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前几天,跟一个同事闲聊,聊到了文革,他说自己的爷爷因为出身不好被批斗,由于我姥爷也出身不好,所以就跟他聊了聊。他说他的爷爷兄弟俩,一个是中统的,一个是军统的,还是小蒋的左膀右臂。他跟我说,在家里,他和他父母一提到49年解放战争就一肚子气,我随口说了句,要是现在还是GMD当政,你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他回答到,要不是GCD,他现在还用每天起早贪黑的上班?我这个同事,平时能看出来,对社会很是不满,因为他经常在公司传些领导人的小道消息,我们是私企,对这种带有政治色彩的小道消息是比较避讳的,大家埋头挣钱就好,也没有人关心领导人有什么密闻。不过通过跟他的闲聊,可以看出,他之所以对社会不满,是因为现在他的状况要比他预想的差很多,他在我们这里只是一个最底层的普通的文员,工资也就两千多,在北京算很低的工资,而他年龄已经三十多了,公司很多九零后也挣得比他多。在家里听多了家人介绍自己祖辈的光辉事迹,想到自己的家族曾经是多么辉煌,自然会对GCD心生怨恨,因为在他看来是GCD使他的家族沦落的。

且不说我这个同事对他的家庭历史描述可信度有多少,单就心态而言,似乎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我姥爷出身也不好,他的父亲是个盐商,在老家也买了很多地,算是县里面排前几的富户。解放后我姥爷家里定出身,被定为资本家,家里的地土改的时候被分了,而老宅子在抗战时期就让日本人烧了,一家七八口人挤在三间土屋里,很是清苦。那时我姥爷因为42年就跑到山西的根据地,被安排上了抗大,被当做储备干部来培养,我姥爷年轻时在北京上过1年大学,算是知识分子,后来因为他父亲娶小老婆的事情,一赌气参军了,不过是当的国民党,给一个团长当文书(据说是我姥爷的父亲托人给安排的,这件事我姥爷从没提起过,不过他的几个弟弟妹妹倒是提过几次)。解放后,我姥爷跟他的战友接管了太原市,就一直在省委和市委工作了。因为这点关系,我姥爷帮他的几个弟弟妹妹们都从老家接了出来,安排了工作。邓大人上台前,我姥爷一家也被压制着,虽然工作都比较顺利,但一直都在人前抬不起头,比如他的大弟弟,入党和提中干比我父亲还晚(他所在的工厂是当时三机部的兵工厂,对政治出身要求很严),我姥爷的小妹妹,是中学老师,文革时也被斗的死去活来的,最不近人情的事情是,我姥爷的父亲七十年代去世时,家里不许设灵堂、子女不许戴孝,最后草草埋进了祖坟,这也是我姥爷他们兄弟的心病。不过,尽管如此,让我奇怪的是,我姥爷和他的兄弟姐妹们,没人说GCD不好,更没人说希望GMD回来。前几年过年,我姥爷的大弟弟就说过,谁都可以说邓小平不好,但是我不能说,没有邓小平的政策,我也没有今天的日子。

其实,一般来说,不论自己的出身如何,在80年以前受过什么不公的待遇,如果在邓大人上台后,才能得到发挥,有了比较好的发展,都不会反对GCD的。我姥爷的几个弟弟妹妹,差不多都是劳模或者是优秀党员,其中还有两个是市人大代表,下一代里,要么是在国企工作的、要么是公务员、要么是自己开公司的,家里的条件都不错。所以,他们没有人会觉得GMD回来,他们会有什么更好的前途,虽然,他们有时候出于报复心理,会做些出格的事情,比如我姥爷的几个弟弟,前几年给他们父亲迁坟,大操大办不说,还把棺椁所经过的农田全都平了,最后按每亩地最高收成的三倍给农户现金补偿,很有点土豪加还乡团的味道。但要说让GMD打回来,他们也会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原因很简单,他们本身就是既得利益者。

现在像我姥爷家这样情况的人还很多,他们的家庭、他们子女的家庭都紧紧依附在当前的国家政权上,所以,不论他们的家族在民国时期如何如何,这与他们都没有关系,他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GCD政权基础上的,他们自然不希望政局的动荡,影响到他们的利益。

而那些反对GCD的人,基本上分为两类,一类是单纯的对社会不满,比如曾经在太原抢银行,轰动一时的白法义,他是小诸葛的嫡亲侄孙,家里很有钱,他本人是政协委员,他老婆是山大的老师,当时抢银行,不为了钱,就是对社会不满,想做件大事制造轰动,包括和他一起干的几个人,也都差不多的想法。白法义是我舅舅的中学同学,我也见过几面,当年枪毙时,我舅舅和他的几个同学都被软禁在家里了,那时我正好在我舅舅家,所以对这个人了解的比较多。这类人,其实本质不坏,很多人是愤世嫉俗的,只是遇到一些他们认为不公正的事情,就走了极端,就像跟白法义抢银行的徐文科,以前是防暴大队的中队长,也是因为看很多不如他的人,升迁比他快,所以才怨恨在心的,(他跟当时牺牲的郭曾私交还算不错,他开枪打死郭曾后,被武警乱枪击中,当时并没有死,是冲进来的警察又补了一枪才死的,那时电视台播出的击毙徐文科的资料,可以清楚的听到有人在说打死他、打死他,其实是不想让徐文科受太多罪。徐文科在刑警队的人缘还是不错的,有不少朋友)。这样的人,虽然我反对他们的作法,但是我还是敬佩他们是条汉子,而且他们本质是好的。另外一类人,就是现在充斥网络的各种果粉,我很看不起他们,他们大多在现实生活中一塌糊涂,自己没有能力,只是一味的怨天尤人,更可笑的是成天幻想着如果GMD没有失去天下会如何如何,成天沉浸在自己编制的谎言中,有那功夫,自己多用用功,多学习些业务知识,或者如果真的像自己说的那样有深仇大恨,那干嘛不像白法义那样奋起抗争啊,好歹人家也轰轰烈烈了一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