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缪文的作者一上来自称很早就开始学习中文,是为了看明白原版的《水浒传》《三国演义》或是《大学微言》。但恕在下浅薄,似乎以《水浒传》《三国演义》为代表的明清小说更多是面向百姓,为百姓茶余饭后提供谈资的娱乐性作品(个人的确觉得或许是两书的艺术性和表现出来的历史大局观把最多只见过絮絮叨叨的《源氏物语》的日本人惊住了吧),而《大学微言》也仅是南怀瑾先生对《大学》解读的一家之言,有些类似于《于丹论语心得》或是《易中天品三国》这种畅销书,这都是我中华五千年文明奉献给世界的浩如烟海的文化成果中一朵朵浪花而已。如果这位“冷静缜密的观察者”以这种文化底子来与我们讨论中华文明的话,这就好像学了迈克尔·杰克逊几首歌的人非要与人谈论《荷马史诗》一样,对此我只有“呵呵”了。

好像记得在那本书上说,以前英国上流社会搞沙龙聚会啥的都要讲法语,如果说讲法语是为了“对法国的看不起”,那我也只有“呵呵”了。

缪文作者自称“在八十年代初期第一次到中国,以后我几乎每年都要去中国。”不得不说,你的确是赶上好时期了,这正是中国社会发展与转变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历程,如果是一个有良心的学者的话,这段时期对其了解中国的社情、民情有极有帮助,从中也不难得出相对正确的结论。不过之后缪文作者宣称“到过中国的全部省份,甚至包括一些偏僻的边远山区,这样我可以全面多视点地了解中国,我相信我比大多数的中国人更了解中国的情况。”我就有些纳闷了。我神州和岛国不同,不是一股腥风就能从北海道吹到鹿儿岛,我们自古以来就是讲“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想要了解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不是绕着铁路线或是飞机航线走两圈就能达到目标的,中国土地上随便画一个圈其中所蕴藏的厚重感就够你研究半天的,好吧,我只有忍着吐出隔夜饭的心情继续往下看了。

好吧,日本人“爱旅游,爱收集情报,更爱大和”,所以才有“衣冠唐制度,礼乐汉君臣”?所以历史上才会有二战中在太平洋战场英勇善战的“日裔美军”?

好吧,你们有精英领导,所以你们的精英抱着国际共产主义的态度签订了《广场协定》?所以你们的精英阶层出现的“十年九相”?所以你们的精英见了一个参议院都点头哈腰?这让到我想起了一句话:“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好吧,你在中国受到非常礼貌的接待,只是因为你我们中国人有教养、讲礼数,把你当做客人。在中国很多地方,你千万别自持是日本人,别露出你不可一世的无知样子,别把我们的客气当福气,那样中国的老少爷们就会直接拿板砖往死里削你。

的确,中国存在着一些问题。如教育、环保、户籍、政治制度等等,20年前很多政治势力幻想着依靠这些东西来“让中国崩溃”,但是让这些“友邦”惊诧的是中国仍在稳步前行。中国曾有9亿多农民却很少有如密西西比河冲积平原那样适宜机械化规模化生产的肥沃土地,中国有近百年的屈辱史,仅辛丑条约就要赔偿9亿多两白银,(当然我们也不会忘记春帆楼、2亿两白银、3000万两白银的赎辽款、3500万军民伤亡,6000亿美元损失的屈辱)。中国从来没有进行过殖民掠夺,我们的财富都是我们一点一滴辛勤劳动换来的,我们总是好心帮助周围的邻居传播先进的文明和技术,我们也从来没有剥过人的头盖皮。

世界上很少有民族像中华民族这样多灾多难,正是这种环境铸造了中华民族勤劳、善良、坚韧的品格。老是有人说什么某民族的危机意识特别强,要是中华民族和某民族换一下位置,中华民族早就灭亡了云云。其实,按照某民族的习性让其生存在海岛上是上苍可怜他们,要是在中土,按照其“崇拜强者”的习性,他们所有的男人会争先恐后把自己的妻女送到侵略者哪里“渡种”,再在其“神王”的带领下,倾国逢迎学做奴仆,三代之后这种民族早就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了。即使是强盛一时的罗马帝国也淹没在蛮族入侵的狂潮中,而世界文明古国中只有中国实现了不断代传承!

