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MH370:悄然无声的软性劫机----对驾驶人员的行为逻辑和心理分析(之一) 首先说明:本文中所引用的时间,地点、对话、数据和事件脉络全部来源于文本媒体和网络媒体,本人只是按自己的思路做了梳理分析。

MH370失踪之后,在关注搜寻进展状况的同时,特别仔细地注意了从3月8日以来所有涉及MH370航班从0点41分起飞到早晨8点11分最后一次卫星信号的全部细节。26天中,网络媒体不断爆出各种不同来源的消息,可谓每天都有进展都在变化,但这些进展和变化直到今天都还没有对“失联航班”给出一个比较确定的说法,特别是马来西亚的官方消息几乎就没有“靠谱”的时候。但是,如果把现在已经公开或者比较稳定的信息加以仔细梳理,仍然可以发现许多非同寻常的“事件节点”。我个人的看法是:如果依照时间顺序把这些“事件节点”发生的方式、情节(特别是某些关键细节)进行合于逻辑的排列串联,还是可以从中整理出一些值得思考的东西。

一、悄然无声的软性劫机。

8日凌晨0时42分,MH370航班经塔台指令从吉隆坡国际机场32跑道向西北320度方向(手表时针10点半方向)起飞,20分钟后的1点零1分,MH370航班上升至10668米(35000英尺)的巡航高度,巡航时速872.3公里,按预定航线向北偏东的24度方向正常飞行。1点19分,吉隆坡地面管制人员告知MH370航班驾驶人员由吉隆坡管制区交给胡志明管制区的“转换指令”,航班驾驶人员对地面回答:“晚安,马航370”。

----这是航班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从表面上看虽然没有采用标准回答“明白”却也不失礼节,但却经不起推敲:“晚安”一般是人们在夜晚分手或者口头道别时的礼貌用语,其潜内涵是:“辛苦了,时间很晚了,早点休息吧”。而当时对话的双方,无论是地面管制人员还是飞机上的驾驶人员,都是知道对方是长期合作经常夜间当值的夜班工作人员,怎么可能“晚安”呢?

接下来发生的是:1时21分,负责接收应答机广播二次雷达网络跟踪数据显示,MH370的最后位置是北纬6°58′2″、东经103°37′8″,也就是在吉隆坡---胡志明空管区的雷达交接“空档”之处,航班突然“失联”并且同时向右急转下滑。也就是说,在道过“晚安”之后短短两分钟里,驾驶或者操纵飞机的人员就关闭了飞机上可以由人工控制的全部通联系统,进入了“静默飞行”状态并且改变了正常飞行姿态。

这里有一个细节需要注意:飞机上有正、副两个驾驶员在操作,原来马航通报的信息是:飞机上最后一句话是由副驾驶说的,如果这个细节成立,其证实的情况就是:1点19分副驾驶员还活着,还在参与操作驾驶。而大前天(3月31日)马航把这个细节变成了“不能确认是副驾驶说的”。那么情况就变成了:1点19分副驾驶可能还活着参与操作驾驶;也有可能副驾驶已经丧失了参与驾驶的能力(生死不明),飞机已经处于由正驾驶一个人操控的状态之中,1点19分那句“晚安,马航370”是由正驾驶一个人在与这个世界做最后的公开告别。

依照以上两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我们可以进一步分析的是:在两分钟的短暂时间里,如果是正驾驶一个人在完成关闭机上全部通联系统并且操控飞机向右急转下滑飞行,在排除同谋的前提下,同在驾驶舱里进行飞行操作的副驾驶肯定会对这一切违反常规的不当操作提出质疑,这种质疑和由质疑而产生的反对行为必然会干扰甚至阻断正驾驶对飞机的违规操控。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实却是:MH370航班“改变航向静默飞行”的违规飞行动作一直很顺畅的从午夜1点21分持续到了早上8点11分。这种状况似乎说明,在1点21分之前,副驾驶已经处于没有能力参与操作或者在不自愿的情况下参与共同违规操作,或者是失去了阻止他人违规操作驾驶的机会和可能。 副驾驶会在什么情况下失去参与共同驾驶或者阻止他人违规驾驶的机会和可能?可能出现三种情况:1、被他人以暴力剥夺了参与驾驶或者阻止违规驾驶的能力,已经死亡或者重伤;2、由于被他人胁迫而不自愿的参与违规驾驶;3、由于某种情况的出现使副驾驶根本没有可能参与共同违规驾驶或者阻止他人违规驾驶。

