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辽宁大洼“百强县”靠什么入围贫困县?


辽宁大洼“百强县”靠什么入围贫困县?


清哲木


辽宁省大洼县在2011声名鹊起,2011年大洼县由于领导得力,指挥有方,在大洼县县委领导的领导下,大洼县举全县之力,集全县之智大洼县取得了令人触目的好成绩,2011年大洼县成功取得了全国百强县的荣誉桂冠。


就在大洼县百姓享受这“百强县”的带来的荣誉感,幸福感,成就感时,今年大洼县的老百姓觉特没有面子,在此届县委书记的领导下,3年时间不到,大洼县响当当的“全国百强县”一下子下滑到全国贫困县的行列,历尽千辛万苦,想尽千方百计,通过两年艰苦卓绝的努力,大洼县终于由富转贫,成功纳入国家国家贫困县行列,所不同的是和2011年大洼县人选百强县的热闹气氛相比,此次大洼县入围贫困县,地方媒体显得异常低调,


富与贫虽然只是相对而言,却很难在一个承载点上得到统一。你很难想象,一个县既可以进入“百强县”的队伍,又可以转眼间戴上“贫困县”的帽子。这种翻云覆雨的变化让人大跌眼镜,无论是贫困县和百强县要想在两者之间华丽转身,除非数字造假,谎报地方财政经济状况,否则很难即要百强县政绩面子又要贫困县实惠的里子。大洼县富过之后又虚晃一枪,无非是县领导要了面子之后舍不得里子的好处。大洼县“富县装穷”就像某些富人虚报收入、骗领低保金、骗取廉租房、骗购经适房一样,都是在挖国家与纳税人的墙角,抢夺本应属于真正的贫困者的救济。如果说个人欺诈是私德败坏的话,那么一个地方政府“装穷”骗高层与国家又是什么性质的问题?


贫困县的帽子已经成为地方政府要补贴与政策倾斜的工具,这也难怪富帽子戴了贫困县帽子也被百强县虎视眈眈,无论大洼县评选百强县也好,核准贫困县也罢,都涉及数据统计。繁多的数据注水与数据造假,把数字经济的水搅得更浑,某些人贫富中浑水摸鱼。有些事就是这样,明知问题所在,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其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这暴露了我们政府监督与矫正力量仍然孱弱。百强县“钻空子”成为国家贫困县,这对那些穷得挤不进贫困县的地区来说,无疑是个讽刺。


官员不是在千方百计带领全县人民致富,而是把这些时间和精力用来争戴一顶“穷帽子”,即使能争来一点补助,显然也是得不偿失。这样的官员不思进取、落后为荣,不可能有所作为,也不可能为百姓谋来真正的福祉。诚信是为人的基本品德,更是起码的官德,靠做假“变身”贫困县的背后,是触目惊心的官德沦丧。况且,数据造假,已经涉嫌违法。因此,无论有着如何冠冕堂皇的理由,都已逾越了道德和法律的底线。


经济发展归根到底要靠自己,国家扶持不可能解决根本问题。无论贫富都要戴诚实的帽子,否则百强县靠投机取巧造假成为贫困县,而那些造假申贫的官员们,他们的官德不富有才是最可怕的贫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