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总在抹黑功比班超的民族功臣杨增新?!!!(三)

杨增新心中有个圣人,何为圣人:圣人以国为本,以民为根,“周公吐哺”而后“天下归心”;圣人有缜密的思想和高深的造诣。

杨增新统一新疆,在危机四伏的内外交困时,始终以北京为正朔,心向国家早日统一。对民则“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以为实现圣人之道。他说“唯有自强者,主权在我,不塞之塞,不闭之闭;否则,卧榻之侧,容人酣睡,势必占我堂,入我室颠倒我衣衫”;他指出<道德经》中的“弃绝圣智”“绝学无忧”之说有大弊端,强调基础教育对新疆各处的重要,积极支持实业教育。对当时世界纷乱,弱肉强食,杨增新说“他日,能有大圣人出,统一全球,将五洲大国变置为数小之国,则全球可望太平,虽有甲兵无所用矣”。这是将军对战乱世界无尚善良的愿景,希望天下苍生和睦相处的内心世界昭然于世。

对逃亡新疆的败兵,杨增新指令“妥为保护,善为待遇”,一健住房,二供应粮棉,不断从迪化、昌吉、呼图壁、绥来、乌苏、精河、绥定等地运粮至伊塔,解当地粮食之不足,仅运往塔城的粮食就有数千石之多;1920年4月16日杨增新在塔城成立赈务局,刘宁海为提调,陈宝霖为会办,同时,在中俄商民中劝募,并劝富有的难民自行购买;安置马匹,规定千匹为一群,分作若干,交由我国蒙哈牧民领酬代牧,人马分离。

逃亡伊犁的沙皇女婿阿连阔夫部被杨增新设巧计分化加以瓦解围剿收抚,塔城的败兵巴奇赤如坐针毡,“随呈一搏之势”。

杨增新“美酒解兵械”,无奈中缴出武器的巴奇赤,仍想复燃死灰,他们经常搓议如何打回老家去。此时的塔城随着溃散而来的散兵游勇越积越多,巴奇赤部实力大增,加以受励志鼓惑,随想夺取新疆为根据地,进而收复斋桑回俄继续作战。日特、领事们、巴奇赤部等密议后,派俄领事多罗布哲夫两次至道署索取业已交给塔城当局的武器,他们叫嚣说“如中国不允,即以武力对待”。

1920年10月底又窜来白卫匪帮1000多人,他们的头目是阿连阔夫部的申斯克,1921年1月他组织“铁血团”准备配合阿连阔夫的奇台暴动,进而祸乱塔城。1月7日,塔城张健获知消息,立即派边防军冒雪至山野将申斯克埋藏的201只步枪、4架机枪、5000发子弹、900把战刀以及其它武器取走。图谋不轨的白卫军跑去落个空手而归。3月间申又组织潜伏在贸易圈里的白卫军分子,依靠藏于露营(额敏南山)和洋行的枪弹,准备突袭驻军,劫掠武器和交通工具,从老风口(额敏县南)东南而下夺取绥来(玛纳斯),会和巴奇赤进占迪化的行动。但张健又在他们发动之前就包围了贸易圈,从洋行搜出武器,逮捕126名匪徒,除申斯克逃跑外,捕获的首要分子均被逐出边界。

综合新疆内外情势,塔城的骚乱和无耻要求,杨增新电斥巴奇赤“要好自为之”,同时电令塔城文武加紧备战,

1,令塔城各营补足兵额“逐日操练,以防不虞”

2,“对于新募两营蒙古骑兵,加紧训练,俾成劲旅”

3,随派陆军一营和王乃锐的镇边部队一营“酌发机关枪”奔赴塔城。

4,急速调查“蒙哈壮丁”“先行造册存查,遇有缓急,随时征调”

5,加强边界防务“俄边一日未靖,我国防务一日不能松懈”

6,在乌苏至塔城、博尔塔拉至塔城等通往塔城的要道上设卡“严行稽查”

