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讲述贫民区当年的故事。

草里塘、三洋浜、十四番并称为三角代。鱼龙混杂,三教九流混居于此。草里塘赌风盛行,老千骗子居多。三洋浜以打群架为主。而十四番黑社会猖獗,红灯区泛滥。在当时那个特殊时期,三角代形成了无管辖区域,形成乱世。

由于在这块地方长大,使得许多年轻人拥有了丰富的人生阅历,也促使他们提前出道。

草里塘以笑里昂,谭明华为首。

三洋浜以大军,鸣海为首。

十四番以夏济为首。

这个故事围绕三角代展开,讲述了黑帮与贫民区之间的较量。

[十四番]

第一章

在这片繁华的闹市中,川流不息的人群涌动着。上下班的人们为自己的生存忙碌着,浑然不知这里即将发生的事情。

突然一群小混混在街头打斗起来,旁边的人群纷纷散开,担心遇到以外。

“靠,敢得罪济哥。”一个小混混被另一群小混混按到在地一顿暴打。有人喊道:“条子来了,撤。”那群人逃了。

旁边一个水果摊的老板说道:“夏济在我们十四番一天,老百姓没有好日子过。”

一个行人问道:“夏济是谁?”水果老板说道:“我们十四番的话事人,他是保龙堂的扛霸子。”行人问道:“就是那个保龙堂?”水果老板点点头。

保龙堂是一个黑社会组织,十四番是他们最大的堂口。仗势欺人,无恶不做。老百姓怨声载道,警方与之周旋了很久。打黑的力度正在加紧,但是十四番这一块正好处于三角代,形势混乱,难以对抗。

一辆跑车飞快的行驶在马路上,接连闯了几个红灯,把一个孩子吓得直哭。在一家高级酒店门口停下。下来几个人,其中一个人穿着件褐色皮夹克,手上戴着金表。一个保安过来,问他收停车费,他用鄙视的眼神看了保安一眼,从口袋里拿出皮夹子,里面全是现金和各种银行卡。他拿出100元扔在地上。保安捡起钱,给他发票。这个人翘起脚,用发票擦了擦皮鞋。然后扔掉往前走,保安说道:“找你钱。”他说道:“给你当小费了,把车给我看好,弄坏了,卖了你都赔不起。”一伙人哈哈大笑。

他们走进酒店,保安愤怒的骂道:“有钱了不起。”这时另一个保安过来说道:“算了吧,你知道他是谁?他就是夏济,十四番这里最狠的老大。”

夏济,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在保龙堂所有堂口中名声最坏。绰号[天湖地虎]。预示这只老虎要称霸海陆空,野心极大。同来的几个人当中有一个是他的头马,叫司徒高。阴险卑鄙,爱拍马屁。绰号[双面龙]。他们走进了酒店包厢内。

点了一桌丰盛的佳肴。喝酒划拳,大吵大闹。司徒高拿过一张法制报,撕下一张纸当餐巾纸擦嘴。旁边是几个服务员小姐,夏济非常好色,爱玩女人。女孩拿起酒瓶倒酒,他顺手摸了女孩子的胸部。女孩顺势躲开,把酒撒在他衣服上。有个小弟骂道:“妈个巴子,你敢把酒倒在济哥身上,你混哪里的?胆子不小。”女孩吓得不敢说话。

夏济笑道:“小D,对女孩子要温柔,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司徒高说道:“我们济哥最懂女人心。”夏济说道:“小姑娘,我这件衣服很贵的,你说怎么办?”女孩道歉道:“我帮你洗洗。”夏济笑道:“我这衣服一洗就坏。”女孩说道:“老板,我真不是故意的。”司徒高说道:“那你总要表示一下。”女孩不知所措。夏济说道:“给爷吹个箫。”手下人坏笑。女孩满脸通红。

说完,夏济一把搂住她的腰,在她身上乱摸。女孩大叫“救命。”酒店经理走进来道歉:“济哥,小丫头不懂事,你大人大量,饶了她吧。”司徒高说道:“这没有你的事,滚一边去。”夏济把女孩抱起来放到桌子上,想脱她的裙子。女孩疯狂挣扎,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司徒高笑道:“济哥,爽不爽?”夏济说道:“一般货色。”酒店经理求道:“济哥,这顿饭算我的,您就高抬贵手吧。”司徒高问道:“你以为我们付不起钱?”酒店经理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司徒高把钱摔在桌上,嚷道:“自己拿。”不一会,很多人围观。夏济说道:“今天老子心情好,改天再玩。”

