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4月4报道,原题:《在中俄之间砸进一个楔子》,作者:加利福尼亚大学欧文分校世界和平与冲突研究中心研究员艾伯特·沃尔夫。

文章称,毫无疑问,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是公然践踏国际法的行为。但是,新冷战以及遏制俄罗斯的说法会让人们忘记更紧迫的威胁和潜在的机会,即与伊朗达成核协议以及在修正主义的俄罗斯与崛起的中国之间钉进一个楔子。

文章称,奥巴马政府应该做三件事情。短期来讲,达成使乌克兰“芬兰化”(冷战时期,芬兰因忌惮苏联的威胁,在政治、外交上采取亲苏的中立国模式,换取表面上的独立和领土完整)的解决方案;向东欧的北约盟友保证俄罗斯将退出它们的后院;重新与克里姆林宫接触以防止它与北京进一步靠拢。

与俄罗斯接触并在可能的情况下满足克里姆林宫的要求。这并不意味着向普京低头,而是在对美国次要利益的问题上(如克里米亚问题)向俄罗斯让步,以换取在共同利益问题上的合作,如从军备控制到伊朗等一系列问题。

文章称,这一切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中国。

文章认为,关于中国不能和平崛起的预言很多,如果北京要推翻现有的国际秩序,心怀不满的俄罗斯将是它天然的盟友。为了避免俄罗斯与中国进一步靠拢而满足俄罗斯的一些利益不是软弱的表现,相反,这是慎重的一种表现。这一战略是俾斯麦“中心—轮辐”体系的标志性特征,这使后者统一了德国并让欧洲保持平衡近20年。

文章说,普京吞并克里米亚是公然践踏国际法。在近期的记忆中,可能只有萨达姆·侯赛因对主权国家科威特的入侵比这更“厚颜无耻”。但是俄罗斯试图重新攫取的只是它在前苏联垮台时失去的九牛之一毛,面对这样的俄罗斯,美国还有更紧迫的威胁需要应对,且美国应对的资源也有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