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接兵,枪打小偷、手榴弹采野果、捕鱼![参赛]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说到当兵之后,我摆弄轻武器进行实弹射击最鼎盛的时期,可能有点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因为,这个阶段不是在军营之中,而是在军营之外、在前往地方接兵的那段岁月里。

作为接兵部队代表,我前前后后一共前往位于四川、江西、浙江的兵员征集地接过三次兵,可以说,每一次,我都有幸同地方武装部的各型轻武器有着或多或少但却是极为密切的接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图为我和我带的新兵)

这种待遇的获得,首先是因为我们这个技术兵种在地方吃香、应征青年趋之若鹜,顺带着就影响到了和他们多多少少有些关系的当地武装部领导。再就是,一直以来,身为接兵干部的我们(惭愧,我只是以战代干的排长)都秉承:相信群众、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的宗旨,和武装部的上上下下保持着特别良好的关系。

前年,我在陆军版块曾发表过一篇贴文:惊险啊,受枪伤的野猪千万不要招惹!。主要讲述我在浙江某地接兵时,受邀携带各型枪支前往山里打野猪,结果差点被受伤的野猪“非礼”一把的苦逼经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以上链接观看一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图为猎杀的野猪)

下面,我就讲讲我在江西某地接兵时的一段好玩经历: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春季,我和我们海航接兵营(按计划征兵数100人)的营长、连长以及随队医生等人乘火车一路从青岛南下,辗转上海、南昌等地,最后,在转乘长途客车之后,到达了接兵计划的目的地——古城。(因涉及他人隐私,地名不宜公开)

说来也巧,在我们到达古城的第二天晚上,就发生了一起可能是误打误撞的对一个穿便装陆军接兵部队人员的抢劫案。事情发生后,有着拥军传统的当地政府可就坐不住了,他们连夜召集公安局和武装部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其主题就是:切实保护好接兵部队人员的人身安全、维护古城良好声誉!

根据市里领导的指示,武装部在向我们这十几支接兵部队进行传达和动员时便又把此事上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层面上了,传达完市里领导的指示精神,古城市武装部长便征求起在座的各家部队是否需要配枪的意见。

听说可以配枪,有几个兄弟接兵部队的人员就在会后急吼吼地去领用了临时配枪。对此,我们营长的意见是坚决不要。回到宾馆,营长看我脸色不大高兴,突然坏坏地说道:“小海排长是不是对我不赞同领枪有点意见呀?好,既然你小子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那我明天就去给你领一支去。”

“但是,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关于佩枪我可得跟你约法三章:1、这支枪归你专用,任何时候都必须做到枪不离身,不要指望别人帮你保管;2、出问题你自己全权负责,从纪律处分到开除军籍都有可能;3、明天到武装部领枪时,你去要一份《枪支保管条例》,给我好好地学习一下,考试合格后才能佩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图为“54式”手枪)

就这样,身兼接兵排长和接兵营“财务科长”(我随身携带着两万多元的新兵沿途伙食费用)的我在认真学习了《枪支保管和使用条例》之后,就把一支54式手枪和15发子弹领到了手中。看着我躺在酒店床上把玩着手枪的高兴劲,另外几位干部身份的接兵人员都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配枪之后没出一个礼拜,我就用这把真家伙做了一件让地方武装部人员赞许、让其他接兵单位刮目相看、让我们营长私底下批评的义举,而且,我的事迹还登上了当地报纸的新闻版面。

那天,身兼排长、会计、文书数职的我,根据营长的指示去给远在青岛的学校军务部门发一封电报。完成任务后,有点闲情逸致的我就选择了一条偏僻且很具当地徽派民俗特点的老街道,绕道向武装部所在方向返回。

正走着,不远处突然传来了几声刺耳的惊呼声,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因为当地土语有点拗口难懂,所以,初来乍到的我当时实际上并未听明白这连续发出的惊呼声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是凭着一时的直觉才驻足关注起了这件事。

很快,就见二个二十露头年纪的年轻人从一侧的巷道口冲了出来。在发现路中间站立着一名穿着海军冬季军装的我之后,他们明显地吃了一惊,随后,便以很快的速度回身向这条老街的另一个方向跑去。当时,我似乎意识到了他们是什么人物,但犹豫间并未动步追赶。

很快,在他们刚刚冲出的那个巷子里又慌慌张张地跑出了一名中年妇女,她嘴里歇斯底里地嚷嚷着让我百思不得其意的土话。很快,她可能是感觉到了我的困惑,就用非常不标准但还还能够听明白的普通话大叫:“强盗、强盗!”

