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林冲是梁山上武功最高强的人,两军阵前,武将一对一较量,还没有人能胜过林冲。但是有一个问题,林冲出场和其他武将不一样,他没有显示身手,而是被人陷害。不过,为了证明林冲的武艺好,作者还是很费了一番脑筋。先说他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并且他还是这教头当中的佼佼者;他的父亲是军官,说明他的军事本领来自于家传;他的岳父也是教头,能把女儿嫁给这样一个人,说明他是了解林冲的,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林冲的才能不是虚妄。还有一点,鲁智深在菜园子里舞禅杖,林冲看了喝彩,众泼皮说:“这位教师喝彩,必然是好。”这说明林冲的话已经成为一种标准。林冲真正显示武艺是在柴进庄上,曾经目空一切的洪教头和林冲比武艺,不需要多少回合,只一棒下去,那胜负就分出来了。再看看洪教头这个人,虽然是狂妄了一点,但总算还是一个正直的人,被林冲打翻,不用柴进撵,自己直接走了。关胜能不能胜过林冲,这不好说。《水浒传》有一个特点,一个将领一出场,总是武艺高的不得了,等到来到了梁山泊,也就是那回事儿,真正到了较劲儿的时候,还是要看林冲的。关胜和林冲交过手,不过,林冲是和秦明两个人斗关胜一个。相斗的结果,用关胜自己的话说,“看看输于他”,所以无法证明到底是谁的武艺高强。林冲是梁山泊的元老,起码对晁盖、宋江来说是这样,到关胜上山时,人家林冲已经是经过了“五七十个阵仗”,凭什么你关胜就要排在林冲之前?

对于这个问题,应该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宋江要借重关胜祖上的那个“忠义”,其二是为了招安大计,宋江要排挤林冲。

关胜是关公之后,宋江要借重关公之名成就自己的事业

关胜出场的时候,关公已经升格为王和神了。书中写关胜:“此人乃是汉末三分义勇武安王嫡派子孙……”;戴宗向宋江报告关胜攻打梁山情况,说的是“东京蔡太师,拜请关菩萨玄孙……”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到了宋代,关羽已经是忠义的化身,“忠义千秋”已经成为他的专利。一旦提起他来,没有人再敢说他是关羽或者关云长,最低的标准也是关公。既然关胜是关羽的嫡派子孙,宋江是一定要利用这个人的。

晁盖刚死,后事还没有处理完毕,弟兄们把宋江扶上山寨之主的位子上,宋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晁盖的梁山大厅“聚义厅”改为“忠义堂”。这绝不仅仅是一个名称的改变,伴随着这个名称的改变是他的内涵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聚义”是兄弟们为了一个“义”字聚集在一起,反对贪官污吏,在自己的梁山泊这片天地里自由自在的生活。而“忠义”则不同,梁山已经不再是独立的一块田土,它只不过是一块“暂栖身”的落脚点,是旅途中马上就要离开的旅店,他们要去的地方是朝廷,要扔掉“草寇”这顶帽子去“归顺朝廷”!

但是,这个“忠”字不是每一个兄弟都能够理解,你宋江看到的是大宋皇帝“至圣至明”,而一部分兄弟看到的是奸佞当道,就好比鲁智深那件直裰,已经染上了色,又怎能“洗杀”的干净?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道理怎能够分辨清楚?用关羽的例子最能说服人。关羽当年不是也在大汉朝的奸贼曹操手下呆过一段时间吗?他最终还是回到了刘皇叔那里。用关胜,就是要兄弟们明白,我们要像关天王一样,回到朝廷的怀抱才是正路。

到了这儿,关胜的武艺已经不很重要,重要的是他祖上的那个忠义。至于他是不是名人的后代,这个不重要,比如说杨志、呼延灼,人家是当朝的名将之后,要用名,这个名要实在得多。关键在于,关胜这个名人之后,是“忠义”的名人之后,而这个忠义正是宋江要追求的政治目标。

宋江要排挤林冲

假如仅仅是需要关家这个“忠义”,把关胜列为林冲之下其他将领之上也没有什么不可,那么为什么他要把林冲排在关胜之下呢?说到底,宋江就是要弱化林冲的作用。这当中的原因有二:

一、林冲有“弑君”的嫌疑

林冲上梁山之前,梁山泊的山寨之主是王伦。那个时候,梁山实际上已经有了四位好汉,分别是王伦、杜迁、宋万和朱贵。王伦知道林冲武艺高强,江湖上名气也很大,所以他百般刁难不想留下林冲。等到林冲去取投名状遇上杨志,他又想把杨志一并留在山上。假如杨志留下来,肯定会在林冲之上,因为他害怕林冲看穿了他的马脚,抢占了他的位置。王伦对林冲尚且这般忌惮,对晁盖那是更不用说了,所以,他是一定要把晁盖赶走的。不过,这种臭酸文人办事情总不那么爽快,他不说不留晁盖等人,而是说梁山一个小小的水泊,装不下晁天王这等大英雄,于是要“礼送”晁盖等人下山。说起来,不管这梁山泊山头是大是小,只不过是一个避难场所,想来入伙的人是“天王”还是“鼓上”的一个跳蚤,到这儿都是落难之人,你王伦这时候把人向外撵,分明是把人往刑场上推。都是天涯沦落人,这种行为不符合江湖道义,所以这林冲是新怨旧忿一块儿涌上心头,一怒之下杀了王伦。作为局外人,我们看林冲杀王伦,那叫一个痛快,这样的人不杀,晁盖等七位英雄就可能脑袋搬家。尤其是,林冲杀了王伦,并不是自己要做梁山寨主,人家把寨主之位让了出来,仍然还是坐他的第四把交椅,充分说明他是为义不为私利。但是用封建社会的道德观念来衡量,这个林冲杀王伦却有个讲究。不管怎么说,王伦是主子,林冲是从属,这就构成了一种君臣关系,林冲杀了王伦,就是一种“弑君”行为。晁盖这人是个好兄长,直到临死的时候才懂得,原来这寨主就是一个小国诸侯。可是宋江早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出征总是要说“代哥哥”走一趟,而不是说“我先来”,等我打不过了再请哥哥出马。于是他在晁盖死后要空出来第一把交椅,众兄弟才会说山寨不可一日无主;卢俊义杀了史文恭,他才会再谦让一番。宋江是把山寨看作是一个诸侯国的,在梁山这个国里,王伦、晁盖、宋江都是君,其他的都是臣子。如此说来,林冲“弑君”这个观念算是在宋江脑袋里种下了。所以,我们会在宋江的行为当中看到一种奇怪的现象,捉到一个敌方阵营中有能力的将领,宋江会把山寨之主的交椅“让”出来,而对于梁山泊的元老级人物林冲,宋江从来就没有“谦让”过。如果说,关胜是因为人家祖上有个“忠义大帝”,那呼延灼呢?他同样说过“宋江情愿让位与将军”的话,这不能不让人往深处里去想!

二、林冲是宋江招安的障碍

宋江把“聚义厅”改为“忠义堂”,从一个处所名称看出了他的一种指导思想,那就是一心要招安。在招安这个问题上,宋江从来就没有动摇过,任何人要妨碍他都是绝对不可容忍,李逵为此差点儿丢了脑袋。宋江要招安,有一个人不可能绕过去,那就是高俅。高俅是太尉,掌管军事,如果梁山不和朝廷发生一番军事冲突就受招安,这种事情不可想象。这种冲突一旦整出点儿动静来,就必然要和高俅这个军事主管打交道。林冲和高俅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即便是受了朝廷招安,他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他是朝廷招安的反对派,这和宋江的指导思想是不相容的。看看李逵因为反对招安差点儿掉了脑袋,宋江排挤一个招安的反对派林冲一点儿都不奇怪。

凭林冲的资历和能力,宋江又为什么敢这样做呢?说起来还是势力在起作用。梁山泊将领一百零八将,虽然大家都是兄弟,但细细推究起来,当中还是有不少小“团伙儿”,每个人都有几个“近边人”,唯有林冲是一个“单蹦个儿”。他们有的是亲兄弟,有的是夫妻,有的是其他山头上带着人马来的,有的直接就是宋江招上山来的,最不济的卢俊义还有一个燕青是他的仆人。林冲是梁山上的一个特例,只有一个徒弟曹正,还是跟随者二龙山大队人马入的伙。王伦时代,林冲是被排挤和提防的对象。林冲杀了王伦,这让他处在一个更加尴尬的地位上,他既不是王伦集团的人,也不是新首领晁盖集团的人。宋江上山,连晁盖带来的人都成了旧人,林冲只能是更旧的人。再从林冲上山时候想想,林冲连一个马夫也没有,更不用说将领级别的兄弟了。关胜则不同,人家有宣赞、郝思文两个副将,还有原来统领的五七千人马!这恐怕是梁山泊规模最大的一次扩军了,这些都要算作是关胜的嫡系人马,而林冲却是孤身一人。

回望历史和展望未来都不是面对现实,就现实来说,人只能靠实力说话。宋江所以敢把林冲排在关胜之后,就是因为林冲在梁山上没有自己的势力,所以只能听人摆布。当然,林冲毕竟有着盖世武功,所以宋江又不能忽视他。现实当中也是如此,像林冲这类人,哪一个领导都会用他,哪一个领导都不会重用他。

不过,我们不必为林冲惋惜,自从《水浒传》成书以来,关胜的名气和林冲是难以比肩的,比如说京剧有一出曲目叫《野猪林》,就是讲林冲的。而关胜永远都不会有这种幸运,因为人们要演绎他的故事,不如直接找他的祖上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