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日本兵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最后一个日本兵

日本少尉小野田宽郎接受命令投降時的敬礼

数十年来,日本少尉小野田就一直活在1944年。纵使世界已经不断的改变,他始终活在二次大战的纠缠里。1974年,当他终于回到了现代的世界,面对社会的变迁,他完全无法理解。年迈的他参与各种爱国的活动。他,企图唤起日本人对于国家的忠爱。他是一位日本军国主义的英雄。

1974年3月10日清晨,一名身穿半旧日本军服的上了年纪的日本人来到菲律宾卢邦岛警察局,他向人们深深地鞠了一躬后,郑重地把一支步枪放到地上。他说:“我是少尉小野田。我奉上级的命令向你们投降。”这个日本人因为不知道日本投降的消息,与部下一起在菲律宾的丛林中战斗了整整30年。

菲律宾前第一夫人伊梅尔达·马科斯说:“我在小野田投降后不久同他谈了话。他好长时间没有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当我们告诉他战争早在1945年已经结束时,他都惊呆了。他问:‘日本怎么会败?我干吗要像爱护婴儿一样爱护枪?’他坐在那里,失声痛哭。”

1922年,小野田出生于和歌山县海南市。1942年,他被征召入伍。在陆军中野学校,接受了游击战的训练。1944年11月,他被派到一个菲律宾的一个小岛-Lubang,从事游击战的工作。主要任务非常的单纯,抵抗美军的攻击,破坏机场与海港。而行动策略简单至极:自己活下去,没有后援。

隔年2月28日美军登陆,大部分的日本士兵不是投降就是战死,只除了与他同在岛上的三位日本军人:伍长岛田、上等兵小冢、一等兵赤津。小野田坚持继续战斗,并且躲入茂密的丛林,誓死作战。

二次世界大战很快的结束了。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或者他们并不认为日本会战败。他的策略非常的清楚:他无法占领整个岛屿,但是,他可以让岛上的菲律宾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因而产生一种无所不在的恐惧,在这个意义上,他就成了整个岛屿的统治者:这正是游击战的最高目标。因而,他会突然的出现在村落,射杀当地农民,然后躲入山林。有几十个人农民在收成香蕉时,无端的被他们残酷的枪杀。

小野田他们保持着不断移动的战略,甚至连当地人都无法将他们捕获。停留在同一个地点几天之后,他们就会移动。在漫长雨季,他们置营,因为没有人会在雨季上山。他们偷窃当地居民的食物,偷鸡,杀水牛,捉野兔,吃蜥蜴,他们甚至将保存干掉的香蕉,以便维持一定的热量。但是他们无法猎取太多的食物,因为枪声会曝露他的战斗位置。当雨季来临,他们得彼此警惕,尽量保持清醒,以免在睡觉时体温降低过多而死亡。卢邦岛前副行政长官埃拉莫斯说:“小野田领我们看了他在森林中的藏身之地。那里很干净,墙上挂着‘把战争进行到底’的标语,还有刻在香蕉叶上的天皇肖像。他的手下活着时,他经常训练他们,甚至组织诗词比赛。”

1945年10月他看到了美国人发的传单,上面写道:“8月14日日本已经投降。赶快下山投降!”小野田当时将信将疑。忽然听到不远处有枪声,于是认定战争没有结束,传单在骗人,他们又藏进了丛林深处。1949年,赤津一等兵受不了绝望的环境,终于投降。剩下的三人彼此激励,要不 断的战斗下去。1952年,他们亲人的家书与日本当时的报纸,不断的在深林里出现,希望他们三人念及家人,或者软化态度出面结束作战。然而,他们估算这又是敌军瓦解他们意志的策略。游击队的训练,让他们清楚的结论:继续作战,永不投降。。他们发觉赤津加入了当地的搜索队,在全岛山区展开劝降。小野田判断,这是敌军的策略,对于赤津的背叛无法认同。他下令全体退到更深的山区,以避开敌军的诱捕。埃拉莫斯说:“我的父亲曾同小野田打过仗。后来我当了警察,也同小野田的游击队交过手。我们在丛林中多次搜索都未能发现游击队的踪迹。为了让他们相信战争已经结束,我们散发了当时出的报纸和小野田游击队亲友的书信。事后我问小野田,你为什么不投降?他说,因为深信书信和报纸都是捏造的。”