我靠,光天化日之下还有强盗横行呀!当下,想到了前不久发生在兄弟部队人员身上抢劫事件的我不及细想,便迈开了大步向前方已经跑出去五、六十米的二个盗抢人员追去。这时候,我居然忘记了腰间的冬装下还揣着一把“盒子炮”,只是满脑子地在想着如何抓获这二名强抢他人财物的流氓,为自己再赢得一枚军功章。

追着追着,就出了城区、来到了紧靠着城区的一条江边。这时,前面和我之间距离越来越近的二个家伙可能是在奔跑中通过短暂的商量,就见他们在快速冲上江堤的斜坡之后,居然一人向左一人向右地向着二个方向分散跑开了。

看到这种情况,我有点着急了,这眼看到嘴的肥鸭子怎能让他飞掉呢?这可是我立功受奖的保证呀!但是,我也确实是分身乏术呀。就在我左右为难之时,我猛然就想起了腰间别着的短家伙,于是,手臂快速向后一抄,便把这支“54式”手枪给拽了出来,打开保险,快速抽拉枪机,我将子弹毫不犹豫地推入了枪膛。

“砰!”我先是对天打出了第一发子弹。这做法是有讲究地,就叫做:“先行鸣枪,再行射击!”

枪声响起之后,向左转弯的那个年轻人当即便停下了脚步,他似乎很是惊恐地一下子便趴在了地上。可是,向右转弯的那个家伙似乎是很不以为然,听到枪响的他只是在稍微地迟疑了一下之后,便又以更快的速度向一个废旧窑厂的方向跑去。

当时,年轻气盛、一心只想抓贼的我顾不上多想,站定身形双手举枪便瞄准了那名还在快速奔跑的家伙,当时,真的是不折不扣地就想一枪把他撂倒,只是生怕他从眼前逃脱,没有想到这一枪如果打在他身上的后果。

“砰!”子弹飞出枪膛,向着那个还在奔逃的坏小子所在方向飞去。“啪”地一声,打在了他前方一、二米处一个残破的红砖门柱上。扬起了一片砖屑。

就这一下动静,就把这小子震唬在了那里呆呆立住了,再也不敢动作。或许,他认为身后追来的这家伙真的是一个二愣子,要不然,也不会照着他胸部等高的位置打,所以,他不想为此丢掉一条性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图为部队正在进行“54式”手枪射击训练)

就这样,我把二个入室抢劫的家伙拉到一块,用鞋带将二人的大拇指绑在了一起,拽掉了他俩腰间的皮带,扯掉了两人裤子前端的搭扣和鞋子上的鞋带,让他们用手拎着各自的裤子,一路押解着押回到了武装部。

这件事情,我受到了当地政府的表扬,还上了当地的报纸。但是,接受了以上荣誉回到酒店,我却受到了营长的严厉批评,原因就是我没头没脑地滥用枪支,还险些伤及人身。

看到营长的这副严厉表情,我心里想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回到部队之后,那原本期望依靠这件事的评功论奖也不要再指望啦。

不仅如此,第二天,我还被勒令交出那把刚别在腰间不到一周、皮肤都没有焐热的配枪。原因就是:随队的营长和连长都不希望我再惹出什么“祸事”来。对此,面对我的一张长脸,营长说道:“海排长,我相信你的身手,再遇到歹徒的时候,徒手格斗也一定能把对方抓获!”

