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人自2007年9月入职莱尼电气线缆(常州)有限公司(下简称为莱尼)。起初莱尼以“常州市最低工资标准”为计算基数结算员工加班工资。而后,因有员工就加班工资一案一直从仲裁直至上诉至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以莱尼不得不给钱此案在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中结,以及集团内部工资统一(即便都为莱尼集团在常的独资几家企业,加班工资计算标准都有所差异)。将加班工资计算基数调整为本人的基本工资,直至本人于2012年9月离职。

2013年2月,本人就工伤保险待遇和加班工资争议一案,向常州市新北区劳动仲裁委员会提请劳动仲裁。2013年4月初,常州市新北区劳动仲裁委员会未在规定期限内审结,同日本人依法向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下称一审法院)提请民事诉讼,2013年4月11日,一审法院经诉前调解无效,正式依法受理了此案。起初适用简易程序。

同年5月22日,一审法院依法开庭公开审理了该案。7月3日,一审法院以“案情复杂”为由,向本人下达程序转换通知书,该案由简易程序依法转变成普通程序,并告知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9月4日再审。但此后一审法院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49条的相关规定,于2013年10月10日前结案。且未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法官行为规范》第35条,以及《关于司法公开六项规定》第二部分审理公开中的相关规定,告知本人不能依法审结的理由,一直拖延至2014年3月6日才下达判决书,因此一审法院在本案中存在程序违法的错误。

俗话说“好事多磨”,一审法院敢于程序违法起初我以为对我会有利一些。毕竟,2010年(2009)新民一初字2397案,上诉至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案例可作参考。莱尼支付加班工资的合法性已经有了定论。面对常州市新北区纳税大户的行为,法院的选择相对较难。但是结果却是事与愿违。拿到迟迟下达的判决书,我为里面的内容所惊讶: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是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规章制度,且莱尼制定的工资制度不违反国家强制国定。

用人单位是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规章制度,但必须不违背国家法律,地方性行政法规,否则该条款就是无效条款,这一点在莱尼向一审法院的提供的《员工手册》的首页中也有明确阐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44条,《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20条:加班加点工资计算基数,应不低于本人工资;依据《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62条,再结合莱尼工资结构,本人工资,应包括基本工资、岗位津贴、各项补贴、奖金的总和,即本人的实际工资标准。因此,莱尼以远低于员工实际工资数倍的常州市最低工资标准、基本工资为基数,计算加班工资的行为是违法的。依据《民法通则》第58条第5款,《合同法》第52条第5款的相关规定:当双方约定内容违反国家法律、地方性行政法规,及社会公益时,该民事行为是无效的,而一审法院却认定《员工手册》有关“常州市最低工资标准”的条款有效。因此,一审法院在此方面存在认定事实不清的错误。

一审法院认为本人要求以实际工资支付加班工资无事实依据。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44条,《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20条,已经明确工资计算基数应为本人工资,《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62条已经明确本人工资,应包括基本工资、岗位津贴、各项补贴、奖金的总和,即莱尼的实际工资支付标准。且《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64条第2款:“双方约定低于单位实际支付标准的,应该以单位实际支付标准结算”。该条款非但是对莱尼以远低于员工实际工资数倍的常州市最低工资标准、基本工资为基数,计算加班工资的行为违法的最直接的条款,更明确了在此情况下的支付标准。就是实际工资支付标准。因此,本人的主张完全有法理依据。因此,一审法院在此方面又存在认定事实不清的错误。

一审法院判决依据中其中一条就是所说的《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64条。

一审法院判决依据中仅是《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64条第1款“双方有约定从其约定”,同条第2款:“双方没有约定或双方约定低于单位实际支付标准的,应该以单位实际支付标准结算”。该款非但是对莱尼以远低于员工实际工资数倍的常州市最低工资标准、基本工资为基数,计算加班工资的行为违法的最直接的条款,更明确了在此情况下的支付标准。结合《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64条第1款、第2款,只有双方约定高于单位实际支付标准的,该约定才是有效的。因此,一审法院仅以《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64条第1款“双方有约定从其约定”,而忽视《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64条第2款,来认定莱尼“以常州市最低工资标准为基数”为标准计算加班工资合法,显然是断章取义对法律的曲解。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在本案表中存在程序违法、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的错误。就此,本人已依法向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请民事上诉。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许前飞来常视察法院工作,期间,许前飞充分肯定了常州法院近年来的工作成绩并指出,当前,各级法院要找准影响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突出性问题,认真分析影响司法公信力、案件公正性及法官积极性等方面问题的原因,落实有效措施努力加以解决,切实担负起法律守护者的责任;在任何时候,面临任何压力,都必须守住法律的底线。

许院长要求:“各级法院要找准影响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但在实践中却出入很大--当普通的劳动法者与当地纳税大户的司法较量中,那杆天平往往会偏重,甚至是倾向性的一边倒!否则,习总就不会感叹:“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所有司法机关都要紧紧围绕这个目标来改进工作,重点解决影响司法公正和制约司法能力的深层次问题”! 许前飞在常期间,也再三要求全市法院,要明确人民法院职能,在“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中找准定位,切实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座谈会上要求各级法院:要防止和纠正冤错案。并表示,万分之一的错案,对当事人来说就是百分之百的不公平。

我想有相当一部分人这一辈子都不会打一场官司。或许,这场官司也是我这一生唯一的一场官司,我也只有这一次机会去切实体验法律的公正。的确,正如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所说,就算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只在我的案子上出现错误,我完全有理由认为其断案是百分之百的不公正!

判决书中以上几条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我有相对的法理依据可以证明一审法院的错误,至少到现在为止,我不服!!!即便如此,我宁愿相信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不是有心之过。可悲的是,2009年两起案件,以及在我之后起诉的三起案件,六起相同被告的相同诉讼请求的案件,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下达的判决书可谓是如出一辙!作为外资,我国的相关法律是赋予你们予以保护,为地方经济保驾护航的职责。但是,保护的是其合法权益。同时,你们也有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职责!企业这么多年违法,由此累计要承担的金额巨大,有可能会导致严重后果。几乎已经成为一些不良企业挟持ZF的一种手段。

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法律赋予职能部门惩治违法的权力。如果,早些时候劳动监察部门介入,如果常州市新北区劳动监察、劳动仲裁、人民法院,能像2010年常州市中院那样不姑息养奸的话,莱尼就不会有如此巨大的窟窿。这些不良企业就不会无赖地挟持ZF。以至于,敢于在违法的前提下,能狗“理直气壮”地在仲裁、法院庭审期间公然拒绝调解!!反正,这已经不是莱尼第一次耍无赖了--[2009]新民一初字2397案上诉案当年在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时,面对主审法官的调解方案,莱尼就恬不知耻,但却理直气壮地质问法官:“这两个人给了,我后面还有1000多好人怎么办”?主审法官的一句话相当给力:“别人我管不了,他们的你就得给,如果以后还有人上诉到这里,你还是得给”。迫于常州市中院的调解手段,莱尼最后不得不妥协同意了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调解方案。

但愿作为上级法院的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严格依据“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准则依法办案!让老百姓能够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司法的公正,感受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本文内容于 2014/4/9 13:38:56 被N柯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