他们一伙人走了出去,几个服务员扶起被糟蹋的女孩,女孩已经泣不成声。酒店经理说道:“十四番有夏济在,谁都别想安宁。”

第二章

[贫民区 三洋浜]

笑里昂和一群朋友在这里踢球。有草街四少,大头,候三,阿飞,小明等一帮人。大头问道:“阿笑,这里是大军的地盘,没事吧?”笑里昂说道:“我跟大军从小打群架长大的,我会怕他?”侯三说道:“有阿笑在,你担心什么?”阿飞接口道:“阿笑可是我们草里塘的代表。”小明说道:“贫民区谁人不知笑里昂。”

笑里昂说道:“你们四个拍我马屁,我可没钱请客。”大头笑道:“我们请你。”他们玩的正开心时候。李大军带着一群人走了过来,他染着黄发,带着耳环。走路时双手插着裤袋,流里流气。

笑里昂只顾自己玩。大军说道:“草里塘的,过线了,知道吗?”大头说道:“这又不是你买下的,拽什么拽?”大军骂道:“你们是不是想被扁一顿,我草你祖宗的。”笑里昂说道:“大军,你今天口气这么大,是不是把大蒜当口香糖吃了?”大军说道:“笑里昂,我们的帐还没有算。”笑里昂说道:“照贫民区的规矩。”大军挥手说道:“弟兄们,搭场子。”

双方拉开架势,两帮人打斗起来。

在贫民区,打群架是家常便饭,也是传统节目。一周几场非常正常。

双方打了一会,停下休息。大军问道:“笑里昂,怎么样?知道我的厉害吗?”笑里昂笑道:“我知道你从来就没有厉害过。”大军说道:“今天我们是主场,下次还要上你们那边打客场。”笑里昂问道:“你当这是冠军杯?”

候三问道:“你们鸣海老大呢?”大军说道:“这种小场面还要阿海出来,出场费很高的。”小明说道:“算了吧。”

这时,又有一群人走了过来。领头的人手臂上是一条蟒蛇。三洋浜的人齐声喊道:“海哥。”他就是赵鸣海。

阿飞说道:“鸣海,你终于登场了。”鸣海说道:“你们刚才打过一场,江湖规矩,我不会趁人之危,加上我们人比你们多,你们可以回去叫人来,不然我胜之不武。”大头说道:“鸣海,你是条汉子,我佩服你,不过我们草里塘和三洋浜水火不容,我不会领你的情。”大军嚷道:“那别说了,搭场子。”

两帮人又打了起来,笑里昂一个人对付大军,鸣海。这两人拳头都很厉害,但是笑里昂是个野小子,越战越勇,他从来不管这些。大军疑惑道:“你小子不知道什么叫累?”笑里昂说道:“少废话。”

“阿笑,我来帮你。”谭明华带着一群人赶了过来。

鸣海说道:“谭明华,我听说你空手道功夫很不错。今天要会会你。”于是双方形成势均力敌的架势。一直持续到很晚,打的天昏地暗,才各自散场,回家吃饭。

回家路上,谭明华问道:“阿笑,今天过不过瘾?”笑里昂说道:“阿华,其实你不来我也能搞定。”谭明华说道:“你是我兄弟,我能看着你不管。”笑里昂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意犹未尽。”谭明华笑道:“你小子就是喜欢凑热闹。”

第三章

[贫民区 草里塘]

舍一凡三兄弟在街上走着。看见一个老头在摆棋局,上面写着赢他得100元,输他只要给50元。笑里昂说道:“我下棋不错,我去试试。”谭明华拉住他,说道:“这老头如果没有把握,摆什么棋局?”舍一凡说道:“他摆的是残局,你顶多和他下成平手。”许多人跃跃欲试,结果全输了。老头收拾棋盘走了。

谭明华说道:“莫贪心,贪字变成贫。”笑里昂说道:“我们草里塘就是骗子多。”舍一凡说道:“天上不会掉馅饼,只会掉陷阱。”

三人又走了一段路。有个人在卖虎骨,说5元一个。一个人要了一个,卖虎骨的人切了一小块,说道:“1000元。”那人不解问道:“你不是说5元一个?”卖虎骨的说道:“你听错了,是5元一克,总共200克,1000元。”那人傻了眼,不肯给钱,跑出来一帮人要揍他,他才乖乖给了钱。就这样还挨了两下耳光,因为掏钱速度太慢不太情愿,让他们觉得不爽。江湖险恶,不得不防。

