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闻名遐迩的怛罗斯之战是公元751年、大唐帝国与阿拉伯帝国为争夺中亚霸权在怛罗斯(今哈萨克斯坦境内)进行的一场大规模斗殴。三万唐军对阵近二十万阿拉伯军,激战五日,终因一万蕃兵(葛逻禄)倒戈,而使唐军溃败,阿拉伯军也没敢乘胜追击。

此战,唐军倒戈一万、被俘一万、阵亡一万,只有千余人生还。阿拉伯军阵亡近七万。从这一结果看,唐军的战斗力真不是吹的,足可以将阿拉伯军甩出好几条街。

战后,高仙芝奉旨回长安述职,由封常清接替他的职务任安西四镇节度使(也是安西都护)。唐玄宗并没有因高仙芝的败绩而处罚他,依然器重如初。

怛罗斯战败的根本原因究竟是什么?基本上都倾向于“蕃兵倒戈”的说法。我认为这是微不足道的,战败的根本原因是兵力不足!如果兵力足够,有个十万八万的,谅他一万蕃兵也不敢倒戈,即使倒戈也无碍大局。

唐朝的西域(也称中亚)究竟有多大?这么说吧,从长安安远门西行至最西端的国境线是一万二千里。太宗时期设立了安西都护府,高宗时期设立了北庭都护府。这两大都护府分别管理着天山南北到波斯(今伊朗)以东,总共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几十个国家。安西属下有十六个都督府,北庭属下有十七个都督府。

然而,安西都护府(包括安西四镇)仅有兵力二万四千,北庭都护府的兵力也只有二万。这两大都护府在当时的全国十大藩镇里面兵力是最少的,而所管辖的范围却是最大的。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朝廷在对待西域的问题上如此吝啬,舍不得多投放兵力呢?难道丝绸之路不重要?

我想不是!道路遥远、军费开支大等都不是理由,完全可以就地解决。除了税收之外,还可以学习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新疆建设兵团的先进经验——屯垦。可以说怛罗斯战役的失败不是败在军事上,而是败在政治上。

那么,西域的形势恶化到当时的地步,谁最应该声称自己对这件事负责呢?我认为当然是宰相李林甫了,是他的不作为造成的,其他宰相也没那个资格。当然了,客观的说,全国十大藩镇的兵力配备是在开元初期制定的,那时李林甫还没当宰相。但此一时彼一时,那时西域的形势也与后来不一样。

那时西域的形势是:阿拉伯势力还没有进入波斯以东、阿姆河以南地区;河中地区有大唐扶植的突骑施(突厥分支)政权充当“盾牌”和“长枪”;吐蕃则被唐军死死地压制在青藏高原出不来;几乎所有的中亚诸国都向大唐交保护费。两大都护府的四万四千唐军闲着没事不是打猎就是斗鸡;不是斗鸡就是玩麻将,日子过得还算滋润。

然而到了天宝年间,西域的形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阿拉伯势力在河中地区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吐蕃也插了一手,把小勃律、车师等国(今阿富汗境内)也拉了过去;一直为大唐两肋插刀、赴汤蹈火的突骑施自持有功又有实力,想甩开主子单干。单干也就罢了,你不该首鼠两端、与阿拉伯、吐蕃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

虽然唐北庭都护府都护盖嘉运发兵攻占碎叶(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对突骑施进行了修理,但其残余势力还在,各种反唐势力还在。中亚诸国除了大唐的铁竿粉丝拔汗那(即西汉时的大宛国)之外,大多在唐、阿拉伯、吐蕃这三大势力之间摇摆不定。

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安西、北庭两大都护府的兵力还是四万四千,一点儿没变。换了谁都会说:这点兵力还不够人家塞牙缝!不是吗?

这时候,大唐的皇帝和政府要员们都在干嘛呢?晚年的玄宗天子李隆基正与杨贵妃沉缅于声色犬马之中不能自拔,政事全交给李林甫去办。虽然唐朝实行的是群相制,但在李林甫的一手遮天之下,其他宰相很少有说话的份。他从736——752年当了十七年的宰相,在这十七年中,可以说他从来就没有关注过西域的事。李林甫主持的中央政府连唐在西域兵力薄弱的情况都不了解,又怎么会了解对手阿拉伯的情况呢?

