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寿衣利益链

同样一套寿衣,一家叫价4800元,一家叫价7800元;为亲人出殡过程中,冒出来收费2400元的“鲜花围床”项目……近日,“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一些殡葬服务机构和人员巧立名目、临时加项,联手制造“殡葬暴利”。

护工等人勾结寿衣店 共同“打造”天价寿衣

北京市大部分医院附近都有寿衣店,一套寿衣从2000元至20000余元不等。虽然寿衣款式、布料不同,但大部分都是既没有商标,也不挂吊牌,更没有生产厂家。记者在两家不同医院附近的寿衣店看到一套同样质地、款式的寿衣,一家报价4800元,另一家报价7800元,相差3000元。

寿衣成本到底多高?在有40余年制作、批发寿衣历史的天津市武清区六道口村,记者调查发现,三件套寿衣的批发价格最低的35元,真正蚕丝的三件套寿衣成本最高,但也只要1000元左右。

中国孝之道现代寿衣制衣厂负责人任艳萍给记者算了质量中等的三件套寿衣成本价:印金布料每米3元,8米合计24元;填充喷胶棉每斤1元,2斤合计2元;化纤里料每米2元,合计16元;人工100元,总计142元。

北京一名寿衣经销商透露,就是这样一套寿衣,市场价基本都在2000余元,比成本高了至少13倍。“这是保守估计。因为寿衣没有质量标准,也不统一标价,销售‘看人要价’,这样一套寿衣卖几万元都有可能。”这名经销商说。

一名业内人士指出,医院太平间、殡仪馆、护工、急救车司机等与寿衣店铺勾结,共同“打造了”天价寿衣“利益链”。

老刘在北京一所三甲医院门口开了一个殡葬用品商店,多次受到护工“骚扰”。“我们店开业以来,不时有自称医院护工的人到店里‘联系业务’。”老刘说,“这些人态度傲慢,开口就要30%至50%的‘提成’。他们一般会同时跟几家店谈,谁的提成高就和谁合作。”

业内人士认为,寿衣属于特殊殡葬用品,消费者消费时一般都正在遭遇亲人逝世的悲痛,被护工等引导快速作出非理性决策。此后,寿衣很快随逝者被火化,消费者也无从维权。

巧立名目临时加项 业内人也遭“被消费”

王梅的母亲2012年在北京一所三甲医院去世。短短几天时间,王梅在太平间和殡仪馆消费23569元。

王梅提供的账单上,收费种类超过50项,包括:冷冻存尸费、抬尸费、接尸车运输费、入炉火化仪式、全陪承办殡葬业务等,其中寿衣3000元,被褥1000元,寿盒系列7261元,鲜花围床2400元。

“鲜花围床”就是用殡仪馆的盆栽花将逝者遗体围起来,“盆栽花反复收费。”王梅说,当时她很难过,很多项目别人说应该有她就要,说多少钱她就照付。

相比王梅,初入殡葬行业的葛亮算是“懂行”了,但原本只花了2540元为母亲出殡的他,也被临时添加了“红床服务”、“撒花瓣”等项目,多花了2420元。 “到跟前了他们问:我们这里有‘红床服务’你要不要?就是让逝者躺在红床上,由4个人抬着送到告别厅,800元。又问有撒花瓣你要不要?撒全身600元,撒头两侧400元。又说,你母亲头顶放个花篮360元,脚下不能踩空,也要放一个花篮660元。”葛亮觉得,殡仪馆工作人员当着许多亲属的面提出这些服务内容,自己不选好像“亏心”。看着逝去的母亲被各种摆弄“撒花瓣”折腾,心里很不是滋味。

记者查询北京市一家知名殡仪馆的服务收费一览表发现,并没有撒花瓣、“红床服务”“鲜花围床”等项目。

对此,葛亮说殡仪馆的公示有“门道”:要么公示项目价格都很低,实际操作中工作人员会说服逝者家属选择价格更高的服务;要么不将收费高的项目列入“公示一览表”。

针对现状,业内人士认为,政府应该出手整治殡葬服务暴利,并协助行业建立质量标准;通过扶持一些优良企业,逐步让“白事”流程更加透明,杜绝公示项目与服务内容“两张皮”,禁止捆绑、分拆或诱导收费。

本文内容于 2014/4/6 19:44:25 被yangjl4259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