三人各自回家。

谭明华经过老果子的店铺,他坐在椅子上炒糖炒栗子。谭明华乐道:“果叔,你又在炒坐?”老果子说道:“我的产品马上要上市了。”谭明华不解,说道:“就这也可以上市?”老果子笑道:“就是到市场上去卖。”谭明华摇了摇头。

[玫瑰夜总会]

十四番中的红灯区,后台就是保龙堂,门口有条街上,只见一群穿着暴露,露着肚脐的惹火女郎打扮成兔女郎的样子在勾引来往行人。一些好色之徒凑过去和她们搭讪。

玫瑰夜总会被装潢的金壁辉煌,内设豪华包厢。来这里的人都是寻求刺激。张三搂着李四的老婆,李四和张三的老婆接吻。乱七八糟,没有伦理。夏济是常客,他坐在包厢里和弟兄们唱着卡拉OK,妈妈桑进来寒暄两句。妈妈桑说道:“夏老板,我们这里新来了不少小妹妹,有些还是大学生。”司徒高说道:“嫩雏,济哥正好开开瓢。”夏济说道:“谁知道有没有被上过。”司徒高说道:“那就要济哥检验一下。”夏济说道:“这些女学生比小姐干净不到哪里去。”司徒高说道:“这年头小姐打扮的像学生,学生打扮的像小姐。全是一个学校毕业的。”一群人哈哈大笑。

这时,外面有人进来说道:“济哥,有人在赌场欠钱不给。”夏济骂道:“这种事情还要问我,你们干什么吃的?”手下退出去。小D从外面跑了进来说道:“济哥,有人想在我们十四番摆市,每月抽三成给我们保龙堂。”夏济说道:“至少五成。”小D说道:“对方说了,五成实在太多。”夏济冷冷地说道:“嫌多是吗?叫阿龙今天晚上带些人抄了他们的场子。”

另一个包厢内,一个教授正和一个女孩唱KTV,这时,又进来一个女孩。教授大叫:“子纯,怎么是你?”女孩惊呼:“老师,你怎么也在这?”教授问道:“你到底在这干什么?”女孩说道:“我来体验生活,好写毕业论文。老师来这干什么?”教授满脸通红,说道:“这事保密,别让学校知道,我给你加学分。”

包厢外,一个老头子转来转去,爸爸桑走了过来,他是妈妈桑的老相好。爸爸桑问道:“你找谁?”老头子吞吞吐吐地说道:“能不能帮我找个年轻漂亮的?”爸爸桑乐道:“去7号包厢。”老头子偷偷摸摸走过去,爸爸桑摇头道:“个老色鬼。有色心没色胆。”

很多时候,黑暗中的眼睛比白天看的更清晰。

第四章

[十四番]

保龙堂内,夏济正在处理一件家务事。手下带来一个人,被打的遍体鳞伤。夏济问道:“你胆子很大,欠我们赌场的钱敢不还。”那人说道:“是你们骗我的。”司徒高吐了口痰在他脸上,骂道:“你是猪啊?”夏济问道:“你到底还不还?”那人说道:“不还。”夏济冷笑道:“有种。”他拿着一根点燃的香烟往那人的手上烫去,那人大叫后昏了过去。

司徒高说道:“脱下去。”手下托走那人。

夏济说道:“我去找个妞玩,还是玩女人过瘾。”司徒高说道:“济哥,阿桑被条子弄进去了,他没有出卖兄弟,要不要给他家里送点钱,他老妈还在住院。”夏济问道:“你是在教我做事?”司徒高说道:“不敢。”夏济冷笑道:“他又不是第一天出来混,出事要自己扛,不要连累保龙堂。”说完他走了。

司徒高怒道:“就知道泡妞,连兄弟都不管。如果哪天我做了老大,看谁怕谁?”