我认为:第一种情况不大可能出现。如果副驾驶被他人以暴力伤害的手段剥夺了参与驾驶或者阻止违规的能力,实施暴力的人自己必须身在驾驶舱内,同时要把一个正值壮年的副驾驶在短瞬间致死或者致伤到失能的地步,这需要相当熟练的施暴技巧和使用必须的犯罪工具。考虑到驾驶舱的空间狭小,施暴人只能使用刀具、绳索、钢丝、钝器之类的短兵器。但无论使用何种短兵器,都少不了一个挣扎反抗的搏斗过程;而使用手枪,就算是驾驶舱门处于关闭状态,也难保证不被机组服务人员和随机安保人员(见后文分析)听见枪声,同时施暴者还必须考虑使用枪械可能对驾驶舱仪表器械造成破坏而影响自己劫机得逞后的驾驶操作。同时,也可以排除航班客舱里的乘客进行作案的可能因为在1点零1分飞机进入巡航状态之前,飞机还在爬升飞行状态,乘客是不允许打开安全带离开座位的即便离开座位也很难在短短18分钟里用一般手段完成进入驾驶舱控制正副驾驶员并且慑迫全体机组人员和乘客“服从命令”,同时还要考虑在这18分钟时间里MH370航班还和吉隆坡地面管制站进行了三次正常通话,这些细节用“乘客作案”是很难解释的。

第二种可能:让副驾驶“在他人胁迫下不自愿的参与违规驾驶”也从行为逻辑上难以解释:因为MH370航班在“失联”之后还连续飞行了6小时50分钟。在这长达6小时50分钟的飞行时间里,且不说机组空乘人员要多次为驾驶舱里(进入驾驶舱)的两个驾驶员提供送饮料和食品服务,在这个服务过程中很有可能发现飞机被劫持。在早上6点20分航班应当正常飞临北京机场之前,其他机组服务人员(7男4女)和稍微敏感一点的乘客也完全可以从舷窗外的日出情况判断出飞机已经背离正常航线在做反向飞行。就是副驾驶个人在被迫参与违规飞行的过程中也可能随时发生反抗行为,在明知远离大陆飞向南印度洋燃油耗尽即将坠海面临死亡的最后时刻,驾驶舱内还可能发生激烈的生死对抗。而这些情况的出现将极大的干扰甚至破坏劫机者所希望追求的最终目的,从犯罪行为逻辑上讲,如果是正驾驶预谋劫机,他必须首先考虑到如何排除第一、第二种情况的出现----一个经过预谋思考的劫机者是不肯冒这么大的风险让飞机上出现以上两种情况的。

既然如此,我个人认为,航班上出现了第三种情况:预谋劫机的正驾驶制造了某种情况,使副驾驶根本没有可能参与共同违规驾驶或者阻止他人违规驾驶。(需要说明的是:无论在“9.11”之前或之后,民航客机的驾驶舱都是可以从里面锁闭的)。其实,早有预谋的劫机者当时采用了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在1点19分之前的一两分钟短暂时间里,预谋劫机的正驾驶以一个让副驾驶难以拒绝执行的理由比如:“感觉飞机后部某个部位有点异常,你去查看一下”之类的指令,使副驾驶离开了驾驶舱,随后立即将驾驶舱门从里边锁闭,把副驾驶关在了驾驶舱外,而飞机驾驶舱一旦从里边锁闭,只要驾驶舱里面的人不开门,身处客舱里的任何人都不可能再行进入,驾驶舱就完全成为了劫机者独立行动的“个人空间”,而在1点19分向吉隆坡地面管制台说:“晚安,MH370”不过是一句再轻松不过的开口之劳。如果是正驾驶预谋劫机,只要他在1点19分之前完成了把副驾驶“调虎离山”再锁闭驾驶舱门的行为,那么此时此刻,他的整个计划已经在悄无声息中完成了第一步:软性劫机得逞!

附注:请注意。[原创]MH370之二:兵不血刃的恶性谋杀。http://bbs.tiexue.net/post_7140443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4/4/5 18:57:09 被风声水影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