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强大的俄罗斯,俄罗斯更需要强硬的中国!

张志坤:中国需要强大的俄罗斯,俄罗斯需要强硬的中国

——乌克兰危机启示录(之五)</B>

</B></B>

乌克兰危机一个显著的溢出效应,就是给中美俄三角关系带来了新的课题。现在,美俄都在争取中国,今后一个时期也可能这样,中国面临选边站的艰难考验,中国究竟应该做怎样的战略取舍呢?

对于这个问题,中国国内大致上有三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应该坚定地站在美国及西方一边。

持这种意见的人一方面从普世、人权的高度对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进行猛烈的抨击,一方面借机深翻中俄历史的旧账,说历史上沙俄曾经侵吞中国15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似乎新仇旧恨一起涌上了心头,煽动国人的仇俄情绪,以此佐证俄罗斯才是中国最大的敌人,而美国与西方才是中国的伙伴与朋友。

第二种意见:应该坚定站在俄罗斯一边。

提出这种意见的人一方面因为西方在乌克兰碰得头破血流而解气,另一方面则坚定地认为,俄罗斯与西方撕破脸皮走向更激烈的对抗符合中国的利益,并且可在相当程度上分担中国的战略压力。这些人早就认定中俄两国应该抱团对抗西方的战略压迫,团结俄罗斯是中国打破美国战略围堵很重要很关键的一招,因此,中国应该毫不犹豫地支持俄罗斯。

第三种意见:坚持中国的“原则立场”,不在美俄之间选边站。

持有这种主张的人认为,中国不能因为俄罗斯而得罪美国,中国付不起因此要付出的惨重代价;中国也不能偏向美国而得罪俄罗斯,因为俄罗斯毕竟在战略上与中国同病同怜,更何况这么多年来俄罗斯的先进武器源源不断地装备了中国君上,成为当代中国军事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源头,感情上也说不过去。一定程度地同情俄罗斯,又不敢得罪美国,左右为难之下,于是乎,就只好拿出“尊重主权与领土完整”,“不干涉内政”这样的“原则立场”来遮风挡雨了,具体表现就是先后两次投下“庄严的”弃权票!

那么,究竟哪种意见才符合中国及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呢?

对此,简单地否定或者简单的肯定都缺少说服力,要搞清这个问题,必须明确如下几个基本事实。

第一个基本事实:俄罗斯的战略威胁不是中国。

长期以来,俄罗斯国内外都有一股不大不小的中国威胁论。不断有人炒作说,中国正在向人口稀少的俄罗斯远东地区移民,这是有预谋、有计划的殖民侵略,目的在于把远东从俄罗斯手里抢走;还有人渲染说,中国打造新丝绸之路,向中亚挺近,也要同俄罗斯争夺对中亚地区的控制,排挤俄罗斯的影响;更有耸人听闻的说法,称俄罗斯即将沦为中国的原料附庸、变成中国的小兄弟了。总之,挖空心思地在中俄之间制造隔阂。

但是,这场乌克兰危机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诠释了究竟谁是俄罗斯的威胁。现在,任何一个爱国的俄罗斯人都已经十分清楚,当前及今后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俄罗斯都将面对西方巨大的战略压力。乌克兰不会对丢掉克里米亚善罢甘休,北约及欧盟也会用各种办法狠挖俄罗斯的墙角,极尽可能地从战略上孤立并压迫俄罗斯,而继续生活在乌克兰境内的俄罗斯族人也是一把相当棘手的双刃剑……可谓危机重重、难以尽言。在这种情况下,能否顶住来自西方的压力,能否保障西部的战略边界,关系到俄罗斯的大国地位,关系到俄罗斯的复兴,严重一点说,能否在如此严酷的情形下找到出路,找到解决的办法,事关俄罗斯的生死存亡。

