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奶奶,您在星空看着我们吗?(我写给的奶奶的信)

奶奶:

我们想您。您是我们心里永远不会淡去的永恒。

很久了,总想为奶奶您写点什么,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好多年以前,战争结束了,在战火中冲杀了好多年的爸爸娶了同样是军人的妈妈,用爸爸的话说:“我命大,身上被打了好几个窟窿竟然还活着成了家”!于是,后来就有了我们兄妹五个。我是老大,当时的我在妈妈肚子里已经好几个月了,奶奶您为了照顾您未来的孙子孙女们,从华北平原的老家来到了父母的身边。父母们太忙,我们兄妹的童年时在您的照顾爱抚下度过的,直到我们十五、六岁当兵离家。

奶奶您裹过脚,一双小脚被裹得变了形。记得小时候,您洗脚后总是喜欢笑咪咪的看着我们帮您“修理”脚下的老茧。看着奶奶那双畸形扭曲的脚,妹妹总爱问您:“裹脚很疼吧”?奶奶您总是轻轻叹一口气,浑浊的眼神望着看不见的远方,好像在看着很久远很久远的过去:“哎,疼啊,五六岁,就得裹脚了,裹得脚都化了脓,不敢沾地,只能扶着小凳子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挪~~~~”。从您的讲诉里,我们知道奶奶您大约在16岁就嫁给了爷爷,日本鬼子占领华北平原后,爷爷奶奶带着孩子成天“跑反”躲避战乱,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境很快就破落艰难起来,特别是侵华日军发动“五一大扫荡”之后,兵慌马乱中的老百姓根本就活不下去。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就要饿死,您和爷爷一狠心,让当时才15岁的爸爸去给人家当了长工,把二叔过寄给了别人,然后,带着其他的孩子开始乞讨要饭,一家人总得要活下去啊!就在那一年里,您眼睁睁看着爷爷和一个叔叔,一个姑姑在逃荒中饿死在您的身边。为了活命,爸爸才参加八路抗起了枪!爷爷死后,抚养孩子支撑家庭的全部艰辛就压在了奶奶您这样一个小脚女人身上。就在那战乱和饥荒的日子里,您一个人带着其他三个孩子苦苦煎熬到了抗战结束,全国解放。那些苦难的年月,真不知道奶奶您一个人是怎么咬着牙苦熬过来的。

伴着《平原游击队》、《地雷战》、《地道战》电影长大的我们有时会听到奶奶您给我们讲起当年“小鬼子”祸害老百姓的事。鬼子是如何包围了村庄,如何把翻墙逃跑的乡亲一枪打死在墙头上,如何把被抓到的乡亲们统统赶到村西的打麦场上跪下,用刺刀逼着老少爷们交粮食,交八路,逼着妇女们又哭又笑供鬼子们取乐。还讲到侥幸逃出包围圈的爸爸如何带着弟妹们趴在坟地里躲避鬼子兵的搜查。“唉~~~穷八路,富民军(汉奸皇协军),杀人放火小日本啊”!奶奶您总是用这样几句话来结束对战乱时代的回忆和讲述。也许就是因为这些点点滴滴的积累,直到今天我也难以在心里宽恕那些曾经伤害过我们民族的日本人。