夏济出门,他的手下小D正在和一个女孩说话。他看到夏济来了,说道:“阿美,这是济哥。”小美用甜美的声音叫道:“济哥。”这一声差点没有把夏济的魂勾走。他问道:“小D,这位美女是谁?”小D说道:“济哥,这是我女朋友小美。”夏济说道:“你小子艳福不浅。”小D说道:“济哥夸奖了。”说完他和小美走了,夏济看着他们搂在一起亲密得样子,十分嫉妒。恨不得现在就把小美抢到自己身边。欲望是深渊,就算得到再多的金钱美女也不会满足人性的贪婪。

[贫民区 草里塘]

老果子正在用煤球炉烧东西,笑里昂打开阁楼的窗户之后,只见到一股黑烟。笑里昂望了望下面,嚷道:“猪长老,快收了神通吧!”老果子不好意思道:“没办法,家里条件有限。”笑里昂问道:“老果子,你知不知道环保?”老果子说道:“我不知道环保。我就知道吃饱。”

下午,阿宝带女朋友经过老果子的杂货铺,拿起电话,老果子刚要说话,阿宝朝他摇了摇手。拿着电话说道:“小四,帮我再投200万到股市里。最近我赚疯了,下午陪我马子去购物,回来再谈。”说完挂了电话,给老果子电话费之后,就跟女友走了。老果子纳闷:“这电话坏了1个多月,他是怎么打出去的?”

[贫民区 三洋浜]

大军坐在太师椅上,手下最得力的小弟过来说道:“大军哥,午餐准备就绪,是否可以开膳?”大军说道:“用膳。”厨师端上了一碗精心配制,色香味俱全的方便面。大军说道:“该死的金融风暴,弄的老大要吃方便面。”小弟说道:“大军哥,昨天郭撇子召开大会,很多帮派都派代表去了。”郭撇子是昔日道上的大哥大。大军说道:“这老头子不是退隐江湖了吗?阿海有没有去?”小弟说道:“鸣海哥派我去那里探探风声。”大军说道:“难怪昨天没见到你小子,会上说了些什么?给我讲的详细一点。”小弟说道:“郭撇子说上头这次要全面扫黑,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趁早收手。”大军摇头道:“每次都说要扫,哪次是真的?”小弟说道:“郭撇子有内部消息,看来这次是要动真格了。”大军问道:“其它旮头什么反映?”小弟说道:“全都把他说的话当放屁,不过当时他的确放了个屁。”大军说道:“这用不着说。”小弟说道:“你不是让我说得详细一点?”大军问道:“郭撇子的话,能信吗?”小弟说道:“别人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信了。”大军赞道:“你小子不错,有当外交部发言人的潜质。”小弟说道:“我不行,郭撇子才是,他在会上指出‘我督促各帮派要充分认清形势,不要做出错误的判断。’这语气跟新闻上说的一样。”大军叹息道:“郭撇子可惜了,当年没考公务员。”

这时候,鸣海走了过来,说道:“大军,这么可怜,吃方便面。”大军说道:“这你就不懂了,一边吃方便面,一边抠脚,很爽的。”鸣海问道:“这有什么爽?”大军说道:“男人爱抠脚,女人爱美容。”鸣海说道:“这能一样吗?”大军说道:“合起来叫臭美。”鸣海说道:“今天晚上我请你吃大餐,怎么样?”大军说道:“够兄弟,一边吃大餐,一边抠脚,更爽。”鸣海说道:“咱们离抠脚能不能远点?”

第五章

[十四番]

小D回家后,发现小美衣衫不整地睡在床上。他把小美拉起来问道:“你是不是干了对不起我的事情?”小美满不在乎地说道:“我们结束了。”小D 骂道:“你这个女人,我对你这么好,你居然敢和别人睡。他是谁?”小美爬起来坐在梳妆台前疏理零乱的头发,说道:“人家比你有钱又比你帅。”小D骂道:“你还知道什么叫廉耻?”小美说道:“你这个小混混还想找纯情女子。”

小D打了她一巴掌。小美哭道:“你敢打我,我叫济哥砍你。”

小D说道:“济哥,是他干的。”小美说道:“他把我上了,你敢把他怎么样?你这个懦夫,就会打女人。”小D愤怒道:“夏济,你这个畜生,我为你卖命,你居然动我的女人。我不会就这么算了。”小美冷笑道:“十四番是夏济的地盘,你这个小混混算什么?”小D骂道:“你这个垃圾女人,等着。”说完他冲了出去。

小D来到保龙堂,拿着一份文件说道:“济哥,这是这个月的帐目,请您看一下。”夏济拿过来,小D已经准备好工具砍他,但他还没有动手,已经被司徒高一脚踢倒在地,夏济笑道:“小美已经打电话给我,你这种像猪一样的人还想跟我夏济拼。”小D骂道:“夏济,你不是人,玩兄弟的女人。”夏济骂道:“你也配做我的兄弟,你这种人只配做我的狗,我上了你的妞,完全是看得起你。”司徒高说道:“还不谢谢济哥。”小D骂道:“呸,你这条狗。”夏济说道:“你女朋友果然细皮嫩肉。”小D骂道:“畜生,你不讲义气,每次都克扣弟兄们的工资。”夏济骂道:“放屁,不是他妈帮你们交社保了,不然以后怎么领退休金?”司徒高问道:“济哥,怎么处理?”夏济说道:“家法伺候。”

夏济把十四番搞得人心惶惶,很多人晚上都不敢走夜路。

这件事情很快传到了大佬耳朵里。

“济哥,大佬来了。”司徒高说道。夏济唯一害怕的就是保龙堂的大佬。在正中央的宝座上,大佬满脸愤怒。

夏济陪笑道:“老大,您到十四番,为什么不通知一下?”