野心膨胀中,巴奇赤毫无收敛,反而更加猖狂,借口败军“无衣无褐”要求塔城道尹接济四千万元,以便御冬寒,并致函道尹张健,提出许多无理要求,总之是想找茬籍口谋乱。

杨增新要求拒绝巴的一切要求,并通知张健,为防万一,“严行监视露营”“以免往来沟通,致生祸变”,阻断难民变成兵,分兵部署切要防止败兵到处乱窜,不利于围剿。为避免我方人员伤亡,杨增新筹划让红军在时机成熟时进疆收剿。想起来这一幕杨将军仍旧有所隐痛,同胞兄弟因政见不同,争权夺利,生活在同一个国度里在异国他乡刀枪相见。

1 921年5月10日,诺为阔夫率领败下战场的白卫军残部3000多人,携带枪械1900枝,机关枪6架,车300余辆,来到北山口,拒绝缴械,强行入卡。

杨增新指令张健速遣三营人马和部分蒙古骑兵严为布防;巴奇赤派人为诺为阔夫做向导,于14日偷偷绕至南面越界,涌入额敏南,与巴奇赤会和,成为一大祸害。

败兵会和后,巴奇赤如虎添翼,兵力达13000之多,顿使塔城形式大变。几方阴谋者精神头来足,策划另立政府,欲与苏维埃相抗衡,并策划军事冒险,公开宣布准备进犯乌苏、玛纳斯攻打乌鲁木齐。这终究是一只久经战斗的队伍,且兵力强大。经过欧战、内战的职业军人,从东普鲁士一直与红军贴身肉搏到帕米尔高原和远东地区,收拾杨增新手下玩农耕、打零工的兵,应能轻易而居。杨增新更深知这一点,无异以卵击石。

诺为阔夫这股败兵窜入塔城后,引起苏俄的极大关注,苏俄七河省全军总参议兼外交代表拉兹多布列耶夫在5月27日向塔城提出照会,要求入境进剿,并保证军事结束后全部撤回本国。

对这股寄生在新疆的脓包,应尽早挑破挤出,回复新疆的健康和安静。

杨增新料定苏俄会迅速做出反应的,事关国体,杨增新电函北京请求指示。同时他指示塔城张健,对拉兹多布列耶夫答称:

“贵新党军队,因事实上不得已而入中境,如或旧党临时有缴械投降-----不必多所杀戮;于收复旧党军队后,应将所收复之败兵难民,尽数携带回国----。收复旧党其间,如有军事上之动作,对于中国之建筑物及村落居民,不得稍有毁损伤害----。对于中国人民之牛羊马匹,商货车辆,不得稍有截留或任意征发;贵党军队一俟旧党无抵抗能力,即应全行撤回俄境----,贵新党军队自入中境之时起,至撤回俄境之日止,不得向中国有需索供应之事。”

红军骑兵一团约800余由苇塘子出发,经巴克图入境,一小部分在我国警察的指引下肃清了塔城贸易圈的白匪,大部分红军直趋巴奇赤团窝额敏,5月底红军2000人在布伦受挫,巴奇赤和诺为阔夫率部众万余,悉数撤到额敏河南岸仓房子,构筑阵地,欲经和博克赛里到阿山以为基地与外蒙白卫军谢部呼应。

5月末,红军再次渡河猛攻,白军不支,裹挟牧民及崔思贤骑兵营逃窜,由于中国驻军的阻截,他们又转往和什托洛盖攻入县佐衙门,抢劫钱粮。6月13日巴奇赤部抢渡额尔齐斯河,又裹挟守河的禹福祥骑兵营、邱占魁炮兵连,抢劫牧民的大批牲畜财物,越过黑山头到达额尔齐斯河南岸。不久顽强的巴奇赤白匪突破从斋桑开来的红军大部队的封锁,一路狂奔到达阿山。