奶奶,您走过的日子那么艰难,,可我们兄妹眼里,奶奶您却非常的大气和乐观,我们兄妹几个从来都没有从您的言行中看到那种经过饥荒、伤创和战乱留下的哀苦痕迹。记得小的时候,奶奶您有时会一个人一边做针线活儿一边轻轻的哼几句华北民谣,我到今天都还记得,您唱的是:“姐妹二人去呀嘛去赶集,脍(kuai)着那小筐卖饺子呀卖呀嘛卖饺子;姜花葱花茴香叶,皮薄肉多是那羊肉馅儿~~~~”每当您看见我们在听您轻声哼唱,您便住了声,讪讪的笑着对我们说:“老了,唱不好了~~~~”。现在想起来,奶奶您心里该藏着多少我们不知道,不了解而埋在您自己心里的人生故事啊,在您的呤唱里,分明包含着您老人家对自己年轻时代那么多的回忆和惆怅。还记得,每到夏天傍晚,奶奶您早早的就在院坝里扫出一块干净地方,铺上草席,再点上一堆熏赶蚊子的艾草桉叶。等到我们都疯够了玩累了,回到您身边,躺在您腿上,望着漫天繁星听您给我们讲故事。于是,被狠心的王母娘娘用头钗隔在银河两岸的牛朗织女便随着您的讲述,跨过亘古时空,在消夏的夜晚里走进了我们的童年。您告诉我们:天上的星星就是地上的人,每个好人故去后都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也就是在奶奶您的讲述里,我认识了夜空中的牛郎星,织女星,天狼星,北斗星~~~~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是我们和奶奶您在一起度过的最难忘的日子。那时我不满6岁,每月定量口粮5斤,就这么一点粮食有时还是以红薯冲抵,五斤红薯折算一斤大米。爸爸虽然是军队干部,可他自己也因为说了真话而被整得自身难保,完全没有任何可能顾家,饿啊,小小的我恨不得把一切能嚼烂的东西都吃下肚去。从战乱和饥荒中熬过来的奶奶您总是想着办法把一切可以吃的东西省给我们吃,您总是把菜粥中少得可怜的一点米粒捞到我们碗里,自己喝菜汤充饥。您会把拣来的麦粒炒熟,再撵成粉加到菜粥里,每到这个时候,我和妹妹都会高兴的叫起来:“哦,今天的稀饭好干(稠)哦”!于是,我们也会有意的在碗底省下一小口饭粒,抹抹嘴拍着肚子对您说我们已经吃饱了,然后看着您背过身去,把碗底那一丁点饭粒抹进嘴里。就在那些相濡以沫的日子里,奶奶您教会了我挖野菜,养兔子。更重要的是,奶奶您以无声的行为教会了我们什么叫关爱、节俭和忍耐!

奶奶,我还记得我复员回家后的那些日子。您老人家在很多年前的一些言语和做法在现在看来也应该算是很“潮流”的了。从部队复员后,我有了女友也就是您后来的孙媳妇。刚谈恋爱,我总想有机会多和她在一起,可是老爸却有点古板,连看个电影都必须由他和老妈坐中间,把我和她隔在两边,说是让别人看见我们太亲热了“影响不好”。 奶奶您却完全没有理会我老爸的那些破规矩:那一天,她到家来,我俩关着门在里间屋里聊天,过了好一阵,才发现门被您从外边锁上了,根本出不去!直到快吃晚饭了,一直在院里做家务活儿的奶奶您才来开了门。看着她不好意思的样子,奶奶您淡淡的说了一句:“把门给锁上,你俩好清清净净的待在一起”!奶奶啊,您这样做是为了让自己的孙子不受任何干扰的和未来的孙媳妇谈恋爱,可我,却从心底感到了一种很多年以后才感悟到的心酸:奶奶,您老人家年青的时候,和爷爷在一起那十几年该是怎样一起走过的啊,我相信,那一定是人世间苦难岁月里特别温暖特别柔软的一种相濡以沫! 奶奶您身体很柔弱,骨子里却非常好强。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过奶奶您对艰难生活的抱怨,您总是以自己的善良和宽厚默默的应对着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有一次,看见大弟弟在病态中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样子(在部队服役中因伤至残),我心里着急,感叹“人活一世,伤心事太多,太没劲了”。奶奶您听了我的话,马上就急了,劈头盖脑的熊了我几句:“什么没劲,人活着有劲得很!一个大男人说这样的话那是没出息!就你这样子才真是没劲”!我从来没见过奶奶您发这么大的火,您的一顿训斥让我冷静下来,是啊,奶奶苦了大半生,经历了那么多苦难您依然乐呵呵的生活着,用您的坚韧,温暖,大气的慈爱无声无息的养育着我们,而我,一个男人,一个当过兵的男人却面对着生活中的挫折大发感慨,实在是惭愧啊!从那以后,奶奶您的这几句话象铭石一样永远刻在了我的心里。

前年,我回老家,到奶奶您的坟前去看望了您老人家,跪在您的坟前,望着老家平原上的无边黄土和远处低矮的村落,我分明看见奶奶您带着笑容,蹒跚着脚步从远处向我,向我们兄妹走来~~~那晚,我失眠了,披上衣服,一个人踏着奶奶您曾经走过的村间小路来到村外,一片寂静之中,过去和您在一起的日子竟然每那么清晰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猛抬头,枣树的树梢之上,繁星漫天,我仰起头,对着星空在自己心里呼喊着:“奶奶,您能听见吗?您老人家在星空中看着我们吗?”

