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红歌会网2014-03-15以《斩断抹黑军人的黑手:批判李学强“军人干政”谬论》转发网络大V、公知花千芳的《斩断抹黑军人的黑手》(来源:大众网)。花千芳说,“公知满手都是黑油漆,被他们的脏手乱摸,不搞的你浑身漆黑也起码抹你一鼻子灰”。此言不虚。比如花氏说:“军车随手拍”的活动,就是个很不错的案例。俺老花可没说公车私用或者军车私用就对啊,可问题的本质却是,干嘛要说“军车随手拍”呢?理论上来说,应该叫“军车私用随手拍”的对不对?少了两个字,意义完全不一样。公知花千芳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强调军车“私用”二字。花氏自称“这招小手腕儿颇有几分作用,据说现在军车上街,都俨然成了‘老鼠上街’,网络上一片喊打之声”。

还有更可笑的例子,有一篇《能够允许个别军人大发谬论吗?》,公知花千芳说“文章里毫不忌讳的指责军队会篡党夺权”。这又是“满手都是黑油漆,被他们的脏手乱摸,不搞的你浑身漆黑也起码抹你一鼻子灰”。《能够允许个别军人大发谬论吗?》指出近几年一直有几个军人,在网络等媒体场合公开说话,其言语,既有涉军队,又有涉国家,在正常情况下,这是大不韪的事;在任何时刻,军队都必须高度保持听命的状态,而不是试图以言论改变现实,否则,无论其动机如何,皆可视为不安分于本职使命,却妄图染指国家的政治版图,将军队的色彩附着在政治领域的空间,甚至有企图乱国之心;小而言之,这是擅越职权的违纪违法行为,应对发言者严加管制。大而言之,这是对国家政治底线的公开挑衅,是对国家意识形态的野蛮撕裂,应加以治罪。

这些说法符合实际。我军是党绝对领导的,是国家机器的重要部分,要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拥护和执行国家战略方针。这是军队的原则。我们坚持党指挥枪,决不允许枪指挥党。个别军人为了追名逐利出风头,混个网络名人,发表反对国家战略、外交方针的言论,是极端错误的,是党纪军纪不允许的。军队对外的声音有军委指定发言人,如国防部发言人,其他任何个人都不能代表军队的声音。

公知花千芳说,“把军方发言人的战略分析,当成‘战争恐吓’来大事渲染,导致‘轰炸东京’一度成了一个很热门的话题。俺老花真的愤怒了!这些人歪着嘴巴说话,已经全然到了不知道羞耻的地步。为了抹黑我们的军人,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公知花千芳自己正是歪着嘴巴说话,已经全然到了不知道羞耻的地步。没有人把军方发言人的战略分析当成“战争恐吓”来大事渲染,军方发言人从未说过“轰炸东京”。说“轰炸东京”的不是军方发言人;公开鼓吹“轰炸东京”,就是“战争恐吓”。

公知花千芳打着“为我们的子弟兵说几句公道话”旗号,说“我们不管什么纪律不纪律”,“我们维护的只是军人的荣誉”,“别有用心之辈,有多远给俺滚多远,在俺老花面前,秀下限没用”。军人以服从命令、遵守纪律为天职。这就是军人的荣誉。不管什么纪律不纪律,不是合格的军人,是军人的耻辱。谷俊山就是违令违纪的典型。

本文内容于 2014/4/6 13:58:51 被小编a27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