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失独家庭已超100万:余生无处安放


然而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年龄大都50岁开外,经历过上世纪50年代的经济困难、60年代的“文革”浩劫、70年代的上山下乡、80年代的计划生育。他们唯一的孩子因为一场意外不幸离世,而自己也很难再生养孩子。他们发现,除了情感的煎熬,自己的余生已无处安放,他们被称为“失独者”。半个多月前,摄影师时鹏通过失独者QQ群,找到了他们,尝试着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失独家庭已超100万,正以每年7.6万的速度递增。他们除了情感的煎熬,还要面临养老的窘迫,当他们年老体衰,需要孩子照顾时,不仅孤立无援,甚至连养老院都进不去。

针对这一状况,各地已相继出台相关补助政策。2013年12月,杭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就发布《杭州市计划生育特殊家庭扶助制度实施意见的补充通知》,文件规定“对失独家庭给予一次性补助,独生子女家庭失去子女的,由杭州市计划生育公益金给予一次性5000元补助,各区、县(市)要结合当地实际再给予一次性补助。”

1

雪天恨女,1954年生,60岁,现居杭州。

女儿泱泱,1978年生,1997年因居民楼坍塌遇难。

“痛就痛在这伤痛无人能懂”

雪天恨和老公老王,幸福生活启航于“钱塘江源头”的常山县。而恰恰是这个美丽的县城,因为一幢偷工减料的房子,给这对老人心中埋下了一辈子的悔恨。

老王祖籍在杭州,技校毕业后来到常山县狮子口水电站工作,后经人介绍认识了雪天恨,两人于1977年结婚,第二年有了自己的女儿,取名泱泱。1995年,雪天恨所在的单位盖房子,一家人分得一套79平米的2居室,从此有了自己正式的家。1997年7月12日,泱泱高考完第三天,早上7点,夫妻俩离开家去上班,泱泱约好同学准备出去玩,9点多钟,这桩5层高的住宅楼轰然倒塌。

在医院外面临时搭建的棚里看到自己女儿时,女儿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此次事故造成39人被埋,只生还3人。这次事件被当地政府定性为重大责任事故,参照交通事故赔偿标准,雪天恨与老公共得到赔偿款8.9万元。

女儿去世一年后,雪天恨和老公提前办理了退休,回到杭州。雪天恨与老公也考虑过要不要再生育的问题,后来因为身体不好,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老王今年64岁,夫妻俩住在一间30平米的老房子,老王的母亲已经89岁,老王说:“现在就是为了老人活,以后老人走了,都不知道该干吗了!到时候找个养老院,过一天算一天。”

泱泱的墓地在杭州南山公墓的一处小山坡上,墓碑的背面刻着一首诗,是雪天恨写给女儿的。老王说,再过些年,等我们住进了养老院,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来看她。

2

醉流年男,1962年生,52岁,现居嘉兴桐乡。

儿子凯凯,1994生,2011年因煤气爆炸遇难。

“只有酒精才能让我入睡”

“醉流年”这个网名是儿子生前起的。意思是老爸整天喝酒,生命在喝酒中一天天地流失。而这句话,也成为了醉流年的真实写照。

1994年,醉流年和长沙姑娘芳芳结婚,并生下儿子凯凯。而这时,命运的魔掌却悄悄地伸向了这一家三口。2001年6月,妻子被诊断出直肠癌,醉流年在花费了50多万元之后,妻子于2002年5月去世。2008年,逐渐走出伤痛的醉流年带着儿子回到了老家嘉兴桐乡,开了一间服装店,毕竟儿子还需要人抚养。

2011年8月10号,和往常一样。早晨6点钟,儿子起床热早饭,“砰”地一声巨响,惊醒了还在睡觉的醉流年,赶到厨房一看,儿子已经倒在了地上。脑子一片空白的醉流年赶紧拨打了120和110,在经过两天的抢救之后,儿子凯凯还是走了。

“我这一辈子在搞什么都不知道,努力打拼,受了这么多委屈,到头来什么都没有。”

儿子去世以后,醉流年租了一间农民房,除了一床被子是自己的,其他的家具都是房东的。白天出去工作,晚上就一个人在家喝酒发呆。更多的时候躺在床上用手机QQ和群里的失独者聊天,相互慰藉。

“我现在过的日子,白天是人,晚上是鬼!”醉流年自嘲地说。

“你问我还有什么打算,我现在什么打算都没有,明年的事我都不想,等房子分下来,先装修一间住进去,以后慢慢再说吧。”说完,醉流年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3

忘不了女,1964年生,50岁,现居宁波。

女儿幼幼,1994年生,2013年死于心脏猝死。

“一觉醒来,我为什么还在?”

6月4日,是忘不了的生日。

去年的这个时候,女儿答应送给她一件衣服作为生日礼物,而这份礼物却变成了永远无法兑现的承诺。

2013年5月16日,中午12点,忘不了还在QQ上和女儿聊天,问她新网购的衣服收到了没有,满意不满意。

14:30,忘不了接到女儿同学的电话,说幼幼在跑步的时候晕倒了,正在送往医院。

在赶往医院的路上,再次接到老师的电话:“你到哪了?幼幼在抢救,我们都在等你……”

这个“等”字让忘不了很揪心,赶到医院的时候,老师和同学已经等在了门口,等来的却是一句:“我们已经尽力了……”

忘不了当场瘫倒在地上。

再次见到女儿,已经是在追悼会上,那一天,面对女儿冰冷的尸体,她也埋葬了自己。

女儿出事以后,丈夫再也没有回过家。

忘不了说,中国的老百姓活的就是孩子,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共同的话题也是孩子,没有孩子,什么都没有了。有一次,走在街上碰到以前的同事,同事嘘寒问暖间,问起孩子的事,她也只能敷衍几句赶紧离开。“这让我很不舒服”忘不了激动地说。

“我觉得自己现在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别人都有自己的孩子,都有自己的家庭,我什么都没有,我是隔离于这个社会的。除了上班,我只有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我现在最怕晚上睡觉,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女儿的身影,有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一觉醒了我还在!”忘不了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