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银雀山汉墓竹简‘雄牝城’残存文字

[1]城在* 泽之中,无高山名谷,而有附丘于其四方者,雄城也,不可攻也。军食流水,……[2]也。城前名谷,背高山,雄城也,不可攻也。城中高外下者,雄城也,不可攻也。城中有附丘者,雄城也,不可攻也。营军取舍,毋回名水,伤气弱志,可击也。城背名谷,无高山其左右,虚城也,可击也。尽烧者,死壤也,可击也。军食汜水者,死水也,可击也。城在发泽中,无名谷附丘者,牝城也,可击也。城在高山间,无名谷附丘者,牝城也,可击也。城前高山,背名谷,前高后下者,牝城也,可击也。[3]

注[1]此处齐安城简缩去了四百四十五字。今据。[孙武兵法]卷五、第三十七篇’军击一补缺;昔之善战者,国示军不宣,出其无意,攻其无备,故攻人于无形之中,杀人于无影之地者,避正伏击也。或前或,或左或右,伏人于一面者,曰冲。冲击者,一方武者在旌旗,一方武者实人卒,二方静者遗亡阙。杀其乱也,击其亡去。亡者不屈十去其一、二。伏人于前后者,曰前后夹击。前后夹击者,左方武者在旌旗,右方静者遗亡阙,杀卒焚货,击其亡去。亡者不屈十去其二、三。伏人于左右者,曰左右夹击。左右夹击者,前方武者(在)旌旗实人卒,后方静者遗亡阙。杀中刌(cun)头,击其亡去。亡者不屈,拾去其三、四。伏人于三面者,曰角三夹击。角三夹击者,前、后、左、右武者遍在旌旗,实人卒,遗阙或有或无,以力而为之。一响鼓声,三军呐喊。刚威有名有显,杀头剬(tuan)中,夺货取卒,余者、亡者、去者不屈十去其四、五。伏人于前、后、左、右者,曰四方夹击。四方夹击者,以静为理。客至鼓声助之,喊声威之,阙勿遗之,击军五分,四击一收,杀将取货,取卒收降,亡者不屈,十去其五、六。伏人于隘道者,曰形面伏击。形面伏击者,高阳武者遍在旌旗实人卒。以佚待劳,以寡伏之,客至卒□(捎+尸)旗抏鼓声唬势,以高击下,以生击死,亡者不屈,拾去丌六、七。凡此六者,军击之峍(lu)也,用者算定而篡也。故军击有时,军击有地。因时而击,因地而击,因人而击,因变而击,因胜而击。故不可攻有六,可击有七

[2]此处残缺三十八字。[孙武兵法]卷五、第三十七篇‘军击一’补缺为;生水也,雄山、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山+山)林中,草木荣荣,山雾侵于四方者,雄山、雄林、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

[3]此处齐安城简缩去了二百四十五字。‘军击一’补缺为〈《三坟》曰:“天皇十修,目击其击天,修阴道,开九天;地皇十修,目击其地,修地道开九地;人皇十修,目击其人,修人道开九人。故神农十修,目击其理,修理道开九理;黄帝八修,目击其才,修才道开九才;风后八修,目击其击,《握奇经》开九击。故三军可夺险,三军可夺食,将军可夺志,将军可夺心,士卒可夺气,士卒可夺利。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是故围地谋,死地战,争地夺。是故甲兵避,利陈魁,粮队刌。故善握奇者,避其锐气,击其昼暮,避其围死,击其争重,避其甲兵利阵,击其粮役草队。勿击雄城、雄军,勿击雄(山+山)雄军,勿击恶林雄军,勿击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此兵家之击,击不可先传也。故知六、明七,分三、五者,军击之道也。击无不胜也,将军必知也

该篇齐安城简仅存为一百二十二字,缩去了景林简的六百九十字

残缺一百九十四字,实际上‘齐安城简或银雀山类同简的字数为三百一十六字,残存的仅占齐安城简或银雀山类同简的25.9%、残缺达74.1%缩去的占齐安城简或银雀山类同简的的46.3%,残存的仅占全文一千零六字的8.24%,残缺的占全文一千零六字24.7%,加之韩信序次语七百二十五字为‘一千七百三十一字’残存的文字仅占一千七百三十一字的1.416%,残缺的占一千七百三十一字的8.92%

