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孙善武”善扒“而不乱扒

(洛阳侠客)

迟暮之年闲来无事,学会了电脑。浏览网页,点击孙善武三字,发现十有八九为其鸣冤叫屈。再一细看,为其喊冤者、惦记着这位“贪官”好者全是百姓。唯有“喉舌”及少数没在孙善武处讨到便宜的无赖之辈,反将其贬损得一无是处。故本已退隐江湖,重又心血来潮,操起笔来,打开笔仗,着实让人笑话。

民间有:“胜者王侯败者寇”“墙倒众人推”,“人遇倒霉事,喝口凉水被噎死”的说法......说的是人一旦倒霉,什么脏水都会泼向他。对国人这中落井下石、不分皂白、缺乏理性和独立思考的从众心理,鲁迅先生早有论述,敝人不敢妄加评判。令人欣喜的是,洛阳人对待孙善武之事则恰好相反。不但没有落井下石、不分皂白去群起而攻之,反倒纷纷为其鸣冤叫屈。此种现象自古少见,值得深思。

当代文豪柏杨先生有句名言:“只为苍生说人话,不为君王唱赞歌”,体现了一代文豪的铮铮铁骨和追求真理的高尚信仰。而面对百姓为孙善武鸣冤叫屈之现象,官家文人们却成了哑巴,不敢公之于众,是为何故?故对端着百姓衣钵的文仕们提些许建议:“不要单为鹦鹉学舌,当为百姓发声”,只因那“非白即黑”的时代早成过去,且一去不返。孙善武被打下“十八层地狱”,其贪与不贪,姑且不论,是否与政治迫害有关也暂且不说。单就百姓们为其连呼冤枉,官家就不该不闻不问。吾等革命是为何?是自己利益乎?非也,乃是受苦受难的人民。吾党立党之本是什么?是人民。是人民用小米把吾等喂出来、用小车把吾等的天下给推出来的。然今有人民为一地方官员鸣冤叫屈,而舆论的工具又掌握在官家之手,他们有话只有网络这个途径,官家又岂能装着聪耳不闻。因老朽无用,本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然生在洛阳怎可不见证洛阳之事!局外人恐有所不知,这被唤着“孙善扒”者,绝非是个等闲之辈的“孙乱扒”,他可是名副其实的知识分子。洛阳人对其拥戴,绝非局外人所能理解。在洛阳人眼里,孙善武是一位百年不遇的好官绝非空穴来风,个中缘由若不置身其中又岂能知晓一二。称孙善武为“孙善扒”者,无外乎是在旧城改造中想多贪多占未能得逞者、以及少数顽劣之徒、地痞混混。本人倒觉得孙善武能够得此“殊荣'倒是应当高兴才对。为何?其恰好对其"善扒"而非"乱扒"精神的褒奖,是对他大刀阔斧拆除阻挡消防通道的违章建筑和泛滥的私搭乱建、破坏龙门石窟景区申请世界物质文化遗产的非法建筑的一种褒奖。洛阳人对孙善武这种“善扒”而非“乱扒”精神的褒奖,才给了他信心和勇气去理直气壮地拆除应该拆除的违章建筑、保护应该保护的古迹遗址、开发应该开发的洛南新区,才能够把一座落后的千年古都“扒”成具有现代化气息的旅游之都、休闲之都、宜居之都、文化之都;民间才会有“古有周公造洛邑,今有善武建洛阳”之说。

毛泽东有言在先:“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为政者偏听则暗,兼听则明。百姓的诉求不正是执政者应当听从的吗?否则,习主席的“群众路线”不就又成一句空话乎?

君要不信,自有事实为凭:

第一、改造原西宫游园时,本要建设地下人防工程和大型停车场,破土动工后发现天子驾六墓葬坑,孙善武立即叫停,请本是老师的文物专家定出保护方案,就地建造了一个大型的遗址博物馆—“天子驾六”博物馆。既保护了遗址,也不影响洛阳市的建设,两全其美。

第二、洛南的隋唐城遗址不过就是庄稼地里一块碑。因长年水土浸泡,使遗址遭到极度破坏。洛南的开发,迁出了住户,重修了占地22.1平方公里的遗址公园,隋唐城遗址得到了更好地保护和利用。(注释:按照国际通行惯例,凡古迹遗址保护区内的非遗址建筑物均视为非法。所以,在欧美国家,国民对遗址有自觉保护意识,在建设时选址会自觉地尽可能避开和维护古迹遗址的原貌和完整。而我国在改革开放前没有被重视,导致很多遗址内产生了人为建筑物,如农家在遗址内随便修造房屋以及一些地方政府因利益趋使在保护区内修建非遗址建筑物等给遗址保护及拆迁带来了诸多遗留问题。)

