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疆祭·忠魂伫立丰碑

南疆祭·忠魂伫立丰碑

加菲

[face=宋体]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face]作品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从大唐时期开始,清明节就一直是中国的大节日之一,在这一天我们上坟扫墓缅怀祖先,或合家团聚郊游踏青。在这一天很多人燃烧着思念祈祷已故亲人的庇佑,很多灵魂带着眷恋回到世间驻足回望自己的家人,我在心里也默默怀念着逝去的亲人。在这一天,我无比怀念为国捐躯的烈士,怀念那些抵御外辱血洒疆场的战士,怀念那些消失在战场永远年轻的老兵。

热血青年祭南疆,百战雄师铸军魂
坐在电脑前,浏览着新闻,看着QQ群“热血燃烧的岁月”的图像在闪烁着,我点开一看是一条消息,一位名为“CPLASF-SD”的管理员发布了一条寻找烈士战友的信息。这位烈士名叫赵留增,长眠在广西龙州,曾服役于54军(53470部队)162师485团,他的兄弟三十五年来只知道他牺牲了,不知道他从军之后到牺牲的这段经历,因为时间太短了,1979年1月从军的赵留增烈士在2月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就牺牲了,年仅21岁,他的家人希望寻找到赵留增烈士的战友,了解烈士从军以后到牺牲时的情况。
看到这条信息我就跟这位管理员聊了起来,原本以为他是铁血网的小编,聊了之后才发现原来他是广西大学一名大二学生,姓蒋广西桂林人,是广西大学国防青年协会会员,一位90后热血青年,热心国防军事经常训练擒拿格斗,强健体魄。如今有很多人以及多事的媒体无端的指责90后,有些甚至是谩骂这一代,我觉得不应该以偏概全,从这位小兄弟身上我学到了很多我做不到或者说暂时没有做的事。他经常拜访一些对越自卫反击战参战老兵,向他们了解当年的热血故事。如果不是注册了铁血,经常在这里发表一些自己的文章,也许我至今还不知道这里有这么多老兵,有这么多热血青年。无论什么时代,国家和民族都需要热血青年。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如果青年的满腔热血,社会不会进步,国家不会进步,民族不会强盛。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我们更需要有信仰的青年。
今年的清明节他带着水果去了广西龙州烈士陵园,祭拜了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烈士,他说面对烈士的墓碑他今天嚎啕大哭了。在他的身上我看他了热血青年闪烁的光芒,他就是一面镜子,照的我很愧疚,多年未成行的南下祭拜,多年未伸手的援助老兵,我只是写一些文字而已,写一些向父辈军人致敬的文字。我觉得很惭愧,很多人都应该惭愧,有些人至今还在质疑这场战争是不是保家卫国的战争,他们的质疑来自国家的沉默,甚至说当年的老兵是炮灰,有些青年在我的文章《太阳的眼泪》中评论傻逼才从军。听到这些,看到这些,我的内心十分难过。
跟这位小兄弟交流后,我觉得很投缘,便让他把那天祭拜烈士的照片传了一份给我,他欣然答应了,并说如果写文章需要可以随便使用这些照片。当天晚上我看了,这些照片,看的眼睛发酸,看的我满含泪水。五年了,上次去龙州烈士陵园我什么都没留下,就留下了记忆,当我再次看见这一排排庄严肃穆的墓碑,看着他们,我看见了军人的职责,还有荣誉和信仰,为了保卫960万平方公里的祖国领土,这些军人血洒沙场,长眠南疆。看着他给我发的照片,我无意中看见了一个十分熟悉的烈士名字——赵连玉。他是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最高将领之一,在那场战争中,副职指挥官被分到下一级作战单位参与战斗指挥。1979年2月时任42军126师副师长的赵连玉曾在前线率领一个团执行穿插任务,攻高平、克凉山,完成了十几次出色的军事任务,可是在撤回国的道路中,颈部中狙击子弹壮烈牺牲,时年49岁。
曾经在其他的烈士陵园的资料中看见过他的墓碑和照片,可是这里只有一个墓碑。这部分我有点分不清所以然,不知英雄魂归何处。在这场战斗中我们损失了十几位团级以上指挥官,这些指挥官永远和牺牲的士兵在一起。在广西龙州烈士陵园埋着1882名对越自卫反击战烈士,看着这一排排烈士坟墓,看着墓碑上烈士的简介,我的眼睛开始模糊,他们大多都只有21、22岁,他们是我敬重的老兵,他们牺牲时我还没出生,可是他们却永远比我年轻,美好的青春年华永远定格在了战火纷飞的战场,永远禁锢在冰冷的墓碑之下。1979 至1989年10年南疆保卫战前后总共投入了近60万兵力,在战争中牺牲了约12212人。十年烽火,万余烈士,几十万雄师,筑成南疆坚固的防线,保卫了祖国的神圣领土,在南疆国门伫立着一座丰碑,在这座丰碑上书写着军人的荣誉与信仰,述说着军人的忠诚。
三十五年回家路,英雄铁血啸长风
1942年十万中国远征军走出国门抗击日本侵略者,一半以上的将士永远留在了异乡,再也没有回来,六万远征军将士遗骸散落缅甸。2011年9月13日,十九具散落异国他乡近70年的中国远征军将士遗骸回到了祖国,魂归故土,军魂卫国。
2014年3月28日, 437具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归还至中国,在抗美援朝中阵亡的烈士终于回到了祖国,在这里等待他们的是他们久违的亲人,有些甚至是素未谋面的后人,等待他们的是人民的鲜花,历史的肯定。
抗战时期的英雄有人怀念,解放战争的英雄有人歌颂,抗美援朝的烈士也已迎归,可是南疆保卫战的战士却一直在历史的角落沉默着。这种沉默让人悲伤,我悲伤的不是他们是否得到国家的补助,是否有庄严的纪念碑,我悲伤的是他们同样是为了国家和民族而战,同样付出了热血生命,可是这场十年的南疆保卫战,在我们如今的历史教科书中却连一个字也没有。这些永远没能走下战场的战士,这些永远长眠的英雄,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听得到我们的呼声,我们从没有忘记你们。
2004年一个名为《妈妈,我等了你二十年》的视频使无数人潸然泪下。讲述的是烈士赵占英的母亲在烈士牺牲20年后的清明节第一次踏上麻粟坡扫墓。记者写的《妈妈,我等了你二十年》让我感动的热泪盈眶,这首诗我想一定写出了千万烈士的心声。我们只知道了这位英雄的母亲时隔二十年终于有了探望儿子的路费,可是还有千千万万个故事我们不知道,还有千万个烈士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姓名。我相信任何一个中国人都知道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这些英雄我们记住了,我们得到了,可是有些英雄我们会不会永远失去呢?我相信历史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战士,国家和民族不会忘记任何一位烈士,总有一天我们会看见这座丰碑,看见丰碑上血染的忠诚。
在翻看蒋兄弟传来的照片,我发现了一名女烈士。烈士名叫郭蓉蓉,山东烟台人,53468部队政治部电影队组长,1979年2月26日牺牲,时年23岁。看到这个墓碑时我心中一震,我一直认为女人不属于战争,在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女烈士很少,在当时我国军队中师以下很少有女兵,团一级几乎没有女就更少了。笔者看过的有关自卫反击战的资料中没有看到过女烈士的故事,于是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更是震撼。