[孙武兵法]卷五,第三十七篇;景林简‘军击’一与‘雄牝城’篇研究;

[昔之善战者,国示军不宣,出其无意,攻其无备,故攻人于无形之中,杀人于无影之地者,避正伏击也。或前或,或左或右,伏人于一面者,曰冲。冲击者,一方武者在旌旗,一方武者实人卒,二方静者遗亡阙。杀其乱也,击其亡去。亡者不屈十去其一、二。伏人于前后者,曰前后夹击。前后夹击者,左方武者在旌旗,右方静者遗亡阙,杀卒焚货,击其亡去。亡者不屈十去其二、三。伏人于左右者,曰左右夹击。左右夹击者,前方武者(在)旌旗实人卒,后方静者遗亡阙。杀中刌(cun)头,击其亡去。亡者不屈,拾去其三、四。伏人于三面者,曰角三夹击。角三夹击者,前、后、左、右武者遍在旌旗,实人卒,遗阙或有或无,以力而为之。一响鼓声,三军呐喊。刚威有名有显,杀头剬(tuan)中,夺货取卒,余者、亡者、去者不屈十去其四、五。伏人于前、后、左、右者,曰四方夹击。四方夹击者,以静为理。客至鼓声助之,喊声威之,阙勿遗之,击军五分,四击一收,杀将取货,取卒收降,亡者不屈,十去其五、六。伏人于隘道者,曰形面伏击。形面伏击者,高阳武者遍在旌旗实人卒。以佚待劳,以寡伏之,客至卒□(捎+尸)旗抏鼓声唬势,以高击下,以生击死,亡者不屈,拾去丌六、七。凡此六者,军击之峍(lu)也,用者算定而篡也。故军击有时,军击有地。因时而击,因地而击,因人而击,因变而击,因胜而击。故不可攻有六,可击有七。军在城中,]城在(三点水+畁)泽之中,无亢山名谷,而有阜丘于其四方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城前名谷背亢山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城中高外下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城中多有阜丘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亢山之上,军食流水,生水也,雄山、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山+山)林中,草木荣荣,山雾侵于四方者,雄山、雄林、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城背名谷,无亢山于其左右者,虚城牝军也,可击也。军在城中,城在发泽中,无名谷阜丘者,牝城、牝军也,可击也。军在城中,城在亢山间,无名谷阜丘者,缀(zhui)城牝军也,可击也。军在城中,城前亢山背名谷,前高后下者,缀城牝军也,可击也,营军趣捨,毋回名水,伤气弱志,可击也。(昛+火)尽烧地者,死壤也,可击也。军食氾水者,死水也,可击也。凡此六、七,贵在餂(tian)机,彠(yue)会而貤,*(糸+引)以奇,覗为善击也。[《三坟》曰:“天皇十修,目击其击,修天道,开九击;地皇十修,目击其地,修地道开九地;人皇十修,目击其人,修人道开九人。故神农十修,目击其理,修理道开九理;黄帝八修,目击其才,修才道开九才;风后八修,目击其击,《握奇经》开九击。故三军可夺险,三军可夺食,将军可夺志,将军可夺心,士卒可夺气,士卒可夺利。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是故围地谋,死地战,争地夺。是故甲兵避,利陈魁,粮队刌。故善握奇者,避其锐气,击其昼暮,避其围死,击其争重,避其甲兵利阵,击其粮役草队。勿击雄城、雄军,勿击雄(山+山)雄军,勿击恶林雄军,勿击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此兵家之击,击不可先传也。故知六、明七,分三、五者,军击之道也。击无不胜也,将军必知也。一千零零六]