第二个基本事实:中国的战略威胁不是俄罗斯。

自顾不暇的俄罗斯显然无法构成对中国的威胁。关于这一点,不管是中国的公知也好,普世也罢,都不得不承认了,甚至连最亲美的带路党们,也只能靠翻历史老帐来说事,以此来煽动和忽悠国人。但是,他们的理由是不能成立的。历史上沙俄帝国的确掠夺了中国大片土地,用武力强迫中国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的条约,但这是那个特定历史时代的产物,不平等的条约也是条约,从法理上讲,不能因为不平等就不予承认,这就像墨西哥不能不承认加利福尼亚及新墨西哥属于美国,西班牙不能不承认夏威夷是美国的领土一样。我们要记住这段历史,因为这是惨痛代价换来的教训,忘记就等于背叛。但历史就是历史,可以积留在心头,也可以成为一种情感情绪,却不能做为现实行动的依据,难道印第安人可以向西方要回殖民者侵占的土地吗?美国的黑人可以绑架白人也当奴隶去贩卖吗?所以,国家之间也好,民族之间也好,历史上的恩怨不是现实行动的指南,现实只能从理性出发,只能理性地依据实际的敌友而作行动的取舍。一些中国人拿历史老账说事没有任何说服力,只不过是一些亲美痞子们的低级把戏而已。

第三个基本事实:俄罗斯的威胁同时也是中国的威胁

这一点,同样是明摆在那里的一个基本事实。威胁俄罗斯的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目前打头阵的是乌克兰,唱主角的是欧盟,美国在背后撑腰;威胁中国的也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目前打头阵的是菲律宾,唱主角的是日本,也是美国在背后撑腰。这也就是说,中俄所面对的最大的敌人,其实就是一个,这个现象,用一个简单的公式表示就是:俄罗斯PK西方+中国PK西方=(俄罗斯+中国)PK西方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帮助美国对付俄罗斯,这无疑就是战略自杀,将成为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最愚蠢的外交行动,为此,任何有一点中国人味的人都不会动此念头,即使那些念念不忘中美“风雨同舟,同舟共济、殊途同归”的人,或者那些无论如何也离不开美国,矢志与美国“合作”、“互信”的人,也都统统不会这么干。只有那些认为美国从来都拯救中国现如今更是在拯救中国的人,那些时刻准备给美国带路的人,才起劲地鼓噪中国应赶快这般在战略上自尽。

第四个基本事实:俄罗斯与中国都迫切需要打开局面寻找出路。

乌克兰危机长期发酵的可能性很大。与此相伴随,俄罗斯的孤立危机也将持续发展,尽管俄罗斯不怕美欧的制裁,但这并不等于它就可对此甘之如饴,相反,摆脱孤立让西方的制裁措施成为一堆废纸,这注定是今后一个时期俄罗斯战略努力的基本内容。

中国也是这样。在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压迫下,在“三海二边”(“三海”即黄海、东海、南海;“二边”即中朝边境、中印边境)形势日益严峻的总趋势下,中国迫切需要找到打开战略新局面的出路之所在。

中国也好,俄罗斯也好,各自都有哪些可供选择的出路呢

说实话,俄罗斯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如今的俄罗斯已退无可退。对普京而言,退出克里米亚将其重新交还乌克兰是不可想象的,而只要俄罗斯拒绝交出克里米亚,俄罗斯与北约与欧盟的对抗就不可避免,今后双方必将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领域进行激烈的搏斗,不分出胜负决不罢休。

显然,俄罗斯别无选择,它唯一的出路,就是将上述公式里的(俄罗斯+中国)这部分做大做强。

那么,中国是否也面临同样的情况呢?

