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军队大变局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从全军和武警各级党委会议室统一悬挂历任中共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题词或指示,到军中土豪谷俊山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四宗罪”被军事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再到《解放军报》用两个整版对外公布来自七大军区总计18位高级将领学习贯彻“习主席关于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的发言稿,军队大变局雏形毕现,习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更进一步。

站出来力挺习的18位军方高级将领,来自解放军四总部、七大军区、海空二炮三大军兵种、武警部队以及军科院、国防大学、国防科大等三大院校。力挺声中,有敦促以习的战略要求统一思想的,有表态要学习战略思维和创新思维的,有盛赞习边防工作立意高、落点实的,空军司令员马晓天和海军副司令员田中同时提到了海上作战体系,这与中国与一些周边国家在海洋事务上的不断冲突有直接关系……虽然类似的集体表态,在“8·19”讲话中有过预演,彼时,各省一把手和宣传部长聚集一堂,为意识形态保卫战这一“极端重要的工作”保驾护航。但当同样的情形发生在更为敏感的军队身上,尤其是《解放军报》高规格跨版刊登七大军区战斗檄文,则好比抛向平静湖面的一块巨石,引得各界嘘声一片。

面对意识形态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雄赳赳气昂昂的口号式营销虽然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的第一步,但也是必不可少的关键一环。对于军队变局这场随时可能硝烟弥漫的战争,口号之外更多考虑的是怎样实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因为“打胜仗”才是检验军事转型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而之所以这次军方齐刷刷表态拥护习能引起如此大的关注度,关键在于这是中共自邓小平1970年复出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至今35年来首次罕见的大规模集体表态。

这一罕见动作传递出了怎样的讯号?中共解放军防化学院前副院长徐光裕少将联想到了刚刚被军事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谷俊山。在这位少将看来,军方将领的高调表态与军委巡视组近期在军内的反贪调查有关,而且也可能与解放军行将裁员以及军中展开的全面深化改革遇到的重重困难有关。因为谷俊山之落马,等同于撕开了军队反贪腐的一道剧烈的口子,在撕裂的过程中,痛感最强烈的恐怕还是身为军委主席和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的习近平。更何况,一个看似不起眼的谷俊山被拔出,带出的泥点子几乎涵盖了所有人,其中亦包括卧病在床的前""""""""""""。

最早在2013年8月首次证实谷俊山涉贪腐问题的中国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就此断言,当下存在的矛盾和问题不解决,很难避免谷俊山第二、第三,以至第N个产生出来,由此导致的结局也是很可怕的。以史为鉴,当年国民党军队北伐,可谓所向披靡,到了解放战争却一触即溃,主要原因在于高级军官贪腐成风。所谓腐败不除,国之不安,军无宁日,更遑论强军目标。

呼吁“以强军目标引领国防和军队改革”的习近平已然感知到了和平巨幕下的重重危机,解放军改革突然提速的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据不完全统计,十八大以来,军队至少新成立了5个小组,除全军军事训练监察领导小组外,还有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全军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中央军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全军基本建设项目和房地产资源普查工作领导小组。此系列“实战派”小组接连成立,足见习在军队改革上大刀阔斧施重拳的决绝态度。

“坚持党的领导,听从习主席的指挥”,这是七大军区司令集体表态的核心要旨。但是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谁的意志和选择?这又是一个长期以来争论不休的问题——军队政党化,还是国家化。《环球时报》4日刊发评论《党的领导赋予解放军精神力量》中即言,中共领导下的军队与西方国家军队比较,以及与苏联等前社会主义国家军队比较,最大的不同是精神力量来源不同,而这背后涉及到领导力量和领导体制。如此,作者得出一个逻辑——人民的最大利益是国家安定,国家安定的前提是国防力量强大,国防力量的强大依靠先进思想理论的武装,而它最大、最有效的提供者是中国共产党。

从毛时代革命党到今时今日习带领下的执政党,之所以将边界模糊的“人民”放在第一位,因为一切得依靠“人民”,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虽然“最大、最有效的提供者是中国共产党”为当局背书的迹象明显,但是比起《解放军报》此前提出的“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显然要冷静得多。联系到习近平在访问德国柏林发表演讲后回答现场听众提问时强硬表态,“我们必须有足以自卫防御的国防力量”、“我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抛出“宇宙真理论”的强行灌输,且看不惹事、不怕事的习近平,让世界为之侧目的同时,会带领中国军队如此从“变局”走向“定局”、“胜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