此篇简名,皆曰“军击一”。齐秦两简大乱大悮也。故独依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兵典》曰:“静而不移,动而不化。处而内方,击而外圆。谓之神也。兵之九神者:曰神谋,曰神明,曰神要,曰神算,曰神治,曰神变,曰神心,曰神声,曰神击。厩于九神之终始,民安国昌,不厩于九神之终始,军亡国殃”信观上同之道,战者,伐之原也。伐者,逆之根也。〉击者,奇之本也。神击,神击兮参天度秘,审地影躋奇击奇击兮,顺其己彼,勠(lu)定格局。当击不击兮,缓失而遗。当击则击兮,致尽定厘。故击之六法:曰冲击,曰前后夹击,曰左右夹击,曰角三夹击,曰四方夹击,曰形面夹击,故不可攻有六,可击有七。军在城中,城在(三点水+畁)泽之中,无亢山名谷,而有阜丘于其四方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城前名谷背亢山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城中高外下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城中,城中多有阜丘者,雄城、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亢山之上,军食流水,生水也,雄山、雄军也,不可攻也。军在(山+山)林中,草木荣荣,山雾侵于四方者,雄山、雄林、雄军也,不可攻也。此五中一上,不可攻也。所以不可攻者,地不利也。敌能以一击吾十也。欲击者,分而外图也。军在城中,城背名谷,无亢山于其左右者,虚城牝军也,可击也。军在城中,城在发泽中,无名谷阜丘者,牝城、牝军也,可击也。军在城中,城在亢山间,无名谷阜丘者,缀(zhui)城牝军也,可击也。军在城中,城前亢山背名谷,前高后下者,缀城牝军也,可击也,营军趣捨,毋回名水,伤气弱志,可击也。(昛+火)尽烧地者,死壤也,可击也。军食氾水者,死水也,可击也。此四中二水一地,可击也。所以可击者,地利志利也,吾能以一击其十也。当击不击,反定胜局。故兵有三避三击:曰,避其锐气,击其昼暮;曰,避其围死,击其争重;曰,避其甲兵利阵,击其粮役草队。三避三击,避实击虚。故兵有五勿。一曰,勿击雄城、雄军;二曰,勿击雄(山+山)雄军;三曰,勿击恶林雄军;四曰,勿击正正之旗;五曰,勿击堂堂之阵。审明五勿,变实虚分合,知强知弱,审明五勿,知雄牝强弱,以强击弱。故,知六明六、七,构三五者,军击之道也,击无不胜也。将军必知也。〉七百二十五

汉楚王韩信於汉五年二月,

[孙子兵法]‘军争’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无击堂堂之陈,此治变者也。《军击一》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无击堂堂之陈,此治变者也,故三军可夺险,三军可夺食,将军可夺志,将军可夺心,士卒可夺气,士卒可夺利。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 是故围地谋,死地战,争地夺。是故甲兵避,利阵(qī,同“”),粮队。故善握奇者,避其锐气,击其昼暮。避其围死,击其争重。避其甲兵利阵,击其粮役草队。在诸多的科学事实依据面前,一切的所谓无理纠缠式的质疑,都显得憔悴无力,我们深信相比较之下,如青青之流水,优劣长短自出矣!

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副会长戴文拙笔于西安

[孙武兵法]其中十八篇陆续面世,因为其中大量内容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大量残缺、科学里顺其被整理小组严重点值得次序,影响了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以及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的某些既得利益,这些袭胸狭隘的民族败类、已在指鹿为马的历史跳梁小丑竟为了一己之私,利用手中特权擅自插手学术争鸣,对收藏者以及研究者高长时期的人身攻击,本属于学术争鸣范畴的[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也因此受到极不公正地对待,新闻媒体亦闻之色变,这就是某些所谓一再标榜民主、学术鼓励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敢于为历史负责任执政党的执政理念吗?一再的迷信所谓的为学术权威,置社会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于不顾,不知道某些执政党作何解释?

