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楚败秦胜:中原化的双刃剑

为什么楚败秦胜:中原化的双刃剑

张宏杰

为什么楚败秦胜:中原化的双刃剑

王可伟油画作品《国殇》,根据屈原同名诗创作,呈现战国时期楚国军队征战场面。

我们都注意到,周边民族与中原民族的互动中存在这样一个规律:在中原化的前期,中原的高度文明与边缘民族的野蛮气质相结合,意味着这个民族政治军事实力的迅速增长。但是,一旦边缘民族的质朴、好战精神被中原的熏风吹散,那么,这个民族的噩运也就随之降临。

例子如北魏、辽、金,其实早在这些朝代之前,楚国八百年来的历史进程,也印证着同样的规律。

□ 张宏杰(历史学者,《楚国八百年》总撰稿)

春秋时代,判断一个国家是不是蛮夷,并不看它是什么民族,而是看它是否遵守礼仪文化。一个国家在文化上充分中原化了,那么即使它起源于异族,也会被承认为“夏”的一员。比如舜本来是“东夷之人”,周文王本来是“西夷之人”,然而因为他们对中原文化做出贡献,都被尊为华夏的圣人。否则,即使你的血统来自中原,也会被排除在中原文化圈之外。

楚国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虽然周王朝建立之后不久,楚国国君就被封为子爵,但从一开始,楚国就被中原国家当做蛮夷。虽然楚国曾满不在乎地声明:“我蛮夷也”,但内心深处,他们对此是极度不满的。楚国人一步步北上侵伐,一方面是为了扩张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也是急切地想与中原文明接近。

成也中原化,败也中原化

楚国前期发展的一个主要动力,就是中原化,从中原文明中获得的物质和精神力量。从熊渠到楚武王、楚庄王,他们一路向北扩张。在崛起的过程中,楚人那不拘定势充满想象力的思维方式,从楚地蛮夷身上继承的野蛮和强悍,与中原文化的优质部分结合,形成了楚国强大的战斗力。

到了楚庄王时代,楚国的中原化真正完成。楚国开始全力推动代表周文化正统的“王道”统治。楚庄王制定了“禁暴、安民、和众、丰财”的施政方针。也就是约束权贵,善待百姓,政治团结,发展经济。他参考中原礼法传统,重新制定楚国宫廷礼仪制度。楚庄王时代及以后,楚国使者已经能在外交场合像中原国家大臣一样,纯熟地引用《诗经》进行交际与交流。据董治安先生统计,在《左传》楚国中引诗17首,赋诗3首,《国语》还引诗4首。这一统计表明,楚人对《诗》的学习与运用,已达到一种“不学诗,无以言”的程度。而且在对外关系上,楚国也开始严格遵守周礼传统,并且举起了仁义的大旗。

陈国大夫夏征舒杀掉了国君陈灵公,公元前598年,庄王兴兵伐陈。占领陈国之后,楚庄王并没有像以前的楚君那样,把陈国变成自己的属地,而是派人到晋国迎回流亡的陈国公子午回国即位。这种行为,就是春秋社会特别推崇的“兴灭继绝”的正义行为。果然,诸国因此纷纷称颂楚国的仁义之举。连孔子后来读到这段历史,都不觉称赞说:“贤哉楚庄王,轻千乘之国而重一言!”

我们都注意到,周边民族与中原民族的互动中存在这样一个规律:在中原化的前期,中原的高度文明与边缘民族的野蛮气质相结合,意味着这个民族政治军事实力的迅速增长。但是,一旦边缘民族的质朴、好战精神被中原的熏风吹散,那么,这个民族的噩运也就随之降临。比如北魏孝文帝全力汉化的结果,是使原本是马上民族的鲜卑皇帝都不再碰弓箭。正像王夫之所总结的那样:“精悍之气销矣,朴固之风斫矣。”不旋踵,北魏灭亡,遗族融化在汉地。后世的女真人是更典型的例子。

其实这些后来令人扼腕的历史,在春秋时代就已经有了先例。

楚庄王称霸,是楚国政治文明的顶峰,也是楚国走下坡路的开始。到了楚庄王的重孙楚灵王时代,楚国已经出现了“中原文化病”的征兆。到楚灵王时代,楚国的物质文化在中国已经首屈一指,楚国文化已经成为“新派”、“华丽”的代表。许多事物被冠以“楚”字:“楚冠”、“楚服”、“楚歌”、“楚舞”、“楚宫”……根据《左传》记载,公元前535年,即春秋晚期,登基不久的楚灵王“以豪华富丽夸于诸侯”,为了炫耀楚国的强大以威镇诸侯,耗时近七年,“举国营之”,在古云梦泽内修建了一座方圆40华里的宏伟宫苑——章华台。这一事件典型地代表了楚国统治者是如何滥用民力。“楚王好细腰,宫人多饿死”,这两句家喻户晓的咏史诗,说的就是导致楚国第一次衰落的国王楚灵王。

