有利,而且有大利。从党内来讲,宋教仁的政治光芒已经盖过孙中山,他一日不死,孙一日无伸头之日。想夺取袁世凯的政权,又师出无名时,杀掉宋教仁是唯一的、讨袁的理由和借口。从宋教仁死后的结果来看,在革命党内部,孙中山得到了唯一的、无人敢挑战其权威的地位,真正起到了咸鱼翻身的作用和效果。将宋教仁之死抹黑政敌,嫁祸于袁世凯,事实上已经成为统一革命党人思想,成为进行军事讨袁的所谓“二次革命”的理由和借口。对孙来讲,杀掉宋教仁,真正起到了一箭双雕,一石两乌的效果。所以说,宋教仁之死的最大受益人不是袁世凯,而是孙中山。

经过对案情全面的分析和考察,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孙中山就是宋教仁血案的幕后主谋。尽管当事人采用了毁灭证据的各种办法,运用自己控制的媒体进行高调的、强词夺理的、单边的宣传攻势,企图栽脏污陷,欺骗世人,以图一己之私利,而不惜毁掉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不是维护和支持来之不易的、脆弱的革命成果——新生的民主政体,而是将此毁于一旦,将中国重新打回以暴易暴,专制循环的历史老路,而甘当中国历史的千古罪人。但是,历史不应是任人打扮的婢女,伪装应当剥去。中国人民不都是容易上当受骗的料,历史虽然可以蒙蔽于一时,但不会蒙蔽一世。虽然,宋教仁血案至今未给所有人以应有的警醒和觉悟,人们从此案中,也未获得应有的历史应如何前进的经验和教益。但我相信,历史的罪恶将来终会有清算之日。人们对几千年前的苏格拉底说的话:“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并没有作出完全的、正确的理解。因此,我愿意再加上一句:未经科学论证和规划的生活同样也是不值得过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