相当一些中国人并不这么看,特别是主流的“专家”“学者”们,他们坚定地认为中国真正离不开的是美国而不是俄罗斯,尽管他们也完全明白美国正全方位围堵中国,正全方位地遏制中国,因而对美国也有很多怨气和不满,但是他们始终坚持认为中美之间的战略对立可以通过人为的努力而化解,使之消弭于无形。具体说来,他们有这样几个盼望:

一盼美国在战略上再次转向。

美国正在将全球战略重点向亚太转移,目标直指中国,中国的战略安全环境因此迅速恶化,压力急剧增大。现如今就连那些曾经高叫中国“手里攥着一把好牌”、“现在是建国以来中国安全环境最宽松时期”的“专家”“学者”们,也都不得不闭上他们的鸟嘴了。但是,他们虽然不再这般刮噪,可思想上对美国依然希望殷切:“阿拉伯之春”演变成“阿拉伯之冬”,他们盼望美国能掉头回去,终止“重返亚太”的进程;现在乌克兰危机美俄严重对立,欧洲形势趋紧,他们同样盼望美国能掉头回去,结束“重返亚太”的战略步骤,果如是,则中国就将如久旱逢甘霖一般,在战略上重获勃勃生机。

二盼“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显灵。

美国将中国定性为头号战略对手,对此,中国主流的“专家”“学者”们满腹委屈、无比伤心。在他们的心中,和平发展的中国好比一怀春少女,对伟岸迷人的美国充满绮丽的梦想,简直***暗恋一般,哪里还有任何一点与之为敌的意思呢?但是,就是这样的一腔柔情,换来的却是美国深深的敌意与残酷对待,让人情何以堪!所以,他们总是想方设法地向美国表白心迹,总盼着美国能回心转意,从而理解、接纳并认可中国。

实现这一目标的具体办法或载体,就是打造“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可能有人认为,所谓“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也许就是一种国际政治与外交的把戏吧,不过是中美战略博弈的一招,大可不必太过认真。这样的想法不能说有什么错,但实际的情况并不全是这样,须知,一些中国人对此相当认真,他们认定这就是中国战略方向,就是奋斗目标,就是解决二十一世纪大国关系的根本办法,也是破解中美战略对立的必由之路。因此寄予着他们的满腔希望。

三盼能够时东时西、左右逢源。

抱有这种盼望的人认为,欧洲正在成长为新的多级世界之一极,俄美欧几大战略势力互相博弈互,给中国留下了足够的战略空间,中国完全可以在美欧之间左右逢源、游刃有余。所依托的具体办法就是经济贸易,譬如大额贸易订单。多年来,国人常常见到,中国经常是对美国有怨气的时候到欧洲买飞机,对欧洲有怨气的时候就到美国买飞机,这就是上述办法的一个简单而突出的写照。

但是,我们说,上述三种盼望统统都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

第一盼已经没了指望。美国不会因为乌克兰危机而掉头已经确凿无疑。奥巴马对此表述得十分清楚,他说,“受到俄罗斯威胁的主要是它的邻国,并不是美国”。最近又有消息说,美国国防部长明确表示美国不会改变“重返亚太”的既定战略。这就意味着,美国仍然将中国视为最主要的战略对手,仍将集中一切可以集中的力量围堵遏制中国。

第二盼同样也没了指望。尽管“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仍在热炒,但在此次乌克兰危机中,中国没有选择站在美国一边,已经让所谓的“新型大国关系”在事实上泡汤。因为中国所投下的两张“庄严的”弃权票,虽然没有帮助俄罗斯,但却成了美国及西方孤立俄罗斯一个不大不小的障碍,对此,美国是不会满不在乎的。因为谁都知道,霸权的战略逻辑历来非常清楚,要么站在美国一边帮助美国,要么就是美国的敌人,二者必居其一,根本没有第三条道路。

第三盼暂时还在支撑。中国想在战略上利用欧洲,这一点欧洲的政客们不会不明白,他们也正因势利导地利用中国,中欧之间彼此利用的游戏还可能继续上演一个时期。但历史经验表明,中国与欧洲国家的关系譬如狗男女之间的一种交易,不管彼此之间发生多少次关系,每次也都是交易完毕就一拍两散。事实上,从战略高度对付中国方面,欧美之间具有高度的一致性。相信此次交易完毕后不久,中欧关系就将重新出现大的麻烦。发展与欧洲的关系,从根本上说,不管到什么程度,都不会对改善中国的战略安全态势有所裨益,