大佬冷笑道:“你还知道有我这个老大?”夏济说道:“不敢忘记。”大佬骂道:“你最近干得都是什么事情?你的名字已经被条子放在打黑的第一位。”夏济说道:“我这都是为了保龙堂。”大佬一拍桌子,骂道:“你玩女人也是为保龙堂。”夏济不敢说话。

大佬怒道:“最近的收成怎么越来越少,你这个堂主是怎么当的?”夏济解释道:‘大佬,你放心,我保证从现在起,每月收成有增无减。“大佬一听到钱,才点了点头说道:“只要钱到位,什么事情都好商量。白道和黑道的游戏规则完全一样,只是玩法不同。早上玩白金,晚上玩黑金。”夏济说道:“老大说的对,我知道该这么做。”大佬说道:“阿济,保龙堂所有堂口,你是最有前途的,别让我失望。”

送走大佬后,夏济骂道:“老不死的,总有一天我要坐上你的位置。看谁怕谁?”

第六章

[贫民区 三洋浜]

大军的手下急匆匆跑来向他汇报,说道:“大军哥,我们的场子被人砸了。”大军愤怒道:“是哪个吃了豹子胆?敢动我大军的地盘。”手下回答道:“是十四番的人干得。”大军骂道:“夏济这个混蛋,越来越嚣张了。”手下说道:“他要我们将收成三七开,七分给他们保龙堂。”大军拍桌子说道:“做梦,我们喝西北风。”

在不远处,三洋浜的人和十四番的人对打起来。

直到鸣海赶到那里,他大叫:“都给我住手。”司徒高说道:“鸣海,我敬重你是条汉子,不想为难你,现在道上谁不知道济哥的大名,跟他作对没有好下场。”鸣海说道:“夏济不在十四番好好呆着,又想跑到三洋浜插旗?”司徒高说道:“这里早晚都是我们保龙堂接管。”三洋浜的人大骂,十四番的人也不甘示弱。双方僵持不下。

大军带人赶到这里,冲着司徒高大骂:“回去告诉夏济,我们三洋浜是不会妥协的。”

司徒高冷笑道:“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鸣海说道:“只要我鸣海在三洋浜一天,绝对不会让你们保龙堂骑在我们头上。”三洋浜的人助威道:“海哥,扁他。”司徒高气得脸发红,他招呼手下撤退。

[十四番]

夏济睡在躺椅上,司徒高说道:“大军,鸣海不服气。”夏济说道:“两个小虾米,真把自己当成老大,整个三角代都是我夏济的天下。”司徒高阿谀奉承道:“这个自然是济哥的。”夏济起身说道:“我让他们见识一下我夏济的厉害。”

[贫民区 三洋浜]

晚上,一群暴走族走到街上疯狂的砸杂货铺,吓得店主们不敢出门。然后点燃火把烧货,这群人吵着闹着。不一会,他们骑着摩托,手拿铁棒,在街上飞速行驶,往人群多的地方开,人群四处躲闪,有的人被打倒在地。一对情侣在路上海誓山盟,男的说:“我会照顾你一身,无论遇到任何危险。”女的十分感动,只见这群暴力团伙往这边开来,男的为了保命,赶紧逃跑,连女的也顾不上了。人群往餐厅,商铺里躲,还有人躲在公厕里。街上的老头子大骂:“这群王八羔子,没有好下场。”

第二日,手下跑来告诉大军。大军骂道:“夏济,我跟你拼了。”鸣海拦住他,说道:“保龙堂的势利很大,硬拼我们会吃亏。”大军说道:“谁都知道,三洋浜的场子都是我罩的,他怎么一搞,兄弟们的饭碗都保不住了。”鸣海想了想说道:“时机没有成熟,我们先忍一忍。”大军问道:“你的意思是?”鸣海无奈。

[十四番]