一时间,两行泪水泫然滑落~~~~奶奶,我们想您!

寄往天堂的一封信(我妹妹写给奶奶的信)

奶奶:

您在那边过的好吗?

奶奶您是一个穿着斜襟衣衫,大襟裤,扎着绑腿,裹着小脚的北方农村老太太,布满皱纹的脸上从来都挂着那种不悲不喜的谦和淡然,您不识字,不懂很多大道理,但从小在您身边长大的我,却从您身上得到了很多很多。

奶奶您经历过解放前的饥荒岁月,吃过树叶树皮野菜甚至观音土,经受了不到一年就因灾荒致使三个亲人饿死在逃荒路上的悲苦;奶奶您经历过战乱,在日本鬼子重点扫荡的冀中平原上无数次的带着孩子们跑反和鬼子周旋,见证了日军的烧杀抢掠及将乡亲们赶到麦场上跪下对被抓的抗日干部灌辣椒水,坐老虎凳,开枪恐吓,要交出八路交出粮食,甚至有怀孕妇女受恐骇过度而就跪在麦场将孩子生在了裤裆里的种种恶行;奶奶您遭受过一次次亲人的生离死别,爷爷和一个叔叔及一个姑姑相继饿死以后,您在爷爷的坟上磕了头,发誓不再嫁,那时的您才30多岁,唯一的劳动力我的父亲已当了八路军,您带着余下的三个年纪尚小的孩子,孤苦无助,靠着帮人和几亩薄地苦苦度日,一个人支撑着风雨飘摇的家,熬到了解放。这些都是在父亲要求奶奶您对我们进行的一次次忆苦思甜中得知,每次我都听得泣不成声,而您忆一次苦就会两三天吃不下饭。从而我深深感到了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幸福,记住了“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父亲因为对当时一些错误的做法说了真话被定为“严重右倾”,被降级降职调动到了四川的一个重灾区在他人“监督”下工作,我们全家都陷入了困境,那是个饿死了许多人的地方,每个月极少的一点定量,根本不够吃啊。奶奶您再次带着不满六岁哥哥和不满五岁我去挖野菜,找红薯叶,南瓜藤,去拣食堂丢弃的葱的根须,回来洗净和上一点点面蒸着吃,就是这样的东西,您每次吃饭时都让我们先吃,说自己不饿,我们也会在碗里剩下一些,说自己吃饱了,然后看着您把我们留在碗里的东西吃下去。后来因极度营养不良,哥哥脱肛,肠子经常从肛门脱出两寸多长,您在碗里倒一点点酒点燃,手在火苗上过几下,给哥把肠子塞进肛门;由于长期饥饿,您得了浮肿,腿肿的又粗又硬,我看着都害怕,您还是用手蘸着点燃的酒搓揉自己的双腿,叫我们不要害怕,却从没听见过您怨天尤人。您让我看到了什么是隐忍和坚韧。

从记事起就知奶奶您唯一的嗜好--抽烟,您说那是年轻时爷爷给您惯下的毛病,您总是眼睛盯着远方微笑着说“那时候,你爷爷抽一口就叫我也抽一口,慢慢就把毛病给惯下了~~```”。困难时期根本就不可能让您继续您的嗜好,我见您会在四周没人的时候快速地拣起别人扔掉的烟头过过烟瘾,从此小小的我在那一段时间里走路眼睛总盯着地下,见到烟头就会拾起来,到了晚上把烟头交给您,您将一个个烟头的烟丝都抖落在一张纸上卷起来做成一只烟的形状,点上它,深深地吸一口,摸摸我的头,脸上浮出满足和惬意 ,后来长大了才明白那就该叫知足而乐吧。也就是在这个非常艰难的时段,奶奶您带我和哥哥去看了一次枪毙犯人,其中唯一一个女犯人,她杀了自己的亲侄儿做人肉包子卖,两颗子弹从她乳房穿出。回家的路上奶奶您说“再苦再难也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您自己可能并没有意识到,但您却用这种方式给我们上了人生第一次法律教育课,给了我们幼小的心灵强烈的震撼:从那时起,我们知道了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做事都要站在一个“理”上。