所以,尽管表面上看现如今中国比俄罗斯潇洒自由,但就实质层面而言,中国也已经别无选择,也只剩下(俄罗斯+中国)这点东西了。

现如今中俄两国正分别面对各自的危险,俄罗斯的危险是西部战略稳定的崩溃,正是出于对这种崩溃的极度恐惧,所以俄罗斯才毅然决然地拿下克里米亚,其目的不是为了向欧洲或者向美国进攻,或者什么恢复大俄罗斯帝国之类,而是为了战略上自保自存,是为了遏制贪得无厌西方的战略进攻。现在看来,在战略上俄罗斯危机方殷,拿下克里米亚不是也不可能结束一切,而将是一场更大战略风波的序曲,基于“俄罗斯PK西方+中国PK西方=(俄罗斯+中国)PK西方”这一公式,中国的战略需要就是不但要有一个强硬的俄罗斯,还更需要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俄罗斯在战略上弱化矮化不符合中国的利益;同样的道理,俄罗斯也需要中国,一个在战略上弱化矮化的中国只会加剧俄罗斯的负担与压力。

这也完全符合基本战略远离。常识告诉人们,全球战略平衡是世界和平的基本保障,而力量失衡的世界一定是一个混乱的世界,冷战结束以来的历史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所以,从推动全球战略平衡、促进多极世界发展的客观需要看,人类和平与发展的诉求也迫切需要中俄结成更紧密的战略联盟(有关这个问题,请参阅笔者《推动全球实现新的战略平衡——谈大国的责任与使命》一文)。

这就需要中国在战略上强硬起来,敢于直面要害、直奔主题,而不能继续揣着明白装糊涂,绕弯子打擦边球,看似两面不得罪,其实两面都伤的不轻。对于此次乌克兰危机中国的表演,俄罗斯对此固然无可奈何,但美国及西方并非宽厚君子,他们之所以暂时不动声色,那是战略上割裂中俄关系的需要,把中俄分割开来,分阶段分类别加以解决最符合他们的利益。至于什么中国的“原则立场”,其实,不分场合、不分对象千篇一律地说什么“尊重主权与领土完整”这样的套话,要么是外交搪塞,要么就是死脑筋,难道有朝一日冲绳宣布独立,中国也要对日本说“尊重主权与领土完整”这样的屁话吗?

所以,面对美俄的争取拉拢,中国既不可左右为难,也更不可自鸣得意,而应旗帜鲜明地做出取舍。当代中国需要具备这样的战略理性,即:中国无论怎样在中美关系上下功夫,都不可能因此为国家的战略安全打开一个新的局面,相反,在美国的主导下,中国的战略安全环境只能是每况愈下,同样,中国无论怎样在欧洲下功夫,也不可能给中国带来新的战略契机;不管美俄对峙如何激烈,美国都不会改变以中国为主要对手的既定方针。所以,从简单的战略逻辑出发,中俄联手抗美是中俄两国一条通向未来的战略通道,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与一个强硬的中国,这将是抗拒霸权及其干涉主义的最佳组合。今天中国如能坚定地站在俄罗斯一方,当未来台海危机、钓鱼岛危机以及南海危机来临的时候,美国就要对俄罗斯不得不非思量、自难忘了。让霸权多上这样一份担心、顾虑,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结尾的话:这篇文章本应该与前几篇文章一气呵成,遗憾的是因为多种原因耽搁了,以至于很有些狗尾之嫌,也许还不如狗尾。但是,中国人的事情,历来可以咸与谋议,考虑到乌克兰危机对中国的影响是如此重大,那么我们就有理由认为我们的国家不应该只是感到左右为难,还应该因之有所收获。人们的收获历来分有形无形的两种,很多时候,无形的收获甚至比有形的收获更重要,战略经验就是其中之一,而战略经验主要是通过危机获得的,各种不同形式的危机是战略经验的富矿,这个富矿需要大家都来挖掘。本人连续挖了几锹,虽然挖不出什么,但重在过程、重在参与,相信只要大家一直不停地挖,后来一定会有大的收获,这也是笔者的祝福与心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