中国建国时的积贫积弱不是葺尔小邦所能想象的,我们有上亿的人需要吃饭,我们没有了建造重武器的工厂,我们发展核武器没有人给实验数据,我们发展航空航天技术也没有人给陀螺仪的技术,我们甚至被国际上孤立,联合起来搞禁运。但是我们却用几十年从新铸造了自己的脊梁,又用几十年的时间站在了世界第二经济体的位置上,当然这是自己国土上还有别国军队,甚至连自己的军事武装都无法控制,在自己的国土上没法保护自己国民的国家无法想象的。

现在某国又变成了经济第三强国了,记得历史上有两个国家自称“军事第三强国”,结果不言而喻,对此我只能再次表示“呵呵”。

不要跟我谈“民主”“自由”“平等”“博爱”,因为当1919年,中国以战胜国的身份却要被逼迫转让山东的权益时,当1932年,伪满洲国建立时,这些话就已经变成苍白空洞的政治口号了。

不要跟我谈什么“歧视教育”,中国广阔的国土上情况千差万别,不可能一根线拉平。而且中国的考试制度也是在不断调整的,在最大程度得体现公平。中国的“文官考试选拨制度”即使是伏尔泰也说“通过层层严格考试的人才能进入……衙门任职……人们全然不可能谩想一个比这更好的政府……。”攻击中国教育制度的衮衮诸公难道有更好的方案吗?中国是一艘巨轮,即使是一个细微的调整,也需要精明的船长用高超的技术花费一定的时间与精力来进行。那种以为一道政令就可以通行天下的变革法子,只是“维新变法”极其幼稚的一厢情愿而已。“政治家的儿子长大依然是政治家,这样无论多久,日本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呵呵,挺有意思的。

另一方面,因为越是严酷的环境,越能培养出适者生存的王者。你可以查查中国很多方面杰出的人物是否是因为高考加分或是优惠政策而取得成绩的,怜悯是强者对弱者的施舍。特别是在中国没听到因为承受不了一个漫画结局是主人公幻想而去自杀的玻璃人。

不要跟我去谈我们出卖“木材”“矿藏”。因为我们底子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使是苏联建国之初,也是靠买基础产品建设了让整个欧洲震颤的钢铁洪流。现在我们有钱了,但是“国际友人们”让我们购买他们的技术吗?给我们机会购买他们的“优质资产”吗?

不要跟我讲我们对外宣传不好,因为对外宣传相当于中国在与整个白人世界的媒体(当然包括一些想“脱亚入欧”的国家)对抗。不是我们不想走出去,缪文的作者知道“麦卡锡主义”这个词汇吗?老是指责我们用意识形态向“普世价值”对抗,但是从减少中国信息的时间和板块到“杀死中国人”“这是个有趣的想法”,从塑造“中国暴发户”“丑陋的中国人”的形象到无限同情“中国民运”,呵呵!我们在海外办“孔子学院”就那么复杂吗?我们一些作品能够公映吗?有资料说一些德国人还以为我们留着鞭子,请问德国没有“新闻”吗?我们哀悼911,但是外媒对“7.5”和云南昆明事件又是如何报道的?我们有了四代机,各种质疑纷至沓来,在“洋大人”眼中是否你们不施舍给我们技术,我们永远只会玩泥巴?我们取得了成绩就说我们山寨,我们没有成绩就是制度问题,呵呵,这种行为无耻真不足以形容!

不承认你们二战的过错并不是维护你们可怜的国家利益与国家形象。这也都是老生常谈的话题,正是勃兰特的一跪让欧洲重新认识了德国,奠定了欧盟建立的互信基础。你们有朋友?有盟友?对此,我只能“呵呵”。或许吧,但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真是非常想看看尔等的成色。中国是被第三世界国家抬进联合国的,你们“日元外交”何时能起到作用,我倒是想拭目以待。俗话讲“不作死就不会死”,未来是中国的未来,中国人民有决心、有信心迎接各种挑战,当亚欧经济共同体建立时,尔等还是留在海岛上自己YY着“大日本帝国”的荣光去吧。跪着的德国人比站着的日本人还高,这句话送你好好思量。

“印尼事件”是我中华的耻辱,回顾历史汉代有“白马之围”,唐代也有“渭水之盟”,但是这些逼迫我中华的异族今安在邪?我中华但有一息尚存,今日之耻必有得雪之天。“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不仅仅是一个口号,它融进了我真正炎黄子孙的每一寸血脉。所以我们敢和“联合国军”掰腕子,我们敢和毛熊摔跤,而谈到你们,我只记得“诺门坎”和“广岛”“长崎”。

“在整个亚洲,在国际舞台上强大的国家除了日本,另外一个国家是新加坡,而不是中国。”对此我我除了叹息之外,已经无法做出评论了,你们倒是挺“同病相怜”的。

只要中国自己不乱,没有人可以阻挡中国前进的步伐。即使在中国最积贫积弱的时代,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一个看似会立马就会分崩离析的时代,日本都没有征服过中国。因为他们永远不会明白我华夏儿女对这片土地的忠贞与热爱,他们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上百万远离战场的“兵痞子”即使穿着草鞋也要奔赴前线,他们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一个村庄的人宁愿全部牺牲也不说出军队的去向,他们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看似一个个自私自利的军阀不会屈服,他们永远不会明白“一寸河山一寸血”的含义,他们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那么多海外学子放弃优厚的条件报效祖国。我们从来不会一边厚着脸皮鼓吹“武士道”“一亿玉碎”,一边举国投降,除非流尽炎黄血,中国人永远不会屈服,这就是中国的浩然正气!

一篇狗屁不通的文章竟然有那么大反响,如果反映的是日本国民普遍心态,这日本的气数也就如此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