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对MH370驾驶人员的行为逻辑和心理分析(之二) 昨天,本人在铁血里发布了对MH370驾驶人员的行为逻辑和心理分析(之一):悄然无声的软性劫机。今天,接着发布这张帖子。

在正驾驶用一个让副驾驶难以拒绝执行的理由使其离开了驾驶舱之后立即锁闭舱门,把驾驶舱变成了自己一个人独立行动的“个人空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还是依据文本媒体和网络媒体提供的时间,地点、数据和事件脉络来进一步梳理分析。

二:兵不血刃的恶性谋杀

1时21分,MH370航班在吉隆坡和胡志明空管区的雷达交接“空档”之处,航班突然“失联”并且同时向右急转下滑200多米。飞行方向突然从24度(手表时针12点04分)的方向转向到333度(手表时针11点57分的方向),也就是从北偏东转为北偏西方向猛转了51度,然后就在吉隆坡市和胡志明市的空管雷达网中消失了。根据《纽约时报》等媒体发布的消息:MH370航班从这两个空管雷达网中消失之后,航班随即出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飞行动作:从10500米左右(35000英尺)突然爬升到14000米左右(45000英尺)的高度,并且在这个高度连续维持飞行了23分钟!

执行航班飞行的是“波音777-200型”长程双引擎广体客机,这种客机飞到14000米的高度已经到达了民航客机的极限警戒飞行高度。一旦进入14000米的飞行高度,根据气压自动管理参数,飞机供氧救护系统会立即进入紧急状态,客舱的供氧面罩会全部打开落下坠悬在每个乘客面前,空乘人员会指导帮助每个乘客正确戴上供氧面罩开始吸氧以维持生存,并且指导乘客采取紧急状态下的自我保护动作。----可想而知的是:这个时候的飞机客舱里已经进入了一种迫在眉睫生死存亡的混乱紧张状态!

而这个时候,被关在了驾驶舱外边的副驾驶已经自身难保忙着寻找供氧呼吸面罩;飞机上的10个(6男4女)机组服务人员在混乱中忙着帮助乘客吸氧,稳定乘客的紧张情绪同时采取自救动作;飞机上唯一的一个随机安保人员在一片混乱中一时无法判定出现了什么状况而不可能采取任何安保行动----我之所以要说飞机上有一个“唯一的随机安保人员”,是因为马航在宣布“航班终结”的记者见面会后把飞机上的227名乘客减少为226名而把先前公布的12名机组人员增加为13名,并且把这种数字变化解释为:这个人的身份“既是乘客又是机组人员”。说白了,这个被记者们称为“神秘乘客”的人就是“以乘客身份为掩护的随机安保人员”,他的座位应该在头等舱或者商务舱与驾驶舱距离不远的座舱通道边上。

非常不幸的是:按照“波音777-200型”广体客机的自动供氧救护系统设计,其供氧系统分为两个部分:紧急状态下往驾驶舱的供氧没有严格的时间限制,可以保证驾驶人员在紧急状态下较长时间的维持生命以进行飞行操作。而通往客舱的供氧却只能维持12分钟(马来西亚空军司令也证实了这一情况),12分钟以后,身在客舱里的全部生命将因为氧气耗尽而窒息身亡,但令人震惊的是----MH370航班在这个高度上连续飞行了23分钟,这是一个在14000米高空缺氧状态下足以剥夺任何生命的死亡时间!

如果MH370航班上前边所发生的一切都足以成立,从1点21分前后正驾驶锁闭驾驶舱门操纵飞机右转下滑紧接着再推动飞机急剧爬升高度到14000米开始,飞机座舱里面的乘客和机组人员一定经历了一段异常惨烈的死亡挣扎过程。没动一枪一弹,没有任何扼杀动作,仅仅用一只手拉动驾驶柄让飞机爬升到极限高度,仅仅在这个极限高度上维持飞行20多分钟的时间,留在座舱里的就只剩下了230多个曾经鲜活却已经被一只罪恶之手剥夺了任何生存可能的无声无息的身体。飞机驾驶舱里留下的----是一个实施了一场兵不血刃的恶性谋杀,生命仅存而又极其奸诈凶险,老谋深算的人皮魔鬼!

在键盘上敲击以上文字的同时,我额头沁出冷汗,一股巨大的痛楚袭上心头!

附注:请注意本文之三:阴险狡诈的地狱之旅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