1953年六月,岛田伍长在一次行动中被当地渔民射伤大腿。虽然后来复原,但在隔年五月,岛田在一次冲突中当场战死。十天之后,新的传单出现。搜索队拿着麦克风在山里到处大声的叫嚷说:「小野田,小冢,战争已经结束了」。但是他们始终不为所动。他们感觉到,战争还在进行,日本还在奋战,投降是莫大的耻辱,他们坚信中有一天日本的后援部队将会攻占整个岛屿,太阳旗将会随风飘扬。甚至,当小野田的亲兄弟来到这个岛屿,拿着麦克风对他喊话时,他依然认为,这不过是美军宣传人员以像他兄弟的声音来诱捕他的。游击战让他养成一种事事怀疑的态度,更重要的是,他深信日本人是一个的宁死不屈的民族,他不能让尚在作战的日本皇军与国民失望。卢邦岛现任副行政长官莫利纳笑着说:“他们坚信日本人会回来。因为小野田的上司是这么说的。小野田后来也怀疑过谷田是不是把他遗忘了。有一次他有了自杀的念头,但是马上就放弃了,因为上司不准他这么做。”

时间一年又一年地过去了。日本建起了成片的摩天大楼,日本产的电子产品销注世界各地,东京的实业家购买了美国的大公司,而小野田却继续在卢邦岛为天皇而战。他喝河水,靠水果和树根充饥,幸好他只犯过一次扁桃体炎。晚间丛林中经常大雨倾盆,他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护住步枪。他们每个月都要袭击一次军车,枪杀司机。小野田等人又在丛林中挖了一个从空中无法发现的地下掩体并搬了进去。

每天清晨,旭日东升。小野田与小冢依然挺立,像太阳致敬。1965年,他们偷窃到一台收音机,听到了新闻里关于国际关系的报导,中国与日本已经不是敌对的国家。然而,他们始终不肯承认世界的改变。他们依然故我,枪杀农民,烧毁稻谷。1972年10月9日,1972年10月小野田在附近的村庄埋设了剩下的最后一枚地雷,因为生锈,地雷没有爆炸。所以他只好同小冢一起袭击巡逻队,,小冢身中两枪,其中一枪穿越心脏,当场毙命。日本投降27年后,日本士兵的死亡引起了东京的高度重视。日本马上派人到缅甸、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寻找藏在森林中的日军士兵。山里的传单更多了,除了报纸、杂志,还有小冢在日本的丧礼的消息。小野田始终并不买帐。1974年2月20日,他在山里偶然遇到日本探险家铃木纪夫的帐篷(他探险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找到小野田)。小野田缓慢的从背后接近铃木,发现铃木是一位日本人。于是,他们展开了对话。小野田说,如果要我撤退,必须要有我队长的命令,否则免谈。铃木承诺,他会带着他的队长的命令归来。

铃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小野田的老上司谷田义美。原来谷田义美已经改名,成了书商。铃木同谷田义美来到了卢邦岛丛林中约定的地方。1974年3月9日,小野田发现一张铃木的字条,说他的指挥官,谷田义美少佐,已经来到当地,并且附上一份完整撤退命令的影本。两天之后,小野田越过整个山头,来到指定的地点,面对长官以最标准的敬礼动作,接受义美义美少佐的指挥。少佐一声令下,这位干瘦的老年人少尉小野田宽郎就地投降。当时菲律宾总统马科斯赦免了他的罪行,放他归国。

