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年的那个生日

那年的那个生日

日子过的呀,快呀!回想起两年前的今天,年满60岁的俺按照“人贵有自知自明”的老理,麻利的把所有工作事务交待清楚即所谓的站好最后一班岗就打道回家咧。用同志们的话来说“你的革命征程这就平安着陆了”。

有意思的是,人的一生路程,到了花甲之后这日子就快的很咧!这不转眼间的功夫俺这就62岁咧,打明儿个起俺就开始俺的人生63个年头咧。

当一个人闲余之际回味自己度过的每个生日,除了孩提时记不得的年代,每年度过的生日回想起来都有一番意思的,毕竟每经历一个生日自己就年长一岁嘛。就我而言,在我已经过去的生日,迄今令我记忆最深刻的生日是我因执行任务鬼门关走了一遭又回来了的那个生日。

那是在通过我不懈的努力和有关领导的关怀下,为革命圣地延安的建设被奉献了一条胳膊的老伴终于在延安制药厂“一次性补助”“二万五”(绝对不是红军长征的二万五千里啊)人民币后,北京市人民政府把她的户口转回了北京,从此老伴这位1969年1月赶赴延安插队的数万北京知青中的一员,终于又成为“光荣的北京人”。

由于客观原因当时我没有同老伴一起返京。一家人就分居两地了,老伴带着孩子回了北京。我呢仍然在延安坚持革命工作。

出于对革命事业的忠诚,我虽然时时刻刻牵挂残疾生活非常不便的老伴和正在上学的孩子,但工作一点也没有松懈,整天早出晚归忙个不停。

也就是那年我的生日那天凌晨,传来一伙驾驶特种车盗伐林木的不法之徒“刚才疯狂闯过关卡马上要出境了”的紧急警情。

从事多年执法工作的我深知,这伙不法之徒之所以如此胆大妄为与其背后的保护伞是密切相关的。据上级通报一些兄弟单位已经好几次抓捕他们只因慢半拍被其逃出境就很难依法查处,虽经多方“协调”也都是“罚几个钱“而已。正因为如此这伙人肆无忌怠的时不时地潜入本地区大肆从事一本万利的盗伐柏树犯罪活动而且气焰嚣张,这不这次又故伎重演闯关而过,妄图趁机逃出境再次躲避打击。所以必须在他们逃出境前截住他们!

时间就是战机,我一面告知其他同志到管理部门办公室“借车追!”一面一路飞跑从楼下地库推出250摩托车踩着火翻身跳上坐垫右手猛地一拧油门只听“轰”的一声随着排气管“轰、轰”的喷出股股浓烈黑烟,摩托车就冲出了机关大门朝着西北一路狂奔!

早春陕北的凌晨依旧寒气逼人,摩托车开的那么快,加之出发时仓促之际我只随手抓了件大衣连袖子都没有套进胳膊就那么裹在了身上全凭胸前的那两颗大扣子紧紧锁住大衣才没有离身而去。而脑袋上则带顶大檐帽。工夫不大刺骨寒风就彻底打透了我的全身!但为了把这伙不法之徒绳之以法,我咬住牙关紧紧追了上去,很快目标车就被我追上了并死死咬住。

在一个三岔路口处我趁特种车转弯半径大,我把车头向左一掰,猛提车把,摩托车顿时前轮悬空,我乘势再猛拧油门,摩托车“轰”的一声从汽车左侧蹿了过去。一到汽车前方我立即减速将摩托车横在了路中央,生生将汽车逼停了下来。

不法之徒见前有摩托阻挡后有警笛猛响。垂死挣扎的他们竟然加大油门猛地朝我撞来,当即把还未从摩托车上下来的我连车带人撞下了路旁的山崖。

就在摩托车车头朝下掉下去的那一霎那,我也不知啥原因从车座上往起蹿了蹿(事后交通队民警分析这蹿救了我一命),人车随即分离,摩托车的刹车把手紧贴着我左侧太阳穴部位划了过去当即把大檐帽的松紧带划断帽子立即飞了出去。当时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反映:“交待了!这辈子在这里交待了”其他的什么也来不及想也根本无法想。但,强调的是,多年的从警生涯已经养成我临危不乱的素养所以自始至终我的脑袋一直保持着清醒!

“通”、“咚”的紧跟着两声,摩托车先摔到沟底紧接着我也到了!天不绝我的是,我恰好摔在了一堆山坡溜下来的黄土堆上。由于脑袋清醒着呢,我马上摇了摇脑袋又活动了活动四肢,发现除左脚踝骨疼痛不已(事后检查是骨裂)外,当时还没有感觉到哪里有疼痛。我双手撑着慢慢地站了起来随即拔出手枪朝天连续鸣枪告警。窄小的山沟里那枪声响叫个脆!闻声而来的老乡和同事急急忙忙从小路绕下来把我连拽带扶的拉上了山崖。一位与我很熟悉而且父辈是世交的老乡说“世兄呀,这沟沟哈磕(下去)几十口子人咧,浑沦(全好)着上来的就你一个。哎呀,全凭咱们父辈没有做亏心事,不然今天你就完了!”其实刚才在沟底我也吓出一身冷汗,就在我摔下去落地之处,距我的脑袋不足10公分就是一块大石头!如果再偏一点点那我就.....!

到了路上我才得知不法之徒也没有跑掉!他们把我撞下去那一霎那,不知是做贼心虚还是神鬼差事,他们把我撞下山崖后那车一头就杵到了山崖上整个车头撞的烂七八糟一动也动不了了,一伙人被随之赶到的民警全部抓获。

半夜时分我忍着浑身疼痛(这个时候才觉得疼痛了)从医院回到办公室。开门后一眼就看见地上有传达塞进来的一封挂号信。我定眼一看,啊,是远在北京的孩子给我寄来的生日音乐贺卡(事后我得知为了能让我在生日当天接到贺卡,孩子特地跑邮电局请教一番,精心计算需提前几天邮寄才能“保证爸爸生日那天收到!”)。

打开贺卡,顿时“祝您生日快乐”的乐声在屋里响起。我举着贺卡,听着美丽悦耳的音乐声,瞅着孩子一笔一划写就的“送给亲爱的爸爸:祝生日快乐,万事如意”的祝福语,我强忍满眶热泪只觉眼前越来越模糊......!

那是1990年4月7号,那天,我年满38岁。那天,为了人民事业我险遭不幸。那天,没有生日蛋糕也没有长寿面。但那天,收到了孩子从千里之外寄来的生日贺卡在我的心里,雕刻出迄今为止令我最深刻的生日印象!

那张贺卡一直伴随我到如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4/4/7 10:47:31 被lsjt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