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保 定 到 啦

和北京的亲戚商定,他们开车我骑车去保定满城看亲戚。我的计划是沿双清路经清华南门到六里桥走京港澳高速辅路,上107国道直达保定市,177公里骑程,宽打12小时。

1月12号早上5点半出发,想着是黑天走熟路,天黑前到满城,免得生地问夜路。说起来挺顺的路,但因莲花桥下施工,转了几处都被铁栅栏挡回,原本记清的路迷糊了,只好寻人问路。天黑清静好骑车,可问路成了难事,转来转去见个人影追上去,人家边快走边说:对不起,我是外地人。慢车徘徊在街头,头上传来乌鸦叫,心想今天会不顺。转到东方微微亮,迎上一个赶路的老人,老人说:老看见车都绕着走,不知怎么绕的。打听不出结果,就试着向着西南方向钻胡同、过窄街、走小道,七绕八绕到了大瓦窑。天亮了,喜鹊喳喳叫,想着不顺的路该过去了。路上行人多了,问路方便了,可问到的多是外地人,有的还要我指路。走走停停问了十来次,终于上了107。

过琉璃河见河北界心中一悦,高兴中也有不高兴,刚进涿州西北风变成了西南风,保定在北京西南,一路正顶风。虽说只有二三级,但长途骑车稍微顶风和上坡就吃力。一路顶风又上坡,左脚腕和右膝盖开始疼,这是骑行以来第一次,只好放慢速度减轻疼。

慢骑也挺好,有心看热闹。所过街镇都有很多店铺,见得最多的是驴肉火烧铺,隔几十米就有一个醒目的 “正宗驴肉火烧”招牌。经过高碑店,来到定兴县,找到一家饺子馆,半斤牛肉饺子9块钱,个个皮大馅足,比在北京多出少一半。桌对面一个胖乎乎的送煤人和善好聊:“您这高档,我这是猪肉白菜的,半斤六块。”他要了六两,给了满满一小盆。

吃饱喝足看时间,刚刚一点二十分,估计天黑前到满城没问题,于是边看热闹边骑车,见到一家缝纫机店,进去又买配件又闲聊。没想到后边的路,上坡更多风更大,膝盖更疼了,只能忍着保持15公里时速骑。过徐水到保定,天已暗下来,只见东三环上路标指向西:满城汉墓25.5公里,知道天黑前是骑不到了,只好安心锻炼骑夜路。天完全黑下来,公路两旁没路灯,只能借着瞬即消失的汽车灯光看看路。路上没有行人,疑惑时就下路到亮灯的屋里去问路。有个女士告诉:到前边的红绿灯右转就到满城县城了。摸黑骑了30多里地,见到了期盼已久的红绿灯。右转,在有路灯的公路上又骑了七八里,终于来到满城县城区。

亲戚几次电话要来接,自己硬撑着不用,说好在县人民医院见。进了县城就问县人民医院怎么走,人家只知道有县医院,没听说有县人民医院。再和亲戚联系,亲戚说了几个医院,也没说清约定的医院有没有人民二字。虽说不习惯保定人指路的方式,最终还是在人家的指点下骑到了县医院,此时已是晚上六点半,骑程已到186.6公里。

第二天去村儿里看亲戚的爷爷,刚上车出租司机说:走嗨边,不走嗨边。以前没听说保定有海,于是问司机海在哪,司机说没有海。过一会儿司机又说:应该走嗨边。又问:没有海,你怎么老说走海边。司机疑惑:“我没有说走海边。”:“你刚才还说呢。”司机想了想:“我说的是走嗨边。”“不就是走海边吗?”同车亲戚解释:“这里说嗨边,就是说这边。”问:“那,那边怎么说?”“也是嗨边。”“那怎么知道说的是哪边?”“说的人用嘴、头、手、身子朝说的方向示意一下。”“真够麻烦的,要不然问路老是不明白,全是嗨嗨的,大黑天谁看得清你们的肢体语呀。”

司机路不熟,在李家佐、韩家佐、王家佐几个村里乱打转,最后转到了郑家佐。原以为“佐”即是村,就像湖南的“冲”,见到郑家佐村的牌子,于是问“佐”代表什么,连问五人不得而知。晚上回来接着问,得知“佐”由“撮”来。原意可能是某家一撮人先在这儿定居,得名某家撮村,不知是不好叫,还是不好听,“撮”着“撮”着就成了“佐”。

郑家佐村院房是三个阶段三个样,公路南侧是两片两样,西边是六十年前的老院房,拱形院门远看像窑洞,房屋破旧,土路坑洼,住在这里的多是六、七十岁以上老人。东边是三十年前建的院落,房屋有些陈旧,村路还是老样子,只是院子大些,院门改成了高大的方门,门框上贴着棕红色瓷砖,门梁上都有醒目的“家兴财源旺”或“家和万事兴”字,这里住的多是中老年人。公路北是近两年建的排子院,统一刷的白色涂料,水泥路铺到各家院门口,比路南侧的两片村落整洁的多。村口铁制的村牌楼有点气派,牌楼外安放着硕大的文化石,石上鲜红的“郑家佐”仨字很耀眼,住在这里的多是成家不久的年轻人。

看郑家佐村不同的院落,三十年划道线,能看出这里人的观念变化,生活改善还是挺明显。

去了村儿里去汉墓,因为觉得百元门票不值,只在大门里外照个景。据查此墓是汉景帝儿子,中山靖王刘胜和大老婆的两个墓,建在满城的山坳里,1968年发现,郭沫若亲临考察。虽然保定市对汉墓宣传很多,但实地还是冷冷清清。

县城里倒是很热闹,各条街上都显出了要过年的气氛,挂着大红灯笼的摊位很显眼,摊前都有人在挑选年画、灯笼和其他喜庆物,很多人忙着置办年货,以躲开年根儿大涨价。亲戚订做了六十个大馒头,据说保定的大馒头是传统特色,又白又大又经嚼,小的一斤多,大的五斤多,春节前家家都准备很多。

休息一天腿还疼,也就不再硬撑骑回京,把爱车塞进汽车里,两个小时到了家。到家想起没游保定市区里,好在路途近,以后骑车再去游。

本文内容于 2014/4/4 11:27:48 被吴华北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