**!

其实,事后我还是想明白了,营长之所以如此做,完全是出于对我的关心,因为,留校以战代干的我已经被校方定位为重点考察对象,只要时机成熟,就可以破格提干!

很无奈地交出了配枪,在武装部办理交接手续的时候,我自然会悄悄地发上几句牢骚。对此,军械保管员老敖、一个应征新兵的叔叔很理解地说:“你们营长也太较真啦,以我们海排长的素质,怎么会玩出事情呢?对了,海排长,你是不是很喜欢玩枪呀?”

“是呀,我很喜欢实弹射击。只不过,我们那个吊部队,打个枪比过节还少!”

“噢,晓得、晓得啦……”

原以为这次和老敖的对话,只是他随意地对我发表一番同情,却不成想,三十天后,就在完成了新兵全部政审工作、我们此次接兵任务即将圆满完成和结束之时,一件对于我而言比过年还让人喜悦的好事便在老敖的暗中操作下,悄无声息地来临了。

这天上午一上班,我和营长正坐在武装部军事科科长的办公室里瞎扯淡,就见老敖走了进来对着科长点了一下头,于是,这位胡科长便对我们营长客气地说道:“王营长,接兵任务到现在几乎是圆满完成了,今天,我们去到乡下放松放松,顺便再请你们尝尝本地的土菜。”

我们王营长虽说对工作极为认真,对下属的管理也很严格,但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的馋猫,再加上这段时间来他和胡科长的私交也非常不错,还放宽条件招收了老虎同志一个小学时有过一次小偷行为的家门外甥(被人举报到征兵办,营长坚持认为:不能因为发生在小学时的不懂事行为让一个青年付出一辈子的代价!),所以,就痛快地答应了胡科长和老敖的邀请。

在颠簸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由老敖驾驶、搭载着我们五个人(王营长、随队医生、海排长、胡科长、老敖)的吉普车来到了一处山坳里——古城市武装部实弹训练场。

汽车停下,老敖便招呼看守靶场的一个老头开始从后箱搬运起了枪支和弹药。这时候,处在喜悦之中的我特别注意到:除了“54”手枪、“56式”冲锋枪和“56式”班用机枪之外,还有三箱没开封的木箱,看情形那里面是装满着子弹。

**,三箱子弹呀,这是神马节奏!!!

射击开始,我抖擞起120分的精神头、好生地过了一把狂瘾。在老敖这个武装部射击教员的指导下,操起放在立姿靶壕前的“56式”冲锋枪和“56式”班用机枪,我一个劲地狂搂起来,若不是营长暗示我不要太过分,我可能都会将一箱子子弹全部打完。

随后,营长和随队医生又轮流上阵,在打完了一箱子子弹之后,老敖开始很熟练地打开另外一个木箱。就在我满心欢喜地期待着再来一轮狂野扫射之时,我猛然间发现,老敖打开的箱子里居然不再是子弹,而是用油纸包裹着的军用手榴弹——我靠!这个我真的没有想到,也从没有玩过这种极具危险性的杀器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5、(图为解放军战士在进行投掷训练)

关键时刻还是我们王营长出得了场,看到我长着嘴似乎有点怯场,他便首先走下了土坡,在简单听完老敖的介绍之后,他就拎着一只手榴弹走到了掩体后,打开保险部、拉出拉环扣在小指上,抡圆了胳膊就将手榴弹投掷出去——

“轰隆!”手榴弹在坡下爆炸,那声音远比子弹的响动恐怖上百倍,让第一次接触这种玩法的我愈加紧张起来。更夸张的是,有一块弹片居然是呼啸着掠过我们躲藏的掩体头顶处,呼啸着打在一棵松树的树干上并深深地嵌在了树上。(可能是王营长也有点紧张,所以,他这一投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于是……嘎嘎嘎嘎嘎!)