我相信;流言止于智者、事实胜于一切雄辩,让我们轻轻地撩开[孙武兵法]其中‘军击一’那神秘的面纱,‘军击一’将会以特殊的神奇魅力展示其原容,相信世人,能够赜隐秘、钩深致远,现仅将‘军击一’与银雀山汉墓竹简校、同传世本[孙子兵法]对比,我相信相比较之下,其学术价值自然显现。‘军击一’为家父张公联甲于一九二三年秋書理之条幅,正文之后保留有汉楚王韩信之序次语,属[孙武兵法]第三十七篇;‘雄牝城’为一九七二年四月出土之银雀山汉墓竹简,篇题为编者所加,当时被整理小组归入[孙膑兵法]之下编,后有移入‘佚书从残’

‘军击一’正文为一千零六字,韩信序次语七百二十五字,共计一千七百三十一字;‘雄牝城’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共整理出五枚,因前后皆佚,没有留下具体字数,在这五简里,第一简下断裂,缺五到六字,第三篇下断残缺一字,其余保存完好,仅存一百七十五字;两相比较,两者之间谁抄谁都不可能,正确答案当如韩信在序次语所指出的;皆曰“军击一”。齐秦两简大乱大悮也。故独依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原来他们来自于不同简本;‘军击一’被编入[孙武兵法]卷五、首篇,谁人所编,无法定论,但他因留有韩信七百二十五字序此语,那么,他就极有可能为韩信、李左车等人所编,细观‘军击一’气势宏达,覆盖面广,概言之,它的内容包括以下四个方面;第一;击之基本六法、第二;论述可攻有六、可击有七、第三;兵之三避三击·、第四;击之五勿、也正如孙武子在该篇结论中所言;故知六明六、七,构三五者,军击之道也,击无不胜也。将军必知也;我们再管所谓的‘雄牝城’在仅存的一百七十五字中,只讲了不可攻有五、可击有七,明显的给人以无首无尾之感;就是是而言,‘军击一’文从字顺,顺理成章,内容完整,次序井然,思想连贯,条理分明;而雄牝城则残首缺尾而很难窥得原貌,且同一简上的文字有乱有误,可想而知,这个简本的前身,吉他所依据的简本已经错乱,这很可能是由于长时期流传传抄之误所造成;真可谓不对不知,一对便识,这一对比,不言而喻,水清可鉴,可以说;‘雄牝城’确系[孙武兵法]‘军击一’篇中不可攻有六、可击有七之内容,换而言之,所谓的‘雄牝城’当先辞孙膑,在别从残,然后还其真名,归宗孙武。

由此可知,‘雄牝城’就是‘军击一’之一部分,‘军击一’就是[孙武兵法]之‘九神’之神击篇也,那么[孙武兵法]和‘孙子兵法’是否思想一致,而有内容相同呢?相比之下,定有分晓;相比一‘军击一’开篇道;[昔之善战者,国示军不宣,出其无意,攻其无备,故攻人于无形之中,杀人于无影之地者,避正伏击也。我们再来看传世本[孙子兵法]‘计篇’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相比二;‘军击一’道;故三军可夺险,三军可夺食,将军可夺志,将军可夺心,士卒可夺气,士卒可夺利。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是故围地谋,死地战,争地夺。是故甲兵避,利陈魁,粮队刌。故善握奇者,避其锐气,击其昼暮,避其围死,击其争重,避其甲兵利阵,击其粮役草队。勿击雄城、雄军,勿击雄(山+山)雄军,勿击恶林雄军,勿击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此兵家之击,击不可先传也;再来看传世本[孙子兵法]之‘军争’篇;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无击堂堂之陈,此治变者也;[孙子兵法]之‘九地’争地则无攻、围地则谋、死地则战;真可谓不比不明,一比相通,其思想相合、内涵相通,可见[孙武兵法]与[孙子兵法]相互关联,一脉相承,确属同一系统内,繁简不同的两种简本,如此说来,繁为家传,简为世传,家传世传,可以成立。

