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媒体:22省份近两个月至少通报180人 地方反腐提速

2014年04月08日 08:01

来源:东方早报

原标题:地方反腐提速:22省份最 近两个月至少通报180人

早报记者 卢梦君

继中央高调“打虎”后,地方也开始了反腐“急行军”。

早报记者统计发现,从今年2月以来,全国有22个省市自治区纪委监察部门发布了官员落马信息。短短两个月内,湖北、广东、四川通报落马官员数超过20个,江苏、福建两地则超过10个。

4月4日,河南省纪委一天发布了两名厅级官员落马信息:河南省新乡市委常委、副市长贾全明,三门峡市

政协副主席李平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4月1日,湖北接连通报了多名厅级官员违纪的信息:宜昌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宏强,武汉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余信国,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党委委员、总经理张勤耘同日被宣布“落马”,此前已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的鄂州市政协主席刘沐珍也在这一天被免职。而3天后,湖北省委组织部证实,原湖北省科学技术厅副厅长、党组成员张震龙和原荆州市委常委幸敬华,均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

3月27日,海南省纪委通报了9名县处级干部被“双开”信息,省海洋与渔业监察总队原副总队长邢志刚、省海洋与渔业厅组织人事处原处长林干、省高级体育运动技术学校原校长康闽利、三亚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姚震、文昌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吕诗强、东方市原副市长梁学安、临高县原副县长陈卓尔、陵水县原副县长李宗春、陵水县原副县长杨运朝,因在项目建设中收受贿赂或利用职务侵吞公款而被查办。同一天,中央纪委网站还转载新华社消息,海南原副省长冀文林被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免去相关职务。

在中央反腐的高压态势下,地方作出回应。各地纪委监察部门在马年明显加大了对官员违纪违法案件的查处频度和力度。

以广东和江苏为例,2013年广东省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共对38名地厅级官员立案,平均每个月立案3.17人,而今年2月以来已落马至少11名地厅级官员;2013年,江苏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办13名地厅级官员,平均每个月查办1.1人,而今年2月以来已至少落马3名地厅级官员。

中国人民大学反腐败与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晖认为,2014年反腐败的高压势头将继续保持。由于中央的反腐决心和反腐政策上的强制性,以及巡视制度的有效性,地方将大量发现案件线索。“从中央的反腐策略看,是要对过去的案件线索大起底,不留死角,因此从中央、各省到各地级市,都面临对过去案件线索的全面清理。在清理过程中,肯定能够发现很多原来没有解决的问题,原来囿于掣肘、干预,没有解决的腐败问题。”毛昭晖告诉早报记者。

巡视发现问题:

各地陆续进入整改阶段

“2013年,中央巡视组对20个地方、部门和企事业单位进行巡视,紧紧依靠被巡视党组织,密切联系群众,发现一批领导干部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线索。”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今年1月召开的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说。

从统计来看,去年巡视发现的问题量是过去的5倍,这些发现的问题线索“分别移交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和相关地区、部门处理,对重点线索逐一核实”,同时,“督促被巡视党组织认真整改,做到件件有着落”。

中央巡视组分别于去年9月和今年2月,向去年两轮巡视地区——重庆、山西、内蒙古、吉林、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广东、贵州、云南等11个省市自治区反馈巡视情况,移交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

在巡视组的反馈意见中,“少数领导干部以权谋私”、“腐败现象在一些地区和部门易发多发”、“干部选拔任用不够规范”、“带病提拔”、“买官卖官”等表述较为常见。被巡视地区“一把手”签字接收中央巡视组的反馈意见,随后,各地进入整改阶段。

根据巡视组反馈意见和问题线索开展的整改工作,必然会涉及一部分落马官员。仍然以广东省为例,去年9月底,中央巡视组进驻广东。巡视结束后,相继有时任广东省科技厅副厅长王可炜,广东省科技厅党组副书记、巡视员张明在内的6名地厅级官员落马。

值得关注的是,3月28日晚,广东省纪委宣布,茂名市原政协主席冯立梅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案系中央巡视组要求办理。

据报道,知情人士称,在中央巡视组的要求之下,广东省纪委准备复查茂名官场窝案,“很多原来不追究的,现在要重新追究”。接近广东省纪委的人士透露,“当年放过了160余人。”

此外,去年以来,各地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巡视工作的新精神新要求,调整巡视工作的任务、人员和重点,在巡视中均发现了一些问题线索。