法国的东方学家格鲁塞总结边疆民族汉化的规律时说,“过二、三代后,这些中国化的蛮族们除了丧失蛮族性格的坚韧和吸收了文明生活的享乐腐化外,从文明中一无所获,现在轮到他们成为蔑视的对象,他们的领土成为那些还留在他们土生土长的草原深处、仍然在挨饿的其他游牧蛮族垂涎的战利品。”楚国王室贵族毫无节制地吸取民脂民膏,很快就受到了报应。被楚灵王掏空了家底的楚国,成为他身边另一个野蛮民族秦的猎物。

(下转B06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把人性的弱点描绘成文化的弱点,无聊啊无聊

3楼 汉唐魂魄
楚国八百年,为了夸大楚国而贬低中原,纯粹的胡说八道。

这个张宏杰还真不是汉族 就这水平还历史学家 “舜本来是“东夷之人”,周文王本来是“西夷之人”,” 真搞笑 汉代以前的史书上的夷和汉代之后的夷的含义是不一样的 民族和部族都没有搞清楚 试问 这两者能划等号吗 那么请问 为什么之后的北魏孝文帝还要特意强调不说鲜卑语 而说汉语呢 显然舜和周文王只是一个民族的不同部族 不然是无法沟通的 试问 这个张宏杰是蒙古族 那么请问 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前的塔塔尔 蔑儿乞是不是也可以划为不同的民族呢

这个张宏杰的险恶之处在于分化汉族 试图把秦和楚说成是不同的民族 笑话 如果秦和楚不是一个民族的话 那你家的塔塔尔部 蔑儿乞部也不是一个民族 女真人的建州部 叶赫部也不是一个民族 作者又在卖弄狗图腾的作者的那套狗屁理论 你游牧民族本来积极向上 汉化毁掉了你们的所谓进取心(抢劫杀戮成了进取心) 这是在号召少民独立的阴险理论

2楼 雪地漫步者
其实我认为楼主对中原化有点过了吧,好像中原化就是儒化,贪污腐败化,在秦五世而霸中,同样也学礼,所以后世儒家说法家事无俱细,什么都要管,管民俗民风,而且卫也是中原之国,那商鞅来自卫国,自然也代去了中原之礼俗,所以我一直认为好的制度能把坏人变成好人,坏的制度能把好人变成坏人,而当时的中原化就是儒家常用的人冶,只要一人冶那么就会出现遇明君则强,遇常君则弱,遇弱君则亡的事了。
没什么,兰州烧饼这是抄袭CCAV刚播出的纪录片《楚国800年》,文艺化的历史纪录片,你当评书看就好,很多都是噱头根据史学,从战略上说,楚国亡于秦,不如说楚国毁于齐

4楼风楚

笑到最后的是楚人刘邦和灭秦主力的无数楚人!汉朝不过是楚国的延续而已。


《新民周刊》:你为什么认为春秋战国时代是中国人形象最好的时代?

张宏杰:那时候的中国人,个个都强悍好战,连吴越地区,也就是今天江浙上海地区,都是非常尚武的土地。那时不论男女,皆以高大健硕为美。当时的贵族,都能下马能文,上马能武,侠客遍地,武士横行,一言不合,就拔剑相斗。

这就是这个蒙古人眼里中国人应有的“游牧民族积极向上的气质” 一言不合就拔剑相斗 这是什么 这不是没教养的流氓吗 今天这样的中国人少吗 在地铁 在公交 在小区里 到处都是这种“积极向上的气质” 一点小事就打架斗殴 这就是能拯救中国的“积极向上”的气质? 倡导温良恭俭让就成了腐化 懦弱 试问 这是在教人向善 还是在教人作恶 这样的社会能称之为文明吗

看看作者的其他文章吧 他认为现在中国的蒙古人学着汉人农耕了 富裕了 不骑马改骑摩托了 不住毡房改住瓦房了 是一种悲哀 丧失了游牧民族的质朴 拜托 那么请你去蒙古国 去教化他们怎样守护祖先的英明吧 不要指着卖矿 关闭所有的矿场 关掉所有的学校 废掉道路和楼房 好好守护作者眼里的“质朴” 远离你眼里腐败肮脏的汉族吧 虽然作者在自己的文章里显露出来每个月领少民津贴的那种高傲的优越感 却对于自己的汉语十分流利而感到羞耻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