第三、改革开放初期,因利益驱使,龙门旅游区内建起了大量的违章建筑,破坏了周边的自然环境。申请世界物质文化遗产时苛刻的条件要求,促使洛阳人必须下决心拆除和治理龙门石窟的周边环境。首当其冲就是爆破拆除耗资巨大的“中华龙宫”,由此展开了龙门石窟景区周边环境的大治理和大拆除。

第四、对洛阳老城区实行了保护性改造,不但保持而且重建和恢复了丽景门、古城墙以及古建筑,重建了钟鼓楼、保护了孔子入周问礼碑等。

以上是对古迹遗址的保护,接下来是他推动洛阳现代化建设步伐的见证:

“数年来,市区打通了多少条断头路自不必说、建设了多少栋烂尾楼工程也不要提、修建了多少个绿地广场也就当没有看见,仅洛阳新区就建设了6处开放式广场绿地、公共绿地,总面积达855公顷,绿化覆盖率达40%,同时建成了横跨洛阳市5个城区、全场18公里、总面积900多万平方米的洛浦风景游览区。让市民走出家门即可跨进公园化的社区。一位生于洛阳出国多年的张先生讲:再次回到洛阳,洛浦公园翠竹掩映之中,传出阵阵弦子的声音,还不时有人和弦配唱,实在令人感到变化之大,令人惊奇。更有“一城山色半城水”、“水在城中流,城在山水间”之感觉。

城与山一样,有水则灵气万分。洛阳市区引入伊河水、洛河水开挖和改造渠道40多公里,建设大小湖面10多个。新建了环城高速,在洛河上新架设王城桥、瀛洲桥、孙辛桥等5座大桥,新区建设52条道路,形成四通八达的城市路网系统。

短短数年,城市结构和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以洛河为轴线,两岸对应发展,带状的洛浦公园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城市中心区。葱郁茂盛的森林,纵横河渠,如茵草坪,加之龙门石窟旅游度假区,白马寺佛教文化区,小浪底旅游度假区等十大改造工程,以及牡丹花会,河洛文化节,关林国际朝圣大典等等,使洛阳市获得“中国优秀旅游城市”称号。2005年,洛阳被评为“欧洲人最喜爱的中国旅游城市之一”。

曾经失落的洛阳商业,也重新跃起,麦当劳、肯德基进驻,王府井百货落成,总面积4万平方米的丹尼斯百货……洛阳形成了以老集为中心的老城商圈,以洛阳百货大楼为中心的商圈和广州市城商圈。2004年和2005年两次跻身《福布斯》中国内地最佳商业城市排行榜。

数年之间,洛阳这座古老而又崭新的历史文化名城,路边的美景,随入眼帘。人行道彩砖铺地,建筑物立面涣然一新,绚丽的广告牌与设计精美的橱窗、匾额相映生辉。入夜,市区路灯、射灯、轮廓灯、礼花灯、旋转灯齐放,各大建筑流光溢彩、瑰丽多姿……时时处处给人“脚在城中走,人在画中行”的感觉。

短短5年零9个月,洛阳财政收入由2000年的21亿元,增加到06年的78.7亿元,生产总值由2000年的420亿增加到2006年的1336亿。2000年,洛阳的7个贫困县,都在全省排70位以后;2005年底,新安、伊川、栾川、嵩县不但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同时每年财政收入都在5个亿以上,且进入全省20强,交通实现了村村通水泥路,解决了农村中小学危房,改造了乡镇卫生医院……

老百姓心里有杆秤,秤坨就是定盘的星,谁为洛阳人民造福,老百姓就感谢谁,怀念谁。谁是庸官、贪官、耍嘴皮子光说不干的混官老百姓心里最清楚。用老百姓的话说“洛阳解放几十年来才遇到了一个有胆略、有气派、有能力、干实事的领导”。

古人云:欲知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

今人说:短短数年巨变缘?务实开拓讲奉献。”

事实胜于雄辩,以上事实证明:“孙善扒”不是“孙乱扒”,而是一位科学发展古都洛阳的真正的、为人民服务的好公仆。

注释:图片版权仍属于原作者张益梁,文中加“”的资料来源于《孙善武其人其事其梦》作者:河洛人间,因本文需要,姑且旁引,未征得以上原 作者意见,敬请见谅)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2000年12.25洛阳东都商厦特大火灾事故悲惨的一幕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孙善武在看望拆迁户们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孙善武“善扒”而非乱扒

东都商厦火灾后,洛阳人痛定思痛在孙善武的带领下“扒”出来了一个崭新的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