司徒高乐道:“鸣海他们已经妥协了,还是济哥有本事。”夏济说道:“在我们保龙堂,除了十四番,其它堂口全是打酱油的,一群废物。”司徒高问道:“下一步怎么办?”夏济说道:“接下来就是草里塘。”

[贫民区 草里塘]

有人在老果子的杂货铺捣乱,谭明华跑过来狠狠地揍了他们一顿,两人吓跑了。谭明华问道:“果叔,他们是不是来收保护费的?老果子说道:“阿华,咱们草里塘人不怕他们。”谭明华说道:“十四番的人简直欺人太甚。”

笑里昂和草街四少一起玩牌,大头说道:“阿笑,你知不知道?十四番把三洋浜挑了。”侯三说道:“很快就要到我们草里塘了。”笑里昂说道:“夏济敢来我们草里塘,我揍死他。”阿飞说道:“小D跟他这么久,还被他废了,太黑了。”小明说道:“只要阿笑一声令下,我们就和他们干。打群架,咱们草里塘什么时候怕过?”笑里昂说道:“放心,迟早会跟他算账。”

晚上,笑里昂回家,在家门口碰到山达年,笑里昂问道:“老猫,你怎么在这里?”山达年说道:“阿笑,我着了别人道了。”笑里昂把他带回家,问道:“怎么回事?”山达年说道:“你听我慢慢跟你说。”随后,山达年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笑里昂。

第七章

有一天,山达年路过玫瑰夜总会门口,一个穿着性感,露着后背的女子朝他走来。山达年看到美女就连姓什么都不知道了,女子柔声说道:“老板,要不要找人陪啊?”山达年说道:“我不是老板,我是穷光蛋。”女子撒娇道:“骗人,一看你就是有钱人,不然怎么会这么胖?”山达年说道:“我这是虚胖。”女子笑道:“你好幽默,交个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山达年说道:“我叫山达年,别人都叫我‘山村老猫。’”女子说道:“好巧啊!我的外号就叫小野猫,我们是不是很有缘?”这个女子名叫尤佳丽,是专门勾引人的鸽子。尤佳丽拉着他进舞场跳舞,紧紧靠在山达年的怀里,山达年此刻已经神魂颠倒。

笑里昂一听他的艳遇,顿时骂道:“你这只色猫,这是‘仙人跳’,专门骗人上钩的。”山达年说道:“我当时不知道,我还以为一见钟情呢。”笑里昂说道:“做梦,色字头上一把刀,你不知道这个道理?”山达年问道:“你看到美女不动心?”笑里昂说道:“我的定力比你强多了。”山达年说道:“你别打岔,听我继续说下去。”

随后山达年把尤佳丽带他去赌场输得一干二净的事情说了一遍,尤佳丽看山达年没钱了,骂道:“你这个臭胖子,敢冒充有钱人,垃圾。”山达年也骂道:“都是你这个臭女人骗我的。”尤佳丽说道:“把陪客费给我。”山达年问道:“多少钱?”尤佳丽说道:“一千。”山达年说道:“哪有这么贵?”尤佳丽指了指腿,说道:“没有看见老娘穿的是黑丝?”山达年不解:“什么意思?”尤佳丽说道:“你们男人不都喜欢黑丝女吗?”山达年说道:“穿黑丝就要这么贵,你什么逻辑?”尤佳丽问道“你有多少钱?”山达年说道:“就只有五十。”尤佳丽说道:“拿来。”山达年掏出皱巴巴的五十元,尤佳丽一把抢过钱骂道:“穷鬼还想泡妞。”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山达年说完之后,笑里昂说道:“活该。”山达年说道:“我现在还欠赌场一笔钱。”笑里昂说道:“我没钱借你。”山达年说道:“帮我想想办法。”笑里昂又气又好笑,说道:“你现在就在这里呆着。”说完出了门。

第八章

笑里昂找到舍一凡帮忙,舍一凡说道:“这个忙我帮不了。”笑里昂说道:“那老猫怎么办?”舍一凡说道:“赌是无底洞。”这时候,笑里昂接到一个电话,是山达年打来的,他自己去想办法解决了。笑里昂说道:“不好,老猫要惹事,”

他和舍一凡去赌场找他。笑里昂说道:“他说就是这里。”进去之后,里面全是赌徒正在豪赌,笑里昂找了个服务生问道:“有没有见到一个胖子来过?”他比划了一下,服务生说道:“他被人带到仓库了。”