巴奇赤部众到达额尔齐斯河南岸后,阿山道尹周务学仓猝调派边卡驻军前往阻截,疯狂逃窜之势的败兵,快速抢渡额河,周务学驻军还没有集结,巴奇赤的主力已经渡河北上了,直去承化。周务学感到无以面对杨增新的知遇之恩,就在1921年6月间自杀在承化的道尹公署里。布尔津县知事鲁效祖收集逃散的官兵和商民,进入承化。杨增新不主张守城,并且主张协从红军剿灭白匪,首要在保护平民的身家。一再指示鲁效祖不得鲁莽行事,置官兵性命于不顾。但鲁效祖刚愎自用,不理解将军用意,他认为自己统帅下可以抵制白俄北犯,没几天,就抵不住巴奇赤的进攻,自己险些被所擒获,丢下数门大炮,逃亡吉木乃了。

巴奇赤入据承化和布尔津后,鼓动当地蒙哈王公宣布独立,并派人去外蒙与谢米诺夫匪帮联络,企图长期占据阿山,进攻斋桑。他们向当地蒙哈牧民强征马匹、给养,四出骚扰。

1921年7月间,红军与外蒙库伦的谢部白俄激战,巴奇赤准备分兵从布尔津东犯乌里雅苏台,支援谢米诺夫,同时在阿山强征侨民和蒙哈牧民,扩充实力。

阿山是杨增新的痛,自甘肃同僚就已结下深厚情谊的周务学,被巴匪围困在承化,留下“勿毁我室,勿伤我民‘尽职守责,杀身成人”壮烈报国;“虽为忠烈,重于泰山,但实属可惋惜”,1921年6月21日杨增新分别电函塔城道尹张健和伊犁镇守使杨飞霞,说“周道尹自尽未免轻生,此等事,兵力足则以军事解决,兵力薄则以外交涉解决,办法甚多,无以身殉职之必要”胜败乃兵家常事。面对周务学的死,杨增新难以自持,以至于郁闷甚至生气,即有舔犊之情而又有抱缺“青山”之遗憾,他说,生命诚可贵,保全最重要,不要为图一虚名,致使“死者已矣,生者戚戚”。当杨增新见到周务学的血书和遗孀子女,在大堂上,文武面前情不自禁,失声痛哭。

愤怒不息的杨增新要痛剿巴奇赤。急于消灭残匪的苏俄七河省当局,积极与杨增新约定红军从斋桑增援强兵,中国军队在乌河、和什托洛盖、乌鲁布拉克一带阻击,务期把白匪全部包围歼灭。

8月28日,苏红军由斋桑分路再次增兵。杨增新和常胜将军张健策划收复阿山,打败巴奇赤的具体部署。

杨增新任命张鸣远为阿山前敌总司令,率部进入乌鲁木河;旅长蒋松林驻绥来(玛纳斯);指挥杜发荣驻小拐,作为张鸣远的后援,并扼窜绥来之敌;第二支队长魏振国驻和什托洛盖,除要规复布尔津外,还扼窜塔城之敌;指挥王大同率军队驻布尔津河、乌鲁布拉克,以阻击白俄进窜古城(奇台)和镇西;司令张鸿畴、杨应宽分别驻镇西和古城,支队长杨式中辅之并作为王大同、鄂英部的后援部队。西路粮台设于绥来、乌鲁木河,东路粮台设于古城,迪化为总筹粮处。

9月1日,红军4000余名沿额尔齐斯河分两路奔赴布尔津和承化,巴奇赤白匪负隅顽抗,塔城道尹张健带病出征,团长余德彪率领三个团马队突然驰援而来,当地驻军、民兵、牧民伙同余部依托地势围困住两地白军,红军向核心杀去。9月3日白匪退出布尔津,6日撤离承化。