还是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妈妈在师范学校当老师,还是幼年的我和哥哥都不知道为什么班上的学生们都把妈妈称为“班妈妈”。班上有一个孤儿学生,大冬天穿着单裤,赤着脚,常常饿肚子上课。妈妈和您把家里能穿的衣裤鞋袜洗净补好给他御寒,时时让他到我们家吃顿饭,尽管我们家当时也自顾不暇,但还是尽可能的接济他,他后来考上了四川医学院。您和妈妈行为使我知道了什么是助人,什么是善良。十几年过去了,1979年的春节我所在的地处川藏高原最南端(再有十几公里,过了金沙江大桥就是西藏了)的野战医院奉命到成都集结准备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途经康定,车队有片刻休息,有人到车队找我,给了我一大包吃食,我已记不起他是谁,只听他介绍说自己就是当年您和妈妈接济过的那个孤儿学生。因车队马上就要出发,我在车上他在车下,他急切地大声地介绍着自己,激动地说着当年的往事,不停地问着你父母还好吧,你奶奶还好吧,他在时时唤醒着我对当年的回忆,他还说他写了很多信找了很多年才和随军调动的我家联系上,也获知了我当兵所在的单位。我不知道他怎么打听到这算得上是军事机密的备战转移行动,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车队会在那里有暂短的休息,我只知道他是在以这种方式对您和妈妈的善良及帮助表示感激。

小时侯爸爸妈妈工作很忙,根本顾不上我们,但在奶奶您的身边我们从来都没有缺少过爱,夏天的晚上,您在院子里铺上草席,点上熏蚊子的叶草,我们都躺在您的身边,一边乘凉一边听您讲故事,从“卧冰求鲤”“哭竹生笋”“ 啮指痛心”的故事里我懂得了什么是孝道;从“小时偷针,长大偷金”的故事中我明白了放纵小错将会酿成大祸,要严于律己;从牛郎织女的故事里感到了爱情的神圣……我会在您的故事中睡着直到您叫醒回屋再睡,但常常并没有睡着,闭着眼睛装睡,为的是想享受您轻轻地抱起我回到屋里轻轻地把我放在床上然后再轻轻地用单子给我盖好肚子那充满爱意的温暖过程。酷暑的夜晚我会在您摇动的大蒲扇送来的阵阵微风中甜甜地睡去,严冬的晚上您会将我冻的冰凉的双脚拥入怀中,温暖从脚上传到心里;您会唱着“大闺女来戴花,二闺女来戴花…”从买菜的篮子里变出一节甘蔗或一颗棒棒糖…给了我们多少欢愉;您用您的行为教会了我什么是爱并感受了什么是被爱,给予了我爱的能力。

计划经济时代,物质是匮乏的,很多的生活必需品都是凭票供应,我们一家八口花销大,再加上河北老家总是遭灾,不是洪涝就是干旱还有地震,常常没有收成,爸爸妈妈隔三叉五地给老家的二叔三叔及奶奶的母亲寄钱救济,因此日子仍然过的紧紧巴巴。我们兄妹几个每天放学以后总是在奶奶您的带领下拣炭花儿{煤渣},拣柴当燃料,割兔子草养兔子,补贴家用。四川的夏天经常有那种狂风雷雨的天气,我们总是等不及风雨停下就冲向后山,将那些被风刮断的树枝拉回家;有一次我们发现了院子里大黄桷树下的土里埋有大量的炉渣,每天放学我和哥哥做完作业,就去挖开土层,再把煤渣拣出来,将上面的土用水冲净晒干,装了好几麻袋。我坐在您的身边望着您说;“奶奶,这些煤渣能烧一辈子了吧”您呵呵笑着:“这妮儿真傻哦!只不过咱家能好长时间不花钱买煤了”。您从不丢弃一片菜叶一粒米,您总是在全家人吃饭前就将上顿的残汤剩水倒进了自己的嘴里。在您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我学会了勤俭耐劳。