两人赶到仓库,山达年被打成猪头了,笑里昂说道:“老猫。”赌场经理说道:“你们是他的朋友,他欠了我们一笔债。”舍一凡说道:“那你们打死他,也拿不到钱。”赌场经理说道:“这是他自找的。”笑里昂满脸愤怒,说道:“你们要钱是吗?行,我替他还。”赌场经理问道:“什么时候?我现在回去拿钱,但是不要再打我朋友。”赌场经理说道:“那要快点,我可没有时间。”

舍一凡和笑里昂回去后,他说道:“阿舍,这件事情你不要参加,我和阿华会搞定的。”舍一凡说道:“什么话,你和阿华就像我弟弟一样,我不会让你们去冒险。”笑里昂说道:“你是大学生,这种场合会影响你的前途。”舍一凡说道:“我的事业重要还是你们两个重要?”笑里昂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他们找到谭明华,把事情告诉他,谭明华骂道:“我早就想去拜访一下十四番。”说完,他四处奔告。草街四少齐声说道:“我们找他们去。”

草里塘的人一向心连心,一大群人往赌场进发。这股气势把赌场经理吓得不敢说话,谭明华一把拉过他的衣领,说道:“他欠你多少钱?我来还。”赌场经理说道:“有话好说。”大头骂道:“把他的赌场砸了。”候三带人冲到赌场一顿乱砸,阿飞小明把赌场经理暴打一顿。

一旁的赌徒说道:“居然有人敢到十四番闹事,奇闻。”

笑里昂扶起山达年说道:“老猫先回家休息,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第九章

司徒高说道:“济哥,我们场子被草里塘的人砸了。”夏济说道:“我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居然有人敢动我夏济的场子。”司徒高说道:“害我们损失了不少。”夏济问道:“什么人这么大胆?”司徒高说道:“领头的是谭明华和笑里昂。”夏济问道:“他们是谁?”司徒高说道:“谭明华是翔龙馆的,东区最大的空手道馆,里面全是黑带高手。这个笑里昂就是野小子,听说他和丐帮关系很好。”夏济说道:“一群乌合之众,替我下战书给他们。”

[贫民区 草里塘]

大头说道:“夏济找我们,去不去?”候三说道:“应该跟他算算帐。”阿飞说道:“达年在家里养病,这个仇要报。”小明说道:“保护费的事情我们还没有算。”笑里昂说道:“兄弟们,让我们跟十四番做个了结。”谭明华说道:“我们贫民区绝不向恶势利低头。”舍一凡说道:“为了兄弟,看来我要改变一下形象。”

草里塘的大队人马已经到齐,这是他们打群架养成的。老果子带着一群老人家也来了,谭明华说道:“果叔,你这么大年纪凑什么热闹?”老果子回答道:“阿华,果叔当年也是打群架的,今天为了草里塘的声誉,我要重出江湖。”谭明华笑道:“果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交给我们。”

在十四番的码头,保龙堂的人已经摩拳擦掌了。

夏济说道:“草里塘,真有种。要跟我们火拼,不自量力。”笑里昂说道:“少废话,夏济,老子早就想扁你。”夏济说道:“你就是笑里昂?你也配。”司徒高说道:“就你们这点人还敢到十四番撒野?”

“谁说就这点人?”鸣海带着一大帮人到来,大军说道:“笑里昂,我们的事情以后再算,现在我们一致对外,三洋浜的帐该算了。”司徒高看到双方势均力敌有点害怕。笑里昂说道:“还等什么?开打。”他一挥手,一大群人冲了上去。

三帮人打成一团。草里塘、三洋浜、十四番混成一片。

舍一凡为了怕误伤,让草里塘的人手臂上系上红带,容易分清。鸣海也让三洋浜的弟兄系上蓝带。全是有备而来。

谭明华拉过一个混混一顿爆揍,把火全部发泄出来,他看见舍一凡在一边打的不亦乐乎,笑道:“阿舍,没想到你这个读书人也会打架。”舍一凡解释道:“暴力不是流氓的专利,我这是为了正义。”

笑里昂往人群里乱打,几个小混混见他就逃。他们哪里知道笑里昂从小是打群架出生的,但是笑里昂从来不欺负别人,这是他做人的原则。大头带着草街四少追着司徒高猛踢。大军鸣海两人追着夏济打,夏济哪里见过这种群架的场面,连连躲闪。

十四番被草里塘和三洋浜打的无还手之力。

直到保龙堂的大队人马到齐,大佬喊道:“全部停下来。”三帮人才暂时停手。

夏济看到了救命稻草,说道:“老大,他们公然向我们保龙堂挑战。”大佬怒道:“什么人领头?”笑里昂说道:“你个老西瓜,是我领的头。”大佬说道:“胆子不小,你当我们保龙堂是什么?”大军看形势不太妙,说道:“笑里昂,他们人多,我看小心为妙。”笑里昂问道:“你怕了是吗?”大军嘴上不服气说道:“怕个鸟,就是有点慌。”

大佬说道:“今天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我们保龙堂以后怎么在十四番混?”