在深入的看‘军击一’也只是讲了基本的、常用的军击方法和总的原则,特殊的而带有定局行的军击方法,兵圣孙武则领用专篇论述,如‘军击二’主要论述的就是在十种情况下的军击方法,提出十击之道;‘方面篇讲的则是方方面面之击,提出故善用兵者,方方俱思,面面俱到,梼杌之机,极之所套;‘明暗’篇主要讲的是;提出了明恶暗击;‘南北篇’主要论述的是南北夹击,即水火夹击,提出了水火夹击客可绝也,一战而屈人之兵也;‘天地二’主要论述的是在九中情况下的天地夹击,不战而屈人之兵也---------这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军击思想相体系,兵圣孙武简洁而有力的总结道;是故百战而百胜者,鏖战而屈人之兵也;南北夹击,一战而屈人之兵也;天地夹击,不战而屈人之兵也;故百战为灾战,一战决存亡,不战定乾坤,故一战胜百战、不战胜一战,此周国师之战策也,这个军击战策的形成,是尽观先圣之战策,尽校各战之利弊,的孙武子这一特定战争大舞台上,总结和吸取前人战争经验和智慧,予以高度概括提要,成为了古代军击这一军事思想的集大成者。

二十五年前,在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的[孙子兵法]之‘实虚’篇末,留下来了令人费解的‘神要’二字,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在此篇注解中说;十一家本无此二字,而简文此二字上有圆点,疑是本篇之别名,也可能为读者所记,以表示此篇重要,二十五年过去了,这神秘的‘神要’二字之本意一直未有定论,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的注解没有热火和科学依据,令学界信服,在‘军击一’韩信序次语里,韩信为我们揭开了这一神秘面纱,。《兵典》曰:“静而不移,动而不化。处而内方,击而外圆。谓之神也。兵之九神者:曰神谋,曰神明,曰神要,曰神算,曰神治,曰神变,曰神心,曰神声,曰神击。厩于九神之终始,民安国昌,不厩于九神之终始,军亡国殃”信观上同之道,战者,伐之原也。伐者,逆之根也。〉击者,奇之本也。神击,神击兮参天度秘,审地影躋奇击奇击兮,顺其己彼,勠(lu)定格局。此谓天下之明理也,是而言之,此九神之神击篇也,不难看出,韩信为我们破解‘神要’二字提供了可信的依据,由此可知,‘神要’原来是‘实虚’属于九神之神要篇也;这一理论依据是来源于[中平兵典],[中平兵典]为十六篇,相传为黄帝时期銎子所整理,这一点可以从史学家班固所著的[汉书、艺文志]著录有‘黄第十六篇’得以验证,[中平兵典]十六篇是韩信、张良所序次三十五家之第一家,这部古兵书仍完整的保留在我鬼谷洞藏书楼,[中平兵典]是中国兵学思想的起源,对后世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传世的[孙子兵法]也有暗引,如‘形’篇[兵法]:一曰度,二曰量,三曰数,四曰称,五曰胜。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数,数生称,称生胜。故胜兵若以镒称铢,败兵若以铢称镒。这里所引用的‘兵法’就是[中平兵典]。

依照此道,不难推理,银雀山汉墓出土之[孙子兵法]十三篇木简篇题比较接近孙驰当年缩立时的原意,当然[孙武兵法]之预示之十三篇篇题则更符合原意,对于这一问题,我将作专篇论述。综上所述;通过一对、二比、三深入,[孙武兵法]之‘军击一’篇清清如流水地展现在世人面前,如要证实其学术价值,只能是[孙武兵法]自身,世人目睹自有公论,我经过这一事件,深刻认识到,所谓的伪学术权威不过是欺世盗名而已,我始终深信,作为一个敢于为历史负责任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一定会尊重科学事实依据、、尊重科学规律,在任何条件下,只有有始终坚持‘社会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肆意僭越,我相信我通过向社会公布部分学术论文,接受射虎时间的检验,总有一天[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军事战略思想的光辉必将会重现人间。

甲午仲春、二零一四年四月七日於西安

西安古兵学研究会会长、张敬轩书

[孙武兵法]‘军击一’与银雀山汉墓竹简‘雄牝城研究

张敬轩先生一九四七年七月十六日生于陕西周至,后迁居西安,祖籍山西赵诚人[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書理者张公联甲先生之子,现任西安古兵学研究会会长、鬼谷洞俗家弟子、中国先秦史学会、鬼谷子研究会理事、陕西魏征研究会理事,著有[战略二十七策]

西安古兵学研究研究员、副会长、鬼谷洞俗家弟子、陕西魏征研究会特邀研究员戴文整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