今年2月,福建省委巡视组首度探索完成对下辖4个县(市、区)的专项巡视,向纪检监察机关移交违纪违法问题线索11条,向有关地方和单位移交整改事项3项。

据新华社报道,福建省专项巡视组由过去被巡视地区“安排谈”改为巡视组“点名谈”,由被巡视地区通知谈话对象改为巡视组直接通知谈话对象。在对某县级市的巡视中,巡视组针对某镇“两违”突出问题,多次约谈有关部门领导,了解面上情况,秘密约谈知情人,核查关键环节,深入了解“事”背后隐藏的“人”的问题,掌握了该镇党委书记涉嫌受贿、充当违建保护伞的案件线索。

2月21日,该市纪委根据巡视移交的线索,对其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调查,目前经初步查证,该镇党委书记涉嫌贪污、受贿600多万元。

此外,新华社报道称,福建省专项巡视组加强对网络舆情的分析研判,带着网络举报的问题下去,直接了解核实,从中发现问题线索。

如巡视组围绕网络反映某区政协领导公款旅游等问题,通过直接约谈当事人、查看财务报销凭证、调阅旅行社资料等方式,了解掌握了该区政协5名干部顶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以考察为名赴外省公款旅游的问题线索,移送该区市纪委立案查处。

3月27日,湖北省开始2014年巡视工作,8个巡视组分别对荆州、鄂州、宜昌、武汉、黄石、襄阳、荆门、孝感8个市开展巡视。而4月1日宣布落马和免职的四名官员——王宏强、余信国、张勤耘、刘沐珍恰都在巡视范围之内。

体制机制创新:

地方反腐由观望变主动

“加强反腐败体制机制创新和制度保障。”王岐山在不同场合多次有类似表述。

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中提出,既要明确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加大问责,也要改革完善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双重领导体制。

具体来说,各级党委(党组)主要领导是党风廉政建设第一责任人,领导班子成员根据工作分工对职责范围内的党风廉政建设负领导责任。加大问责工作力度。对发生重大腐败案件和不正之风长期滋生蔓延的地方、部门和单位,实行“一案双查”,既要追究当事人责任,又要追究相关领导责任。

如此,反腐便不止是纪检监察部门的工作,反腐责任直接同领导干部“乌纱帽”联系在一起,各级党委(党组)都要“齐心协力”,主动开展监督与自我监督。

同时,中央纪委在工作报告中还提出,强化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的领导,建立健全报告工作、定期述职、约谈汇报等制度。查办腐败案件以上级纪委领导为主,线索处置和案件查办在向同级党委报告的同时必须向上级纪委报告。各级纪委书记、副书记的提名和考察以上级纪委会同组织部门为主。

任建明告诉早报记者,上述实质性举措将加大纪检系统垂直化力度,对于纪检系统的独立性和权威性均有改善。

“有些干部在观望,他们说‘等着瞧吧’,看看以后再说。他们认为,这样的作风建设不会持久,因为过去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年年抓作风。给人造成的习惯看法,就是这是一时的、运动式的,搞完了就过去了。”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教授说。

但李成言认为这一轮抓作风和反腐败不会虎头蛇尾,一定会真抓实干地坚持下去,因为“习近平坚持这次改革要‘踏石留印’、‘抓铁有痕’,‘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真的这么做,我觉得一定会实现这个目标的”。

而任建明相信,“(如果说)去年中央政府引领了反腐败的高潮,地方政府还部分处于观望的状态的话,到2014年,我们可以看到地方政府都会加入到反腐的行动中来。”

中央地方配合

反腐“无死角”

中央与地方配合反腐,将形成新的震慑。

从各地通报的官员落马信息看,涵盖了地厅级官员到县处级官员,甚至还包括科级干部,大小“苍蝇”都有,严丝合缝。

以湖北省为例,今年2月以来,既有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党委委员、总经理张勤耘,宜昌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宏强,武汉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余信国,鄂州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刘沐珍等厅级官员落马,亦有广水市交通运输局局长杨祥勤,黄冈市商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李平安,大冶市政府党组成员刘维进,咸宁市国资委原党委委员、副主任汪海泉等处级官员落马,还有郧县城关镇政府正科级干事张明镜、大冶市大箕铺镇党委副书记王方稳等科级官员。

中央纪委主抓大案要案,主要针对的是省部级干部、央企高管等“老虎”;而地方反腐则主要针对“苍蝇”。

毛昭晖分析,尽管中央和地方没有明确的绝对的查办案件的权力界限,但从目前的成效看,中央和地方配合反腐,反腐“无死角”的局面已经形成。

“过去地方反腐主抓预防,现在中央掀起新一轮的反腐高潮,地方纪委干部要加大查办案件幅度,思想上需要转变过程。”毛昭晖说。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