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隧道塌方:12人受困52小时 饿急吃皮带(图)

吉林隧道塌方:12人受困52小时 饿急吃皮带(图)

张德付第一个爬出通道,被救护人员接应出去。本报记者王强摄

事发时最担心塌方继续和缺氧,等待时最想念家人

饥饿感是无法应对的难题,饿了吃皮腰带,“两天内”吃了一小截

12个人互相打气:“不要着急,肯定能出去”,“一定能出去的”

找块红布绑在钻头上,告诉营救人员,他们还活着

5日15时08分,第一个从洞中救出的被困者张德付被抬上了救护车。送往医院的路上,他很平静地告诉医护人员:“有点晕。”并且说,没有受伤,没有哪里疼痛或者不舒服。此时的他,半张脸全是胡茬儿,衣服湿漉漉的,仍然穿着黄色雨靴。不过,他担心腿部被泡比较严重,因为有很长时间浸泡水里。谈起事发时的情况,他思维很清晰。语速平和地讲述了从隧道塌方到看到钻头打通断面及至被营救的近87小时。不过,按照他的观点,困难时期只能算到钻头打通断面的时间—52个小时。

事发

有空间有水

最担心塌方继续和缺氧

张德付今年40岁,湖北十堰市人。他很清楚地记得他是4月1日21时许进入的隧道。

2日0时40分许,张德付等人正在干活。他在“上道”喷浆,忽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他以为是隧道内的排风管道破裂了,仍站在“上道”台阶上,没有下去。直到工友喊他,他下去查看,发现是隧道塌方了。当时还有电,能看到石头哗哗往下落,随后停电了。

当时,张德付“吓坏了”,好在他没有受伤。一辆喷浆车、一辆半截子拉料车在断面内侧,还有灯光。

看到这个场景,张德付心想“完了”,因为塌方似乎还在继续。这是当时所有人最担心的。还好,片刻后,塌方没有继续。隧道内恢复了宁静,只有汽车发动机在转动的声音。只是,他们都出不去了。

每天在这里干活,张德付知道断面内侧到掌子面还有约30米×10米空间,足够他们12人活动,但他还是担心缺氧。

检查一番,隧道排风管道没有被完全压扁,还有空气流入,张德付心里放松了一点。而且,里面有水,足够支持一段时间了。

等待

听到钻头打通那一刻

激动得不得了

知道发生塌方了,张德付说自己当时没有特别激动或者绝望。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漫长的等待。张德付知道有工友跑了出去,肯定会找人去救他们。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了。汽车车灯早就不亮了。不时用力按车喇叭,希望有人能听到,却没有回音。有人大声喊叫,也没有效果。张德付没有用力呼救,因为他知道,喊叫肯定是没有效果的,要保存体力。

在张德付意识中的“第一天”,大家还互相聊天讨论,“第二天”就都不敢说话了,因为没有力气了,同时也要保存体力。

沉默,无助,找不到出去的道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获救,有一段时间,张德付有些绝望了。

“那种滋味,不好受。”张德付说,那段时间,他想了很多。想了自己之前的打工生涯,想到了自己的家人。他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最想念的,是自己的二侄子。

直到听到了钻头打通的一刻,“感觉激动得不得了”,开始了估算什么时候能出来的时光。

艰难

饿了吃皮腰带

大家互相打气鼓舞支撑

在钻头打通之前,张德付最担心的问题发生了。

缺水当然不是问题—隧道地面上就有水。而且,他们还可以用头盔接“空山水”喝干净的水。但是,饥饿感是无法应对的难题:“很饿,饿得很难受。”

为了应对饥饿感,张德付曾吃过皮腰带。每次咬一点,慢慢嚼碎下咽。但虽然“两天内”吃了一小截皮腰带,仍不能解决饥饿带来的痛苦感觉。

一度,张德付试图自己挖洞往外爬,不过很快被其他被困人员阻止了。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半梦半醒的迷糊状态。大家都没有力气了,都进入了半睡眠的状态。但谁都没心思睡觉,也不敢睡觉,生怕塌方会继续发生。

隧道内的时间,张德付是没有确切掌握的。大约是“第二天晚上”开始,大家开始相互打气:“不要着急,肯定能出去”、“一定能出去的”……

大家聚在一起,距离不太远。互相鼓舞着,彼此给对方希望。他们虽然自己并不确定,却尽量给别人信心。直到钻头快要出现的一刻。

希望

钻头上绑红布

传递出生命信号

3日中午,沉寂的局面打破了。张德付等人听到了钻头破石的声音,这无异于天籁之声。有人大声喊,有人按车喇叭,有人拍断面的石块。可是没有收到回音。

等待着,钻头破石穿入。张德付等人找到了一块红布,用铁丝绑在了钻头上,让钻头带出去。他们想用这种方式来告诉营救人员,他们还活着。

不过,这个时候张德付并没有很激动。未知的因素太多,这根钻头不能决定什么。他们依然没有同外界取得联系,无法传递食物。甚至,是否会有其他的变故,一切都不能确定。“有一点希望。但怕塌方塌得远。”张德付这样想。

脱困

“给养管道”打通

恨不得立即跑出去

4月4日凌晨,“给养管道”开始施工。13时30分,“给养管道”打通,对面传来了喊话声。这个时候,张德付开始充满了希望,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活着出去了。

最难熬的饥饿问题解决了,管道中输入了各种食物。从4日中午至5日下午,张德付共喝了4次小米粥,吃了6个鸡蛋,两根火腿肠,一个面包,3根香蕉。

有了吃的,能通讯,大家想出去的心情变得迫切起来。“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啥时候能出去,恨不得立即能跑出去。”

5日15时许,逃生通道挖通。在快要挖通前的一段时间,张德付不时将耳朵贴在断面上,倾听挖掘的声音,估算掘进进度,用手电筒往前照,希望救援人员能看到光亮。

快要挖通的时刻,张德付动员大家一起搬石头。有一块比较大的石头,有人说搬不动。张德付说要试试看。尝试未果,他又动员了两个人一起搬,终于将石头搬走。

不久,通道挖通,张德付第一个爬入通道,被接应出去。那一瞬间,幸福,幸运,激动,都不足以表达他的心情。

在救护车上,医护人员初步检查了张德付的身体。血压130/80,脉搏60次/秒,生命体征正常。

吉林隧道塌方:12人受困52小时 饿急吃皮带(图)

本文来源:华商网-新文化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