小野田在30年的战斗中共打死打伤了菲律宾的130名士兵和警察。当时许多菲律宾人主张把小野田关进监狱。但是,马科斯总统赦免了他,并允许当时已经52岁的小野田回日本。三十年之后,小野田终于回到了日本,所到之处,受到全国英雄般的热切的欢迎,他成了日本精神的英雄。很快的,他的自传成了畅销书,书名是:「绝不投降,我的三十年战争」。他更参加许多活动。每当典礼一开始,昔日的军歌被轻轻唱起,他站在台上会激动的掉出泪来。他接受无数次媒体的访问。1996年5月,他又回到了Lubang,一位当初被他所射伤的农民,81岁的Tria,接受了74岁的小野田的拥抱。Tria说:“我已经没有了怨恨,那是许久之前发生的事了,现在提它干嘛!”但是,其它的当地人并不肯原谅这个杀死了他们亲人的“恶魔”。当小野田被问到如何看待上百个受伤与至少三十个死亡的无辜农民,与破碎的家庭,他坚决认为,他没有错,他身处于作战之中,不必为这些人的死亡负责。但是他却捐出了一万美金给当地的学校当奖学金。他坚称自己是一位游击队长,不受任何一般战斗状况的约束,他必须为自己寻找活路。他脸无愧色,他意气始终高昂,他不觉得必须负担任何道德的谴责,他爱国,他是一位高傲的日本军人。

●附小野田宽郎日记:孤立游击,对生与死的看法

“队长,先死的那个比较占便宜,是不是?”这话听起来好生奇怪,我停住了脚步。“我们不一定就会死,”我回答说,“我们还有足够的弹药,身体也不错。”但在我这么说之前,从我脑子里掠过的想法是:“一点不错。”我转过身来看着他,那个士兵正像往常一样笑着。

只要情况允许,我们经常穿越陌生地区,好让自己对这个岛屿的地理和自然环境特征熟悉起来。我们寻找的水源,在一条溪水的源头,看到一具男尸,他一定是在敌人登陆以后死去的。黄昏时节,太阳就要落山了。在山的深处,特别在这个地区,空气非常潮湿,寒气砭人肌骨。这地方不利健康,不仅对人,其他温血动物也一样。

他是在说笑话呢,还是说出真心话?我想可能两者都有。自从这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已经过去十年。我们几乎不交谈,因为这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没有关系,特别在我们迁徙或者接近敌人的时候。每天,我们都尽力避免被敌人和当地人看到。只有在紧急的时候,我们才发出让对方听到的声音,以应付战斗。

为什么如今他和我都怀有这种与我们的使命背道而驰的感情?

自敌人登陆以来,我们没有得到停止行动的命令,也没有得到自己国家战败的消息。催促我们投降的小册子错误百出,看上去十足是个陷阱。卢班岛成了我们的栖身之地,我们在那里坚持了二十多年。

我接受的命令是“万勿玉碎”。当时菲律宾决战的意图已成泡影,本地军队不得不转入持久战,而且预计日本本土将被攻击和部分占领。在这种预想之下,对我们发出了上述命令。

当然了,像我们这样执行特别任务的人,以司令官的意图为行动指南,在接受命令的同时,司令官情报部给我们提供了他们所掌握的所有情报,以后如何行事,就是我们自己的事了。我的伙伴不是我直属的下级,但他完全了解我的责任,一直和我一道活着,不管多久,因为我是接受了“不许死,活下去”命令啊!紧紧握住生命,憎恨死亡,本是人类的天性,一点也不奇怪。可我们为什么在一瞬间产生了那种宁可早死一步的感觉呢?

20多年孤立无援的游击战,死亡总是象影子一样紧紧地跟在身后。将恐惧挥去唯一的办法是取一种挑战姿态:“躺在榻榻米上也会死人。死完全是由于自己作了错误的判断。”

在战场上,你不杀人,人就杀你。正常的生死观在这种地方是没有地位的。要说疯狂是够疯狂的,但这就是战场上的精神状态。这种精神状态可能只能在男人身上偶然见到。

可能因为我们越来越对死亡采取一种随随便便的见解,我们丧失了人类正常的知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