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自去年6月“自首”回台湾后,绰号“白狼”的台湾“中华统一促进党”总裁张安乐不断出现在媒体视线中。今年2月,在台南一些“台独”分子推倒孙中山铜像后,他率众抗议;今年4月1日,他又带人出现在学生反服贸抗议现场,与民进党和学生代表激烈对峙。张安乐经商很多年,但由于他曾是台湾最大帮派竹联帮的创始人,于是引发了“黑道以暴制暴”的议论。针对这些质疑,《环球时报》2日晚对张安乐先生进行了专访。

专访张安乐:我去“立法院” 是为逮捕现行犯

竹联帮大佬张安乐力挺服贸

环球时报:您反反服贸的理由是什么?

张安乐:有两个理由。一是我觉得一般的学生不晓得什么是服贸。他们打出“马英九亲中卖台”这种“台独”标语,受到职业学生和教授的煽动,我想找机会告诉他们,服贸确实不对等,但这种不对等是台湾占了很大便宜,大陆让了很多利。第二,那两个职业学生非法占有“立法院”议场15天了,政府不驱离,我们就去做这件事,把他们带走。不过对方请了警察当人墙,我们如果跟警察发生冲突,就中了他们的计。

我之所以讲那两个人(指学生代表林飞帆和陈为廷)是职业学生,是因为他们拿学生身份当幌子,搞政治活动;而且因为是学生,才好串联别的学生。这两个人可不简单,都是蔡英文培养的。即使苏贞昌(民进党主席)进议场也会被呛声,他们只认蔡英文。

环球时报:通过4月1日的行动,您对这次台湾学运有怎样的印象?

张安乐:严格讲这不算学运,是胡闹。学生大部分把这当成嘉年华,存在“青春不留白”的心理,觉得终于有这么一个机会和体制对抗,把一切不如意都归咎于马英九,找到一个宣泄的机会,但真正了解服贸的太少太少了。

环球时报:您的行动是否和国民党事先沟通过?

张安乐:当然没有,国民党肯定怕嘛。因为国民党没有作为,最后如果学生因为我们而离开,我们会变成泛蓝的英雄,将来泛蓝会支持国民党,也会支持我们,所以国民党也谴责我们。总体讲,国民党基层看到我们很高兴,他们最在乎的是谁能对付民进党,而高层很担心基层会变成我们的人。

环球时报:您认为这次行动取得了哪些成果?

张安乐:第一,凸显那两个人是现行犯。我们去的目的是逮捕现行犯林飞帆和陈为廷,但他们昨天(指4月1日)不敢出来,在窗口偷看还被媒体拍到。他们前几天天天骂警察、打警察,现在请求保护,是不是英雄很明显。第二是告诉学生这个体制不能没有政府。安定最重要,只有政府可以安定,他们扬言要把体制摧毁,但如果真的不要警察,那天能过关吗?


还有一个最大的收获是意外把民进党狠狠打了一巴掌。我本来没想找民进党,但他们躲在警察后面骂我们是“中国猪”,明显挑衅。当然我也讲了很难听的话。像民进党“立委”陈其迈的爸爸是贪污犯,我对他说,“你把你爸爸管好就好了”,还说“民进党是个贪污党”,“民进党人是晚上叫大哥,白天骂黑道”。其实,民进党跟台湾的竹联帮、四海帮和天道盟挂钩太深,这些我都知道,所以他们不敢吭气,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否认。

我讲的是事实,我可以说出哪个人和哪个黑社会在一起,他们要敢说没有,我就讲出来。包括一些女性,因为现在选举,我碰到很多民进党女议员跑到帮会兄弟办的春酒上拜票,“大哥,拜托啊!”都是这样子的。男的就跟人家上夜总会、玩女人。

环球时报:针对反服贸,您还有下一步的计划和动作吗?

张安乐:在台湾,反服贸是你的权利,挺服贸也是你的权利。我们针对的是学生非法强占议场,未来还会有动作,但目前不方便说。

环球时报:能否谈谈岛内有关您是大陆籍还是台湾籍的争议?

张安乐:昨天电视台问我是否有中国身份证,我说有。他们很高兴,结果我一拿出来是“中华民国”身份证,我说,“中华民国”就是中国,他们全都傻眼了。台湾人现在讲到“中国”是指大陆,“台湾”是台湾,我说的中国包括台湾与大陆,也算给他们上了一课。我现在66岁,再不讲“我是中国人”,我走了,就再也没人敢讲了。

环球时报:很多人会对您的黑帮背景有争论,能否谈谈您现在和竹联帮的关系?

张安乐:我参加过竹联帮是事实,但那是过去的事情,现在我疏离帮务,帮里的事情完全不介入。不过老兄弟感情还是有,年轻的时候和很多人不打不相识,变成兄弟和朋友。我常讲一句话“一日香火缘,终生兄弟情”。但一般帮会传统事情,我都不会介入。而且只要发现党(指“中华统一促进党”)里同志有这种行为,我就把他开除。之前有人想借我的名义去恐吓,查明属实就开除了,目前已经因此开除了两名党员。

环球时报:您的背景对您从政有哪些利弊?您创建的“中华统一促进党”目前情况如何?

张安乐:我不会从政,只是政治义工,宣扬我们的理念,寻找合适的人出来从政。至于我的背景,优势是可以进入基层。目前“中华统一促进党”大概有两三万党员,遍布在从基隆到高雄。我们第一敢在台湾高举“一国两制”,第二可以走到南部,走到民间。当然,弊端就是我经常被人攻击是黑道。来自:黄颖艳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