接着,便到了我开始出场。硬着头皮来到场下,按照老敖的示范,我把拉环套在小拇指上之后,站在那里犹豫了半天却怎么也甩不出去,最后,在听到营长一句骂声之手,我心说:去你奶奶滴!然后,才一咬牙,将手榴弹大角度地撇了出去。

由于投掷的角度太大,手榴弹在空中的滞留时间过长,以致于几乎是在落地的同时,这枚手榴弹就爆炸了。

看到我们这些海航人员窘态百出,胡科长吆喝道:“老敖,有你这样当教练的嘛?你,去给几位海航的首长示范一下。几年不搞实弹投掷训练了,你小子不会全都忘记了吧。”

“好的,科长,就让你看看我的水平退步没有。”老敖说完,拿着一颗手榴弹居然爬上了掩体,他指着约五十米远的一个灌木丛说道:“大家请看,我的目标是前方那个灌木丛。如果投不准,大家也不要笑话哈。”

说话间,轻跑二步的他已经将手中的手榴弹投掷了出去。就见,手榴弹在空中慢慢地翻滚着,很准确地投掷在了那处灌木丛的中间。“轰隆!”一声爆响之后,草木枝叶开始随着浓烟满地飞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图为手榴弹爆炸瞬间)

老敖完成投掷,怯怯地看了一眼他们科长,在看到胡科长还算满意的笑容之后,他胆子似乎是也肥了起来,于是,便对着上司点起将来:“科长,你也很久没有玩手榴弹了吧,表演一下吧,让海航的首长们看看你这个自卫反击战老兵的手段?”

科长心情似乎是很好,他听老敖说完之后,居然是很平和地走下坡来,只见他弯腰捡起了一枚手榴弹,一脚在前一脚在后呈弓步姿势,原地不动就将手榴弹投掷了出去。很快,手榴弹落地爆炸,看那炸点,明显要比老敖带着助跑扔出的位置要远出最少15米的距离。

“我们科长可是自卫反击战的参战英雄,二等功、三等功获得好几个。身上伤口好几处……”看着胡科长的背影,老敖小声对我说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图为对越自卫反战战场上的我军战士)

扔出第一枚手榴弹之后,胡科长似乎是有点意犹未尽,于是,他站在掩体顶部左右张望了一会,用手指着山坡下六、七十米远的一颗果树说到:“大家看一下那棵树,下面,我来给你们表演一个用手榴弹收果子的技术,呵呵呵呵,扔不准可不要笑话,我也是三、四年没有摆弄这玩意啦。”

在他的提示下,我们都注意到了,那是一棵高度约有七、八米的独立果树,可能是不太好采摘的缘故,秋天成熟的果实并没有全部摘完,在树梢顶部依旧残留着大大小小六、七十个鸭蛋般大小的果实。

说完,他掂了掂手中的手榴弹,用左手将手榴弹的指环猛地拉掉之后,他并没有立即将已经在冒烟的手榴弹投掷出去,而是在手中停留了一会的功夫,才轻舒猿臂,将这枚我们看着都感到恐惧的家伙投掷了出去。

手榴弹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很准确地落在了那棵果树的树梢处,就是在落在这个位置几乎是同时,手榴弹爆炸了,临空炸出一朵白烟。随即,树梢那些受到爆炸冲击波剧烈冲击的果实开始快速呈放射状掉落。最后,仅有不到十只还残留在树上。

看到这奇异的一幕,我们都呆住了。将手榴弹滞空时间和投掷位置拿捏到如此精准的境界,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就的,可以说,这个临空爆炸在战场应用上有着极强的实用性。

事后,通过了解我们获悉:这位老胡科长就是一名对越自卫反战的参战英雄,他曾用这种具有一定难度的投掷法在一次战斗中,就消灭掉十几名躲藏在一个高处掩体里的越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8、(图为对越自卫反战战场上的我军战士)

……

中午饭是在靶场一角的那间小屋里吃的,因为提前准备好的,我们品尝了七、八种当地的野味。饭桌上,我们正兴高采烈地谈论着这次的射击和投弹经历之时,就见胡科长小声跟老敖嘀咕了几句什么,然后,就听到老敖用当地土话开始质问起了看守靶场的那个老头来。

几句话说完,老敖似乎是很不高兴,最后,居然气冲冲地站了起来,快速走出了小屋。

七、八分钟后,继续喝酒吃菜的我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闷闷地爆响声!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图为女兵在进行手榴弹投掷训练)

吃完饭走出小屋,来到吉普车前准备登车离开的我们看到:老敖蹲在车旁正在拾捯着摊在地上的一大堆鲜鱼。我们都不禁感到奇怪。这一个小时左右的功夫,这位老敖又是跑到哪里抓到的这些鱼呢?

