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陪都之: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

城市人口和资源超负荷而导致的环境与社会问题的倒逼之下,北京分都“去城市病”论调论战再起。河北当局显然对此颇为卖力,当即出台的一项几近坐实“陪都论”的疏解北京城市压力的政策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房价暴涨,销量翻番,保定的上市公司纷纷涨停,保定相关微博帖子亦红遍整个网络。但此次“陪都说”很快再被证伪,发改委出面辟谣称“没听说”。这一反应一方面凸显中央决策之慎重,而另一方面则更反映了其背后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这番纠葛由来已久,保定上升为副政治中心在短期内意味着对北京资源的稀释。

但有分析指出,北京城市病日益加重的当下,构建“中心区—副中心—周边新城—邻县中心”的中心多圈层城市格局已成大势所趋。加之中共近日就相关事宜召开专题研讨会的背景,“政治副中心”战略或已纳入中央计划之中,“政治副中心”亦可期待。但鉴于两地资源配比的差距、部门间搬迁的抉择难题以及搬迁后续工作维系等问题,保定虽然已吹响进军“京津冀一体化”的号角,但能否突破重重困难进而担起大任还有待观察。

利益相互撕扯的乱局

3月26日,河北官方出台《关于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意见》确定保定市作为“畿辅节点城市”的功能定位,明确其“将承接首都部分行政事业单位、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医疗养老等功能疏解”。意见称“河北省将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以建设京津冀城市群为载体,充分发挥保定和廊坊首都功能疏解及首都核心区生态建设的服务作用,进一步强化石家庄、唐山在京津冀区域中的两翼辐射带动功能,增强区域中心城市及新兴中心城市多点支撑作用”。

政治副中心保定

位于河北省中心的保定与京、津距离相近,但发展程度与两地已成天渊之别

保定位于河北省的中心,它到北京的距离与到天津的距离相等,并且正好位于北京到河北省会石家庄的半程点上。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曾据此地理优势表示,保定有充分理由承接北京市的一些功能。

但有观察人士指出,保定虽占据“地利”优势,但经过百年沧桑之衰后,其“当年以直隶总督领袖天下省会”的风范早已消失殆尽;况且单单从硬件而言,若非整体按高标准重建,不足以满足今日权力圈中人的最基本需求;另据数据显示,2013年保定地区生产总值为人民币2,680亿元(1人民币约合0.16美元),在河北省也仅排名第五。它在发达程度则更不可与北京同日而语。

通过解决北京人口过于集中而导致的交通拥堵以及空气污染等急迫现实问题已成为既定方向。但由集聚各种优势资源的北京迁至保定或招致职工抵制。再者,倘若交通改善跟进不够,一旦把北京的部分行政功能搬到保定,一部分留在北京,势必将使得北京交通压力雪上加霜。有分析称,即使涉及体制根本的首都权力格局要变,也不应在此时。否则,由此两种目的而造成的两大类人口迁移动荡相叠加,酿成乱局的可能性,是任何一个有基本政治智慧的政权都不得不考虑和防范的。所以建言者将目光集中到庞大的事业性单位以及巨无霸国企,但其中的选择与顺序都将触动令人难以想象的阻力。如果说计划经济条件下国家掌握一声令下左右一切资源分配大权的话,那如今市场经济条件各种利益的相互撕扯显然难以让中共当局恢复昔日的绝对权威。

勿步入环渤海经济圈后尘

当然,由于分都是工程浩大之举,亦不能寄厚望于毕其功于一役。有人提议大可以分阶段实施。政治中心先迁移,北京可以保留文化中心(以北大,清华,故宫为标志),而经济中心可以放在京津冀经济圈考虑。好像澳洲,其首都堪培拉就只是一个政治中心,人口稀少,而其经济文化中心则在悉尼,墨尔本等几个大城市。中国不需要一个把政治,经济,文化集于一身的超级大城市,多元化的多个超级城市更符合中国的地域特点。

而保定要想成为中国的“墨尔本”,实现京津冀的协同发展,必须在发展理念上视野更宽,起点更高。在大力发展经济追赶京津的同时,又应搞好基础设施建设,以解决移入人口的户籍住房交通等后顾之忧。进而汇聚区位优势、交通条件、产业基础和资源禀赋等优势,成为承接京津功能转移的首选之地。

有分析称,保定地位提升的背后还是京津冀发展畸形的非议。资源外迁、资源共享、城市间分工协作,不仅在京津冀城市群是值得期待的发展模式,有利于解决北京大规模膨胀造成的大城市病;在长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以及规划中的各大城市群,同样值得借鉴。城市群建设,应该致力于形成多中心多圈层的城市格局,避免中心城市一家独占核心资源,如果等到大城市已经病入膏肓再来治理,那就会走很多的弯路产生严重的资源浪费。

事实上,关于京津冀一体化的概念被提出已有10余年,但一体化进程一直较为缓慢。这不难让人联想到曾轰动一时的“环渤海经济圈”。当时,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樊杰对环渤海经济圈弊病有过总结,他表示,三省两市共五个省级行政单元,一体化的行政阻力大;区域内的内在产业链联系不够紧密,没有形成合理的产业分工关系;所有制特征相似,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比重大,地区政府对资源控制能力强,整个区域经济带有浓厚政治经济色彩。

故保定陪都之争工程浩大绝不逊色迁都多少,期间涉及的地方利益冲突绝非简单的行政一刀切便可一劳永逸,它需要相当的政治智慧与耐心以及一以贯之的决心。不过,解决北京问题和核心不在保定,保定应成为推进京津冀一体化的拓路者,只有放在这样的大范围下一起筹划才有意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