9月下旬,巴奇赤率残部,组织了一支炮队和重机枪队,在前面冲杀,撕开包围,欲试向青格里河、布尔津逃窜。双方绞杀围突之时,突然从两处山凹杀出带有“杨”字帅旗的猛狮,猎鹰高空俯冲而下,按课目训练直取炮手和机枪手,惊魂失魄的白匪丢盔卸甲仓惶逃命,巴奇赤在死人堆扒出红军的服装,伪装下一部分逃窜到外蒙科布多方向,一部分伏匿阿山,企图继续顽抗。

杨增新电令前敌总指挥张鸣远协助红军,指挥“猎鹰特练队”继续追击,剿灭余匪,同时密电张鸣远,蒙哈两只特练队,意在苏俄红军面前演示和表现我国军队的威武之势,让他们也知道任何人都不要对我新疆抱有幻想,打出一种不可征服的气势。前线指挥战斗的红军团长沙塔耶夫触目惊叹,连称:“神勇天兵”。

1921年10月巴奇赤彻底失败,300余匪在伪装下逃亡科布多,苏联红军全部撤回斋桑。中方清理抢劫财物,还发给受害者。

这样,扰乱新疆三年之久,人数裹积不下50000之众的白俄窜扰彻底肃清。杨增新审时度势,冷静对待,粉碎了俄、英、日、美企图乘乱瓜分新疆,进一步蚕食中国的野心。在没有得到中央任何支持下,杨增新运用自己的军事才能,超乎常人的政治谋略带领各族人民保全了新疆,维护国家西北边防的安宁。

而此时,中国北洋政府正经历如下战斗

近畿琉璃河战斗:1920年7月14日~1920年7月17日

直隶涿州战斗:1920年7月18日~1920年7月20日

居庸关战斗:1920年7月20日~1920年7月28日

大埔战斗:1920年8月6日~1920年8月16日

老隆战斗:1920年9月2日

河源战斗:1920年9月6日~1920年10月16日

惠州战斗:1920年9月7日~1920年10月22日

肇庆战斗:1920年11月15日

梧州战斗:1921年5月28日~1921年6月26日

灵山战斗 (北洋军阀政府时期):1921年6月16日

高州战斗:1921年6月29日

南宁战斗 (北洋军阀政府时期):1921年7月15日

桂林战斗 (北洋军阀政府时期):1921年8月13日

龙州战斗 (北洋军阀政府时期):1921年9月30日

湖南战斗:1921年10月31日

羊楼司战斗:1921年7月29日~1921年7月30日

赵李桥战斗:1921年8月3日~1921年8月5日

蒲圻战斗 (北洋军阀政府时期):1921年8月6日~1921年8月7日

汀泗桥战斗 (湘鄂战争):1921年8月19日

金口战斗:1921年8月23日

嘉鱼蒲圻战斗:1921年8月27日

岳州战斗:1921年8月28日

宜昌战斗:1921年9月3日~1921年9月23日

此后声望鼎盛的吴佩孚二次直奉大战中,被逃亡东北的3000多白匪,腰挂酒瓶的哥萨克归化军彻底击垮,败给张作霖。

本文内容于 2014/4/4 13:28:36 被小编a45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b]

周总理在北京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题词明确地说过:[/b]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这里面包含的无数个林则徐和杨增新,有待我们一点点地发掘。

感谢楼主,让我知道了杨增新这位为中华民族的统一完整作出卓越贡献的英雄!!!

杨增新 在民族大义来看,确实是民族英雄,班超就不用说了,他们在历史长河中的,就像一粒粒发光的金子,只不过杨这粒金子被泥沙盖住了,总有一天会被冲刷出来的,历史会公平记载他们的丰功伟绩

不是抹黑,而是历来由于阶级斗争历史观,对于上层人物过多贬抑,就连刘秀、刘裕、李世民、岳飞、朱元璋、左宗棠,都要带上一顶顶跟“人民”作对的帽子,现在政治风气宽松许多,这些政治词汇也就没人用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