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郭蓉蓉随部队南下参战,被分配到伤烈组工作。1979年2月25日,部队攻打高平,战斗打的极其激烈, 26日下午,郭蓉蓉和伤烈组的其他同志们一起护送烈士遗体回国,途中不幸中弹牺牲。

这是一个英雄的女兵,她本不应该属于这场战争,不应该在最好年华凋谢在异国他乡。“卫国英雄千古传,血染南疆青史留”在烈士的遗照中我看到的是花样的年华,看到的是纯真的微笑。在青春的微笑背后我看见的是军人的刚毅,作为军人她用鲜血书写了忠诚。保卫祖国地无分南北,人无分男女,女英雄千古!
曾经看过南疆保卫战参战老兵高小平写的一篇文章《老兵不死》,他在文中写到:每当想起那些永远躺在凭祥烈士陵园里的战友,就觉得我们这些活着的老兵无所谓是否被人们记住,而是真诚的希望战争远离我们和我们的后代。这是以为老兵最朴实无华的话语。他们不渴求人们能永远记住他们,他们不渴望历史能书写他们,他们只希望战争不再重来,生命应当被珍惜。可是作为后人,我们有什么理由忘记历史,我们有什么理由忘记烈士,我们有什么理由忘记老兵,我们没有理由忘记他们。
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各个时期卫国军人用他们的热血的青春和宝贵的生命换来,不论当初他们是如何走上战场的,只要是为了国家和民族,只要他们为了祖国和人民,那么他们就是我们应该永远铭记的英雄,他们的事迹应该被后人知晓,他们的名字应该与世长存,老兵不死,军魂永在,他们的身躯化作了祖国的山脉,他们的灵魂铸就了卫国的丰碑。

加菲
2014年4月7日

本文内容于 2014/4/7 22:42:26 被林加菲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老汪

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宣传缅怀先烈们丰功伟绩、激发当今社会所需要的正能量、铸造国防教育新的斗志军魂。为祖国和人民英勇献身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4楼plapol

也想在清明雨纷纷的时节,借春雨寄托对故去战友和先烈的哀思。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