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过八达岭

骑过八达岭

2013年的12月14号,我的第一次较长距离的骑游,选择了翻山越岭去延庆。同去的还有一个三年级的硕士生,前年“十一”我们曾结伴骑车半夜去天安门看升旗。这次,他借了一辆家用自行车,一路上比我还艰辛,回来的路上连说:真锻炼人,真刺激。我们原计划当天打来回,去回各用四小时,中午在延庆县城吃饭休息俩小时,结果是去时用了9个多小时,回来用了4个多小时。

早上7点半,我们从清河小营出发,大约一个半小时来到了昌平西关的李自成铜像下。因为铜像是20年前从清河小营迁过去的,稍有情怀,在此停留了十多分钟继续向西北方向骑去。快到南口时,延庆的老于电话询问到哪了,我告知:“到南口了。”老于一口浓重的延庆味儿:“哎—呀,才到那儿呀,还不到三分之一呢。再往这边儿来尽是山路,更不好走了。”我轻松的说:“没事,一会儿就到。”说完又快速赶路。

二十分钟后渐渐感觉骑着吃力,知道这是开始上山了。越往上骑,道路坡度越明显,蹬车也就越吃力。这时的西北风好像在故意难为人,预报的明明是微风,可到了这里却有四五级。上坡加顶风,在不少路段上用尽气力也就只能骑到时速十来里,有时一阵筒子风袭来,足有六七级,这就不得不跳下车。骑不动了就推着,到了坡稍小,风稍缓的地方再骑上,就这样骑上跳下的骑骑走走,十几米、几十米的上下折腾向前行。此间此时,寒冷幽长的山道,没有步行人,没有骑车人,只有偶尔疾驰而去的小汽车里的人,只有山间的路石风见证着我们俩不屈的折腾。

推车路过一个上山的岔道口,一位七十多岁健康健谈的老人随我们同走了十多米,高兴地向我们述说今年的国际自行车赛的运动员就是从这里骑过的,沿路的房屋都是新修新刷的,搞的很干净整齐……。老人津津有味的说,我们晕头转向的听,这时的我们可没了聊天的兴致,满脑子只有:骑到哪了,后边的路怎样,离八达岭还有多远。问问老人:您这儿离八达岭还有多远?老人说:“过了居庸关就到八达岭。”“居庸关还有多远?”“不远,还有十来里。”“居庸关离八达岭有多远?”“有三十多里吧。”听老人的口气,是把我们当赛车运动员看待了。

要骑过四五十里的上山路,对我们初次骑车远行的人来说,还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越往上骑,弯儿越多坡越陡,推车的次数也就越多,推的时间也就越长。艰难爬坡中,不免赞叹运动员们都是怎么骑上去的,这得需要多好的车和多强的体力。不知拐了多少个弯儿,一眼望见居庸关的门楼顶,高兴了不到三秒钟,马上又想起“望山跑死马”。门楼顶是看见了,但要骑到跟前儿,不知还要拐多少个弯儿,上多少个坡儿,顶多少次筒子风。一路上,顺着南北西弯曲不定的路闷头向前。当时的心情是,瞥见门楼高高兴,不见门楼咬咬牙,记不得高兴了几次,咬牙了几回,终于到了雁门关门楼。兴奋之余,拍照留念,回来查找,一张没有。同伴说是天儿太冷,手机死机了,我觉得可能还包括被累糊涂了。

老于不时打来电话询问到了哪里,有的地方能告知标志物,有的地方看不出特殊标志,只能告诉他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山沟里走着呢。快12点的时候,老于又来电话,说正在延庆的京张路口等着呢。我抱歉地让他回家等电话,并拜托他先定个便宜的旅店,今晚只能住下了。老于:“哪能让你们住店呀,就住在我们家,家里有地儿。”老于妻子接过电话:“我让他告诉你坐车过来,骑车多受罪呀。到那儿了,就别着急了,慢慢骑,可得注意安全。”

过了雁门关,照样还是顺着弯路慢慢往上走。不知走了多远,刚拐过一个山弯儿,眼前猛然一亮,山边大石头上鲜红的“延庆”二字,让人格外喜欢。赶紧躲到大石背后避避风、喝点水、吃点东西。一块蛋糕,几块饼干,一把生花生米,立时解决问题,有了精神继续往前走。体验了之前的艰辛,对后边的难度就有了思想准备。只要意识到了,再难再累也就不算什么了。瞄着远远的长城影子,一个弯儿一个弯儿的绕,一个坡儿一个坡儿的爬,终于看清长城了。看清了又失望了,原来不是八达岭的长城,只是一段没有修葺的破窄长城。暂时的小小失望,丝毫没有消减前行的志趣,依然不停顿地闷头向前向上。剩下的路,一直是不看时间,不多说话,滴着汗喘着气,拖着超累作疼的腿,时推时骑,用了不知多长时间,终于来到了八达岭长城脚下,终于踏上了去延庆路上的最高岭——八达岭。

门楼洞前留个影,再向老于报个喜,一路下坡儿直奔县城北。

下午五点多,老于接上我们到了家,拉开外衣一看,毛衣和外衣内绒已经全湿透。喝足热茶去吃饭,老于专挑肉菜点,说是给好好补一补。晚上闲聊时,老于可遭到了太太使劲的埋怨:“你说你,血压高、血脂高,一让你活动,你就说老,就是不活动。你看看人家,比你小不了多少,这么远的山路都骑过来了。”老于只是憨厚的听着笑着。

老于家住三居室,于太太为我和同伴各安排了一个单间,并都给铺好被褥,她们俩人和上初三的孙子挤在一间。第二天天不亮,于太太就起床为我们炖鸡、炒菜、熬粥、炸粘糕。早饭后,谢绝了于夫妇的挽留,匆匆往回赶,生怕回来路上再熬上九小时。

回来换了一条路,骑过十多里的缓上坡,剩下全是拐着弯儿的大下坡。乘坡而下不停手的捏刹车,就是这样时速最高还到了46公里。记不得冲下了多少个紧张刺激的大下坡,很快冲到了平缓的大道上。骑过十几分钟大道路,我们又站在了李自成铜像前。喝点吃点继续往回骑,回来全程用了四小时十分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