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岭杀医案的诸种解读和紧迫提醒

2014年4月1日下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温岭杀医案进行二审公开宣判,驳回被告人连恩青的上诉,维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连恩青的死刑判决,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4月2日上午,《面对面》主持人董倩对温岭杀医案被告人连恩青和主审法官梁健进行了独家专访。

对此,今天早些时候,各网媒视频先后报道。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连恩青凛然带笑态度决绝,最后他说:“ 我说过一句话,我无悔,只有遗憾,我没能揭露它,那用虚假谎言所掩盖的面纱。 ”

思考点之一:类似恶性事件 ,是否存在避免的可能性呢?请读《面对面》中的“如果”:

董倩:就如果时光能倒流,我们返回到当时的那个场景,如果医生能够做一些心理上的亲近的疏导的话,也许不会走到今天这一 步。

梁健:对,如果疏导得好的话,我觉得可能不至于走到今天。疏导可能有效果或者没效果,但从这里来观察,我们疏导方面是做得不够的。

董倩:但是恰恰这个医生不仅要治疗,还要做心理疏导,这是我们现在的这个目前现状,根本达不到的。一个医生每天累死累活的,他看病人,他连去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梁健:是的。

董倩:他又哪有时间去给患者做疏导。

梁健:客观上确实存在这么一个问题,五官科病人也很多的,你来看,给你手术做好了,一看片子好的话,医生说这个没有问题,后面话也不想多讲了,我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

董倩:没错。

梁健:这么忙的工作,让他再去疏导,确实是存在一定困难的应该说。

董倩:所以如果你从医生的角度来说,他给患者看病了,而且给他做了一个成功的手术,医生的责任就已经结束了。

梁健:对。

思考点之二:类似恶性事件 ,避免的方法是什么呢?请读《面对面》中的“钥匙”:

董倩:可是从患者的角度来说,你给我做手术了,手术数据上都是成功的,可是我的感受,我还是难受,所以这对矛盾在连恩青身上表现得特别突出,最后是以悲剧收场的,但是未来我们可以不以悲剧收场吗?

梁健:这个我觉得要互相理解,从互相理解这方面上,另外医者、患者都要互相理解。在患者方面要培养自己的宽容精神,要宽容。

王宁:宽容两个字着实的易说不易做。采访回来,我的同事董倩特别和我交流了,她对于这种艰难的理解和感受。她说现实的残酷在于在疾病面前,医学的能力是很有限的,有的疾病医生可能治不好,这个时候就需要患者的宽容,来能够理解这种无能为力,这样的宽容将换来医生更大的责任心,更加不懈的探索和努力。而医生的宽容也同样重要,因为当患者在经受了巨大的痛苦而表现出急不可耐,甚至是暴躁的时候,医生的理解和宽容,将会改变患者的身体状况,心态甚至命运。是啊,有的时候去治愈,经常去帮助,永远去安慰,当医术医师还没有办法抵达的时候,先让心去接近,这也许才是打开医患矛盾的一把钥匙。

思考点之三:医生做心理疏导,客观上似乎不可能,至少时间上不允许。而宽容两个字又着实易说不易做。做不到的,恐怕不只连恩青一个人,事实证明也不只是。

怎么办?

思考点之四:在反复求医的过程中,连恩青的情绪越来越暴躁,甚至可是殴打自己的母亲和妹妹。2013年8月,他被家人强行送到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医生对他的诊断是持久的妄想性障碍。经历了两个月的精神疾病治疗后,连恩青出院回家,仅10天后也就是2013年10月25号上午,他带着一把榔头和一棒近三十厘米长的匕首走向了他熟悉的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寻找之前为他看病的主治医生.但主治医生不在,他就用匕首捅向了在场的另一名医生王云杰。

证明:连恩青至少在某些时刻,不是一个心理健康或精神正常的人。

思考点之五:1、2013年10月29日上午,包括台州、温州、杭州、嘉兴等浙江多个地市在内数家医院不约而同地举行悼念王云杰的活动,医护人员用横幅和标语来呼吁社会关注医务群体的人身安全。2013年10月29日7点30分,台州市立医院上百名医护人员自发来到该院门诊大楼前静坐,以“拒绝暴力还我尊严”为口号以此声援。2、此案曾惊动中央,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浙江温岭医生被刺身亡事件十分关注并作出重要批示,要求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因医患矛盾引发的暴力事件,采取切实有效措施维护医疗秩序。3、本期《面对面》视频题目是《浙江温岭杀医凶犯接受采访:医生自作孽不可活》。

从社会心理学角度,上述三条,会给人不尽相同的心理感受。你懂的。

思考点之六:言归本题。当下,确实是大量心理工作者介入社会生活的时候了。在医患关系紧张的现实状况下,有关部门可以组织对医护人员进行必要的心理知识培训,使医护人员能在第一时间识别患者的非正常状态,然后由心理工作者跟进工作。此事宜早不宜迟。因为生命最宝贵,人身安危没有如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