回程路上,胡科长用普通话告诉我们:看守靶场的这个老头、也就是老敖的一个亲戚,利用靶场周边环绕的水塘偷偷养起了鱼。刚才,老敖在桌上问他,这老头居然不承认,于是,倔脾气上来的老敖才出门来到车前取出了一枚手榴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0、(图为女兵在进行手榴弹投掷训练)

在将鱼食撒到了鱼塘里之后,他才坏坏地将一枚手榴弹也“喂”给了这群水中抢食的倒霉蛋。

当天晚上,返回到城里的我们装作无事一般,汇同其它几个接兵部队的人员一起在武装部的食堂里大吃了一餐——杂鱼大餐!

注:因篇幅问题,就写这些吧。请各位继续关注老海的另外几个系列——)

1、武装和熏陶女儿,我从她三岁开始——已发;

2、我的实弹射击经历——军校苦逼篇 ——已发;

3、《接兵,枪打小偷、手榴弹采野果、捕鱼!》——本帖;

4、[原创]我的实弹射击经历——武警基地篇[参赛]——待发;

5、[原创]我的实弹射击经历——搬迁疯狂篇[参赛]——待发;

6、[原创]我的实弹射击经历——海外惊魂篇[参赛]——待发;

7、……

======推荐一部好友奇人所写的情节生动发人深省的小说——《三代人》=======

为了生存和正义,他们与奸猾的西洋商人拼命抗争。

为了国仇和家恨,他们与东洋日倭周旋并血战到底。

在旧社会,官场黑暗、尔虞我诈、国家羸弱、民不聊生。

有人乐善好施,有人奸猾吝啬,

有人欺男霸女,有人斩妖除魔,

有振兴祖业的,也有好色吸毒败家的……

而天道轮回,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射击征文活动参赛详情:http://bbs.tiexue.net/post_7106007_1.html

那些年我们一定有相似的经历,第一次摸枪的激动,第一次打枪的紧张,第一次的中靶的喜悦。

聊一聊你的射击经历,讲一讲你的射击技巧,谈一谈你对枪的情感!

射击征文活动一等奖1名:

菲律宾克拉克射击基地五天四夜豪华游

http://hd.tiexue.net/?view=212

射击征文活动二等奖2名:全新第三代龙牙战术衬衫http://www.junph.com/html/product2405.html

射击征文活动三等奖3名:“黄金狩猎俱乐部”铁血英雄射击选拔赛(免报名费)

http://bbs.tiexue.net/post_7042020_1.html

如果您有对射击运动的热情,如果您想加入精选贴的评审工作,或者您有更多意见建议,请加入射击爱好QQ群:

铁血网会员线下活动火热启动,欲知详情先按所在地区加入对应地区QQ群

北京铁血会员活动2群184572952 苏州铁血会员活动群250451038

上海铁血会员活动群 310675269 湖南铁血会员活动群326800404

南京铁血会员活动群187377624 连云港铁血会员活动群 348423524

山东铁血会员活动群 328435677 广东铁血会员活动群 187622478

西北铁血会员活动群 255549918 天津铁血会员活动群 150569243

浙江铁血会员活动群 140722893 重庆铁血会员活动群 173412092

沈阳铁血会员活动群2群186071431全国铁血会员活动2群288588281

常州铁血会员活动群365164252

高端军事旅游活动群330745862(组织国内外射击培训、军事旅游,狩猎为主)

本文内容于 2014/4/8 9:28:30 被小编a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