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职业哭灵女 每月“哭”二十余场

在送葬的队伍中,一声凄厉的恸哭平地蹿起。长达百余米的队伍之中,披麻戴孝的“拔龙须”者们应声肃立,向亡者灵柩拜别。四个白色古装的女人已哭倒在地,众多“拔龙须”的亲属闻之动容,继而纷纷抽泣落泪。这是职业哭灵人陈淑琼最近半个月哭的第11场丧事了。她几乎每个月都有20多天在“哭”,业务繁忙的时候几乎没有连续两三天的休息。来自安溪县龙涓乡的陈淑琼组织的这支“歌仔戏队”,取名为“心声”,每次哭灵少则三五人,多则七八人,根据主人家需求而定。陈从16岁开始在乡间剧团学唱歌仔戏,十年前才转行哭灵,“年纪大了,又要照顾家庭,没办法整天跟着剧团排练演出”。如今几乎没有年轻人做这行,愿意做的人也越来越少。采访当天,逝者家属花了8000元共请来7支大大小小的舞乐队,陈淑琼这支7个人的歌仔戏队就拿走了3000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