保龙堂把他们围成一团。

这时候,有个手下跑进来气喘吁吁道:“济哥,丐,丐……”夏济说道:“慌什么?你缺钙?”手下说道:“丐帮来了。”

只见一大群丐帮弟子蜂拥而至,整个码头被围的水泄不通。小乞丐跑了过来喊道:“各位观众,劳哥到。”乞丐们让出一条道,只见劳哥戴着墨镜风度翩翩地走了过来,一个踉跄被大乞丐扶住,小乞丐说道:“劳哥,小心。”劳哥自嘲:“人不能装帅。”笑里昂说道:“劳哥,你怎么来了?”劳哥说道:“老果子都告诉我了,你们三兄弟有事,我能不来吗?”

夏济说道:“乞丐有什么用?”司徒高说道:“济哥,黑帮干不过丐帮,没有人愿意和乞丐拚命,况且他们的人分布天下。要饭的人实在太多。”

劳哥大声说道:“十四番听着,阿笑他们是我兄弟,谁敢动他们,就是和我们整个丐帮为敌,我保证他走到那里都不会安宁。”大佬说道:“劳哥,我一直很敬重你,不过你也要讲点规矩。”劳哥说道:“照江湖规矩,单挑。我奉陪。”谭明华说道:“劳哥,让我来。”笑里昂说道:“阿华,把这个机会让给我。”

大佬说道:“阿济,你上。”夏济说道:“老大,这种事情我不适合。”大佬骂道:“难道你只会欺负女人?”夏济无言以对。大军一看形势有了转机,拍手叫道:“弟兄们,搭场子。”一旁的鸣海问道:“大军,你怎么又神气了?”大军想了想说道:“我的状态又回来了。”劳哥说道:“弟兄们为阿笑助威。”

笑里昂说道:“你把我死党老猫打成那样,连穷人的钱也要抢,我今天要好好收拾你。”夏济有点胆战心惊,他知道笑里昂的厉害。他一连冲上去打了几拳,一拳也没有碰到。笑里昂看出他不行,放出个破绽,夏济上当。他一把抱住夏济,一顿狂揍,用手肘撞了他脸部,夏济觉得天旋地转。笑里昂飞起一脚,把他踢倒在地。

第十章

夏济躺在地上。

劳哥发话:“今天这档事我替阿笑扛了,想找他麻烦就来找我劳山民。”

草街四少说道:“我们草里塘的人绝不会妥协。

鸣海说道:“我们三洋浜也不是好惹的。

谭明华说道:“我们翔龙馆也会奉陪到底。

保龙堂大佬面对四方的联合,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司徒高见趋势不妙,急忙走上前踢了夏济一脚,说道:“我们保龙堂本来与各位井水不犯河水,都是夏济在里面挑拨。”大佬马上接上去说道:”不错,是夏济从中捣鬼,我宣布夏济不是我们保龙堂的人,以后见他就扁,不要给我们保龙堂面子。”

大家四散开来,离开十四番。

夏济得罪了很多人从此不敢露面,郭撇子的话验证了,上面果然进行了全面扫黑,保龙堂也在行动中被取缔。

十四番从此恢复了宁静,老百姓敲锣打鼓庆祝了几天几夜,晚上的市集有热闹起来了。水果店老板高兴说道:“流氓不在,心情愉快。”

[贫民区 三洋浜]

笑里昂走到这里,大军叫道:“阿笑。”笑里昂说道:“大军,听说上次回去之后,你吓得发烧了是吗?”大军说道:“去你的。”鸣海问道:“阿笑,我们的事情怎么算?”笑里昂问道:“你说呢?”大军说道:“改天请我们喝茶。”笑里昂说道:“没问题,钱你们出,我可没钱。”

他走后,大军说道:“这小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鸣海笑道:“没有想到,我们居然能和草里塘并肩作战。”

自此,三角代不在混乱。

本文内容于 2014/4/8 15:08:23 被狂笑旅途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