这十七年他都干了啥尼?李林甫的心思全花在巩固自己的相位和排斥异己这上面了。唐自开国以来有“出将入相”的光荣传统,为了堵住边将的入相之路,他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任用胡人当边疆节度使”的“好”办法。托他的福,安禄山当上了节度使,李林甫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安史之乱的始作俑者。

名将王忠嗣就因为对攻打石堡城有不同意见,被李林甫视为干预朝政、抢了他的饭碗,因而在玄宗面前进谗言。要不是是哥舒翰大喊:“刀下留人!”,王忠嗣就人头落地了。

当时朝廷体制内的人士都在背地里说他:“口有蜜、腹有剑!”,这便是“口蜜腹剑”这个成语的出处了。

高仙芝、这位来自高丽移民的官二代、将门之后,史称“善骑射、骁勇果敢!”他为唐开拓疆土的热情似乎比汉族将领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怛罗斯战役之前,他曾多次率军翻越帕米尔高原,长途奔袭。“安西节度使高仙芝入朝,献所擒突骑施可汗、吐蕃酋长、石国王、车师王。”——《资治通鉴 卷二百十六》。看到了吧?经高仙芝之手抓获的国王足足有一串!如果考评边将们对大唐帝国的忠诚度,他无疑可以打一百分!

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怛罗斯战役的失败与高仙芝的轻敌、孤军深入有很大关系。”我不以为然!阿拉伯和吐蕃都想来分大唐西域这块蛋糕,河中地区已经成了阿拉伯的势力范围,作为西域唐军的最高统帅、能对此视而不见吗?能任凭阿拉伯侵吞整个西域吗?如果抱这种态度,他就不是高仙芝了。所以我认为高仙芝进军怛罗斯绝对没错!

为进军怛罗斯,高仙芝已经是倾其全力、做足了准备。但由于先天兵力不足,仍使他处处捉襟见肘。安西四镇的兵力就二万四千(北庭的二万兵马、他无权调动。)只留下四千兵看家,这已经是极限了,能出动的只有二万,此外他只有打蕃兵的主意了。他不能做违法的事,未经中央许可擅自募兵者,是涉嫌谋反,是要被“请”到大理寺“喝茶”的。

高仙芝已算够谨慎的了,他考虑到怛罗斯和碎叶周边有突骑施残余和各种反唐势力存在,便向朝廷上了一道奏章,要求中央调兵到碎叶城驻守,防止反唐势力从背后捣乱。中央毫不犹豫地同意了,立即派遣青海石堡的天威军奔赴碎叶。这件事在1973年出土的土鲁番文书中得到了证实。天威军于七月之前到达碎叶,于八月中旬完成使命返回青海。“……都护新出师,五月发军装。……太白引官军,天威临大荒。”岑参的名诗所反映的就是这段历史。

怛罗斯战役失败了,但虽败犹荣!高仙芝尽力了,他可以问心无愧!有关“轻敌”的说法是不能成立的。

两年后的753年,封常清率安西兵又一次翻越帕米尔高原,攻打依附于吐蕃的大勃律国(今巴基斯坦境内)“大破之,受降而还。”754年,又大破另一个吐蕃附庸播仙。这两仗吹响了大唐中亚反击战的号角!

随后,封常清也奉旨回长安述职,他的职务由著名的陌刀将李嗣业接任。在短短的三年内,唐玄宗先后把高仙芝和封常清这两位曾威震中亚的安西名将双双调入京师,大概不只是说:你们俩在安西的这些年太辛苦了,就在长安好好疗养,痛痛快快地玩几天吧。

我想:这应该与反击怛罗斯有关。正当大唐厉兵秣马、准备重新夺回中亚霸权的时候,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安西、北庭的精锐主力被调回内地平叛,大唐西域的美好前景也随之烟消云散,只能在梦中追寻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