文化大革命时期,世道乱了,满街都是大字报,到处都有红卫兵,文攻武卫枪声四起,工厂停工学校停课。我们也不知道这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晓得到处都是一层又一层的大字报,只看见别人把满是“火烧”“打倒”“砸烂”的大幅标语黑黑的刷到咱家墙上,把武斗中打死的人抬到咱们家要求“严惩凶手”。爸爸妈妈根本没有精力再照顾我们,他们自己都自顾不暇忙累得分身无术啊!奶奶您不做声响的买回了绣花针绣花绷子绣花线,教我绣花;将破衣破布用糨糊打成布壳,做成鞋底,教我纳鞋底;让我跟着别人学打毛衣毛袜毛背心;还将一块崭新的黑灯心绒布料给您自己裁了一件衣服,手把手教我缝,要我从头到尾完整的用手工缝制一件衣服,语重心长的说:“女孩儿,不能拿不动针啊”衣服缝好了,奶奶您穿着见人就说这是我孙女给缝的,愉快之情溢于言表。您教我做面食,和面要面光盆光手光,擀面条要面硬,包饺子要面软;您教我要边做饭边收拾,饭得厨房净;我当兵至今在工作上很少有人能比我更干净利落。那时不是家家都有自来水,公用自来水在几十米开外,奶奶您让我学挑水,告诉我“不管挑得动还是挑不动,腰都不能弯”。您买来两个小桶,先挑半桶再挑满桶,您又买了两个大桶,还是先挑半桶再挑满桶。慢慢的我就能给盖房的当小工挑泥浆,给采石场挑鹅卵石挣点小钱补贴家用了。我当兵以后是唯一个能和农村兵一样挑粪浇地的城里女兵。您用您的眼睛看着那纷乱浮躁的世界,不动声色将您爱蹦爱闹的孙女从那乱糟糟的大氛围中拉回到身边,以静制动,闹中取静,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教会了我很多在学校学不到的生存本领。直到现在每当我遇到困难时,您那句“不管挑得动还是挑不动,腰都不能弯”的话总会在我耳边响起。

16岁,我当兵离开了家。我不知道奶奶您是怎样思念我牵挂我,但我知道每次我探亲回家时,奶奶您总也不离开我,有说不完的家常话,说累了就默默的看着我做这做那;邻居阿姨告诉我,你奶奶只要一拿出针线筐看到你绣花用的那五颜六色的绣花线就会悄悄的流泪。每当我假满归队离家的那一刻,奶奶您总是不在家里,您早早躲出去,不愿让我看见您离别伤心的眼泪。

我们都长大了,当兵的当兵,工作的工作,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按理说奶奶您应该享享福了,但您却要回农村老家,在上个世纪70年代,河北农村还很穷,生活还很贫困,父母不同意,但耐不住您坚决要落叶归根的要求,并坚持要带走因当兵致残,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的大弟弟。奶奶我知道您是想用年迈的身躯再一次搭起一堵挡风的墙,为您的儿孙们遮风挡雨,减轻负担,您放弃了享福再一次选择了吃苦。82年我探亲回老家看奶奶和大弟弟,一进门看到变得黑瘦矮小的奶奶和不谙世事疯疯傻傻的弟弟及家徒四壁简陋之极的状况,我心都碎了,连奶奶都喊不出来,眼泪哗哗不停地流下来。在您的身上我懂得了什么叫无私,什么叫付出,什么叫人格的伟大。一连七天每每半夜醒来都看见您披着被子,趴在炕上,歪着头看着我,我总迷迷糊糊的问:“奶奶你怎么不睡呀”,您总是说:“妮儿,我不困,你睡吧,我看着你睡”,我知道奶奶您舍不得我。 那一次您对我说的最多就是“到人家家里要改改你的急脾气,不要和你对象发脾气闹别扭”我心里明白您是在担心我在婆家的处境。快要离开了,您心事重重,我宽慰您说以后再回老家看您,您伤感的说:“不容易了,好不容易有一次探亲假,又要探父母还要看对象,再要看我,难了~~~~`”。

离开老家的那一刻,我照旧没有看见您,奶奶您是受不了离别又早早躲出去了。我一步三回头,看不见奶奶您的身影,我知道奶奶一定正躲在一个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的流着泪用目光送我呢。那一次离别真的成了我和奶奶的永别,因为种种原因我再也没有机会再见到我亲爱的奶奶。

我流着眼泪写完了这封将会寄往天国的信,我相信奶奶您能收到,愿您在那里能找到识文断字的人给您念念,我们都很想念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