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有两个朋友,都是以前我在四工作室时的同事,他俩性体极为乐观幽默,整日没心没肺的嘻嘻哈哈,大家都愿意结交这样的朋友。其中一个年纪比我大上几岁,我总是尊称他为杨哥,也许是缘分注定,当年我去那里应聘,就是杨哥接待的我,当时看我连鼠标都不会摆弄,他的脸上一幅坏笑的表情,却没有不屑的涵义。杨哥很是耐心地给我讲解游戏的规则,反复强调弱肉强食、强食弱肉,没有道理可言。这就逼迫你自己那得手法老练,熟路轻车,只有这样才能干掉对手,才可以站稳脚跟,说白了只有这样心狠手辣,胡搅蛮缠才能赚到钱,而赚到钱才是最硬的道理。虽然他说的很是委婉,但我已听明白了就这意思。所以打那之后我总是跟他靠拢,干起活来就与他呼搭,甭管他耐烦不耐烦,我就把他视为组织,我是主动接近。自然而然我们就成了气味相投的朋友,按当地话说那叫老铁,也就是哥们儿。

说到气味相投,还有一个曾经工作室的活宝,那就是胡棍儿,比我们小上十几岁,但是德行雷同,颜色相仿,我们很快就搅葛到了一块儿,成了很要好的老铁。这老铁的概念之所以强过朋友的用语,我觉得老铁之间可以尽兴炫耀隐私,尽情暴露自身本性。诸如胡棍儿常说自己,我是萝卜就是萝卜,肯定花心的,从不羞羞答答,遮遮掩掩。这家伙每换一个女友,都要跟大家可个劲地吹嘘一番,后来我就发现,岁数老大不小的杨哥,也犯这个毛病,总是神聊他经历过的女人。他的女人有别于胡棍儿,清一色来自网络,人家胡棍儿还有天津南开大学的女友,那叫现实也叫杨哥羡慕,还得加上俩字“不已”,羡慕不已。按理说杨哥跟我是同龄人,都经历过待业,下岗,我们的家境都不富裕,跟人家胡棍儿不属一个年代,人家八零末还有资本啃老,我们六零后七零初只有被啃的份儿。但是杨哥很有特色,他把自己的下屋,就是小棚,收拾得极为干净,里面放有一张单人木板床,被子叠得四凌四角跟军人的行李一样。一张电脑桌同时兼当写字台用,两把小型电脑椅摆放整齐,大一点的就着不开了。

去了客人多在这里招待,好在离此不远有个烧开水的茶炉子,三毛钱一壶,杨哥还会毫不吝啬地给来客漆上十五一斤的高碎茶叶。虽然这么个狭小环境,据说杨哥接待网友无数,多半还是异性,如此看来真应了那句老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每当说起此事,他的面部总是一脸神秘兮兮,那种笑容似乎不怀好意,却充满了得意神情。按他自己的话说,男人都这“屌色”,谁也别说谁,咱也不知这“屌色(diao sai)究竟是哪种颜色。但是别看我俩这么铁,观点上还有差距,我自始至终坚持男人好色不假,可好色归好色,前提那得有色,所以我认为男人好色那是条件反射,有色才好的。而类似杨哥这类情况,着实特殊,有色无色他都好,他自己也说就好这口儿。咱也不知这口儿是哪口儿,是扳倒井还是古井贡,抑或就是口子酒吧,喝起来不是温馨,那也绵延。而我只好小烧,兹喽一口,那也尽显辣口,浓烈、、、、暂且啰嗦这些,等想起他们的故事,咱再接着写。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